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156章 接地气
    林溪就很尴尬。

    薄扬似笑非笑看着她,“林医生……”

    “现在不是医生。”

    “林老师。”

    “也不是老师了。”

    林溪满以为薄扬会叫她林司机来着。

    却不料薄扬嘴角一勾,“老婆。”

    林溪一怔,心里像是丢进了泡腾片似的,泛起了喜悦的小泡泡。

    她嗯了一声,眼睛闪着光。

    薄扬低笑道,“不是你说不差钱就随便买着回去试试么?”

    “那也不能这样瞎买呀。”林溪想了想,轻咳了一声,颇有几分不好意思,但还是说了一句,“老婆还不能管你花钱了么?”

    薄扬将她拉过来,从后头拥着,双手依旧推着购物车,将她圈在臂弯里。

    薄扬笑眯眯地从后头凑到她耳边,“当然能管。我的钱只有我老婆能管。”

    然后薄扬依旧是看中什么就往购物车里扔,林溪只能二次筛选,好歹是将购物车里的东西控制在了一个合理的范围。

    两人推着车去结了账,依旧是那样亲密的姿势。

    薄扬长得又好看,收银员小姑娘忍不住多看了好几眼。

    虽然林溪已经够合理控制了,但其实还是有些失控,逛超市总是这样的,看到什么好像都觉得能用得上。

    于是薄扬吭哧吭哧的将三大袋东西从购物车里放进后备箱。

    两人这才开着车准备回去,林溪坐在副驾上认真看着购物小票。

    薄扬本以为她是在核对呢,他有时候吧,还真是特别喜欢看她这小家子气的样子。毕竟在他的记忆里,曾经的林溪,总是活得很仙女,也不在意钱财。

    让他总有一种,特别高攀的感觉。

    但现在,这个他心中的女神他的小仙女,不仅为他洗手作羹汤,还盯着个购物小票看得像是恨不得钻进去似的。

    就……特别可爱。

    林溪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购物小票,就说道,“我们没买多少需要马上冷冻冷藏的东西,不如直接去学校接了小洵再一起回去吧?”

    薄扬没什么意见,将车子朝着江高的方向开了过去。因为临近放学时间了,江高门口就没了上午林溪送小洵来时那么空荡,路边的临时车位差不多都停满了。

    薄扬好不容易找了个车位把车摆了进去。

    林溪看了看时间,离放学还有十五分钟,她下车去给他买关东煮吃去。

    薄扬也下了车,靠着车身站着,看着她去了对面小卖部。他才收回了目光,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来,放在唇间叼着,口袋里倒是没带打火机,刚想进车里启动点烟器。

    旁边就走过来个人,递了个打火机给他。

    薄扬刚才还真没注意到,毕竟眼下校门外还是挺热闹的。

    此刻一看,竟是李云深。

    薄扬原本手都伸出去,都准备接过打火机准备道谢了,此刻收回手来,没有接。

    只眉头轻拧地看着李云深。

    “薄总。”李云深微微笑了笑,“真巧。”

    “李总。”薄扬不冷不热地叫了声。

    李云深一直就脾气很好的样子,也不因为薄扬的冷脸而有什么不高兴,可能也是习惯了,反正从来就没从薄扬这里得过个笑脸。

    “我上午来学校的时候,正好碰到林溪送小洵过来。和她聊了几句。”李云深忽然说了这句。

    薄扬眉头拧得更紧,很不高兴地看着李云深。他并不知道今天林溪碰到过李云深。

    而且很主观的将李云深这话当成了挑衅。

    “所以呢?”薄扬问了句。

    李云深觉得挺有意思的,刚才这句话是他故意这么说的,倒不是真的为了挑衅或是激怒薄扬什么。

    李云深现在对林溪是真的已经没有什么想法了,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至于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死缠烂打。

    于是,李云深还是第一次觉得,薄扬的这种独占欲,真的挺有意思的。像薄扬这样的人,在商场上游刃有余的,要换做其他时候其他场合见面的话。

    李云深绝对不会把他和眼前这个一脸不高兴的人联想到一起。

    就只因为一句话,就能瞬间黑了脸,感觉上像是恨不得打他一顿似的。

    李云深没忍住,低低笑了两声,这才说道,“听说你和林溪要结婚了,恭喜你们。你们会很幸福的。”

    李云深其实是个不错的人,心地不坏,温和宽厚。

    薄扬听了这话,紧拧的眉头缓缓松开,“林溪告诉你的?”

    “嗯。我能看得出来,她特别高兴。”

    “那当然。”薄扬轻轻扬了扬下巴,瞧着就颇有几分得意的样子,停顿了几秒,薄扬低低说了句,“谢谢。”

    薄扬主动朝李云深伸出了手去,李云深笑了笑,和他握手。

    林溪端着个小纸碗从对面小卖部出来,看到的就是李云深站在薄扬面前,她赶紧小跑了过来,手还挺稳,一碗关东煮汤汤水水的,竟是没洒出来半点。

    还没跑过马路就看到两个男人居然握起手来了。

    真新鲜。薄扬脾气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李云深朝她抬了抬下巴,“有没有我的份啊?”

    不等林溪回答,薄扬已经一把从她手里将小纸碗端了过来,“没有。全是我的。”

    李云深表情有些无奈,但不管怎么样,他是服气了。他虽然对林溪很有好感,但仔细想想,如果真的和林溪在一起了,恐怕也不会有像薄扬这样的独占欲。

    李念念告诉过他,林洵和她说过,姐姐和薄扬高中时候就在一起了,经历了那么多,心里谁也没有放下过谁。才好不容易盼到了重逢,这一定要有足够浓烈炙热的爱,才能有这样的执着吧。

    学校的放学铃声响了起来。

    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朝着校门口看了过去,不止薄扬和林溪,李云深和其他的家长也是一样。

    就好像放学铃一响,自家孩子就能瞬间出现在校门口似的。

    李云深轻轻说了句,“念念今天下午来了学校,其实她的退学手续已经在办了,不来也是可以的。她可能明后天就跟我兄嫂一起出国去了,那边的学校也已经联系好了。念念闹得很凶,哭得不成样子了。但还是坚持下午要来学校,说想和林洵好好道个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