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166章 颜狗
    开车去吃饭的路上。

    薄扬就问道,“要不要我把姚狗叫出来让你见见?”

    简追沉默了几秒,摇了摇头,“不用,我现在……还没资格见她,等我觉得自己够格的时候,我自己会去见她的。”

    “怎么?你是觉得你现在一无业游民,咸鱼一条,配不上姚嘉云?我觉得没差啊,她现在也无业游民啊,还是个黢黑的无业游民……”薄扬笑道,侧目看着简追,“你起码比她白多了。”

    “她肤色到底哪里惹到你了?”简追侧目睨了薄扬,“还是说,你羡慕啊?”

    薄扬:“羡慕什么?她肤色么?你觉得可能么?”

    简追摇了摇头,“羡慕无业游民啊。”

    薄扬:“……”心虚地别开了脸。

    简追倒是饶有兴致,坐直了身子,认真说道,“哎我和你说,我前天晚上通宵追了一部剧,然后第二天睡到了下午三点。起来之后去吃了个快餐,回家躺在床上玩了好一会儿手机游戏……这种日子我还从来没过过,以前应酬完了烂醉如泥的,第二天还得去公司开会。睡到下午三点什么,根本是不存在的。”

    “你够了啊!”薄扬怒道。

    简追唇角噙着浅浅的弧度,“就算实在扛不住了请假的时候,还得在家里视频会议。看剧?手机游戏?就更不用想了。我就觉得很快乐啊,难怪以前手底下员工那么盼周末,他们的周末可以什么都不干,我以前周末也总在工作,还真体会不出来周末的乐趣。原来这样彻底闲下来,这么愉快啊。”

    薄扬咬牙切齿的,直接将手机接进车内蓝牙,然后拨了个号码出去。

    因为手机已经连上车内蓝牙,于是简追就盯着车载屏幕上显示的那个显示的名字是‘姚嘉云’三个字的号码。顿时息了声。

    响了三声儿,那头就接起来了。

    熟悉的声音,清透脆亮的声线,愉悦的时候说话听起来就很娇俏,眼下声音听起来倒是透着几分不耐,“薄狗,打电话给我做什么?你家林溪没和我在一块儿。”

    薄扬低低笑了一声,侧目看到简追安静如鸡的样子,他就觉得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简追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唇抿得很紧,仿佛连呼吸声都屏住了。

    薄扬懒散地说道,“我知道林溪没和你一块儿,怎么样啊姚狗,要出来吃饭吗?我这叫例行关照一下媳妇儿的闺蜜。”

    “你知道在网上,你这种对媳妇儿的闺蜜无事献殷勤的,都叫做渣男吗?”姚嘉云在那头嘲弄道。

    “我?殷勤你?”薄扬冷笑一声,“你想得美!”

    “那最好。而且,谁要和你一起吃饭,没林溪在,我看着你我吃得下才有鬼了。行了你跪安吧。”姚嘉云说道。

    “挂了!”薄扬挂断了电话,这才侧目似笑非笑地看着简追,“很紧张嘛?”

    简追平静的声音里终于多了一丝没好气儿的,“你无聊不无聊?”

    “你就搁这儿装吧,让你听听姚嘉云的声音,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真不开心?”薄扬戏谑道。

    简追抿着唇不说话,好一会儿才说了句,“你活该有林溪吃死你,就你这欠劲儿,没她拽着你都要上天了。也难怪这么多年嘉云都和你不对付。”

    到了饭店后,薄扬就打电话让林溪过来。

    反正现在吧,林溪也是无业游民,简追无业游民,姚嘉云无业游民。

    就他薄扬还在苦哈哈。

    林溪倒是很快就过来了,她到的时候,菜正好全部上齐。

    看到简追也在,林溪倒是愣了一下,“简追也在啊。”

    简追点点头,没有任何包袱地说道,“蹭饭来的。”

    吃饭时,薄扬就随口说道,“简追要搞设计去了,这顿饭是提前悼念一下他可能后移的发际线……”

    “噗。”林溪忍不住笑了起来,转眸看向简追,“真的?搞设计?”

    “啊。”简追应了一声,“可能还画点画什么的。听薄扬说你之前受伤了,好些了?”

    林溪点了点头,“嗯,差不多了。”林溪显然还沉浸在简追搞设计的话题里出不来,马上又拉了回去,“真的?搞设计?你这是玩票性质呢还是认真的啊?”

    “认真的啊。”简追扯了张纸巾擦了擦嘴,“我总不能再做和以前一样的行当吧?那多没意思。”

    “是啊,我想拉他接我的班他都拒绝了。”薄扬撇了撇唇。

    林溪笑了起来,“挺好。换个行当也挺好。”

    于是一吃完饭,林溪麻溜就杀去了姚嘉云那儿。

    姚嘉云正在摆弄那吸尘器,看到林溪来了,就赶紧让林溪接手了。

    林溪一边清理吸尘器里头的灰尘,就一边说了这事儿。

    姚嘉云倒也没有因为听到简追的消息而有什么心情不好或是难过之类的。

    只不过她像是很快反应过来了,目光里顿时闪出了惊恐之意,“设计?那他的发际线岂不是很危险?!”

    林溪睨了她一眼,“你和他都桥是桥路是路了,你还管人发际线危险不危险呢?”

    姚嘉云撇了撇唇,“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一开始……”

    林溪连连点头,“是是是,你从一开始就是冲着简追的颜值去的。啧,简家的人还担心你图他的钱,真是吃多了。你哪有那个脑子去算计简追的钱啊,你这肤浅的颜狗……”

    姚嘉云:“……”你不讲这话我们还能做朋友。

    “你就不打算找点事儿做?”林溪将吸尘器弄好了,就在飘窗坐下,问了姚嘉云一句,“你难不成还要继续出去野?都黑成这样了……”

    “不野了,再继续黑下去,我看着我自己的脸我都会哭出来。我打算要么就随便找个事儿吧,去找个培训中心当个老师什么的。”姚嘉云答道,然后就问了林溪一句,“你呢?”

    林溪想了想,还没来得及回答呢,姚嘉云就说道,“你就老老实实当薄太太吧,我觉得你特有家庭主妇的潜质。你就特别贤惠。”

    “所以不配有工作吗?”林溪睁大眼睛看着她。

    姚嘉云说道,“你又不是工作了就不贤惠了,你一边工作一边贤惠,你当薄狗是什么郎心似铁呢?他不得心疼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