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171章 挣得还比你多呢
    姚嘉云噘着嘴,不悦地看着林溪。

    林溪弯唇一笑,伸手掐了掐她的脸,就附到她耳边说道,“我这不是怕你尴尬么?还是你觉得我和薄扬坏了你二人世界的好事儿?要是这样,我俩立即消失。”

    姚嘉云啧了一声,“你就说话堵我吧。”

    林溪笑着用铅笔敲了敲菜单,“一锅香辣的一锅酱香的再来一锅青椒的,怎么样?”

    “吃得完么?”姚嘉云瞄了一眼菜单。

    林溪笑道,“你和薄扬俩人都是牛蛙杀手,有什么吃不完的,这一锅配菜多,蛙也就550克,没多少的。”

    “那行。”姚嘉云点了点头。

    林溪朝简追看了一眼,简追淡笑道,“你点就行。”

    林溪又点了一扎柠檬金桔茶,再点了个蒜泥白肉一份川北凉粉,还有薄扬爱吃的蕨根粉和姚嘉云喜欢吃的红糖糍粑。

    “真是贤惠啊。”姚嘉云看着菜单上勾选的内容,就忍不住说了句。

    林溪点菜算是把姚嘉云和薄扬都顾全了。

    只是在林溪准备叫服务员过来点单的时候,姚嘉云抿了抿唇,从她手里拿过铅笔,在菜单上勾了一份虾饺皇。

    然后就放下铅笔,什么也没多说,只是眼神有些不自在,也不去对视简追一眼。

    简追目光很安静地落在菜单上虾饺皇后头打的那个勾上。

    这是……他喜欢吃的。

    他微微垂头,唇角很浅地勾了勾。

    服务员过来帮他们下了单。

    饮料最先上来了,林溪一人一杯的倒上,等上菜的期间。

    薄扬就和简追随口聊天。

    “你已经入职了吧?”

    “嗯,昨天报的到,今天算是正式入职了。”

    薄扬听了就点点头,“那行,入职了就行,我这边有个项目,精装设计这块打算外包出去,反正远航在业内口碑也不差,丢到你手上吧。”

    简追平静道,“我试用期。三个月。”

    薄扬:“……”

    林溪:“……”

    姚嘉云:“……”

    不知为何,听到简追口中说起试用期三个月这种话语,就有一种画风极度错乱的感觉。

    薄扬表情有些一言难尽,“……所以呢?”

    “所以单子落不到我手里。”简追依旧说得是风淡云轻。

    “提成落不到你手里还是活儿落不到你手里?”薄扬手虚握成拳抵住唇,似是想要遮掩唇边的笑意。

    简追想了想,“可能都落不到我手里?不知道,第一天入职呢。”

    薄扬很无奈,“我这就是为了支持你工作我才打算选远航的,不然我直接找其他更有价格优势的也不是找不着。你等会儿。”

    说着,薄扬就拿出手机来,拨了个电话出去,“嗯,我薄扬,就那个项目的精装设计打算外包出去的事儿,你让远航设计的负责人给我来个电话。”

    吩咐完之后薄扬就挂了电话。

    还没过十分钟呢,许航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语气非常客气,感觉从声音都不难听出其点头哈腰的姿态似的。

    薄扬就将事情说了说。

    许航在那头就差没拍胸口保证了,“那是那是!薄总放心,你看着简追的面子选了我们远航,无论如何这单子都不会到别人手里的。你看,让简追来负责这项目如何?”

    薄扬虽然是不错的朋友,但也不是钱多人傻的暴发户。

    “简追试用期呢。”薄扬提了一嘴。

    其实想表达的意思就是,经验还是不足的。

    原本薄扬的意思就是,这项目让简追跟着做,也算是练手,提成落简追手里就行。

    但没想到许航一听这话就说道,“没事儿!试用期第一天就联系到博天这样的大项目,明天就让他转正!”

    薄扬:“……”

    好在许航也不算蠢,本来就是想卖人情,很快就听出了薄扬这沉默代表的意思,“薄总,那这样吧,简追毕竟刚来,丢下专业也久了,这个项目就先交给我们远航的资深设计师负责,简追跟着做。等简追经验足够了,你有其他的项目,再让他负责,怎么样?”

    这意思只差就没直接说想把博天以后的项目也给预定了似的。

    薄扬倒也没明着答应,只说道,“那这提成……”

    “当然,当然是给简追的!”

    “那就行。”薄扬说,“具体事宜你让人来博天谈吧。”

    许航在那头惊喜道,“让简追吗?”

    薄扬无奈道,“许总,你还真是物尽其用啊。简追究竟是设计呢,还是干业务的呢?”

    许航在那头尴尬笑了笑,不好意思道,“我这不是想着简追毕竟和你熟么。”

    “行吧。”薄扬说。

    然后许航在那头客套了几句,说一定要请薄扬吃饭什么的。

    在菜上齐之前,才结束了通话。

    挂了电话之后,薄扬有些无奈地看向简追,“你这大学同学,真是学艺术的?学艺术的能有这么市侩?”

    简追刚拿起筷子,闻言就侧目看了薄扬一眼,轻描淡写说道,“我也是学艺术的,以前挣得还比你多呢。你是不是对学艺术的有什么误解?”

    薄扬:“……嗯,你说什么都对。”

    “学艺术的最烧钱了,要是不食人间烟火,那就都饿死了。许航这还算不错了,刚毕业那阵儿,我听说还有同学找不着工作,去夜市搞彩绘t恤去了。”

    简追*地说着,就一边将一只酱香锅里最肥的牛蛙,不动声色地夹到姚嘉云碗里去了。

    然后是青椒锅里最肥的一只,香辣锅里最肥的一只,全到了姚嘉云碗里。

    姚嘉云眨巴着眼,一脸懵逼。

    薄扬都看不下去了,忍无可忍道,“简追你差不多一点,还有你这什么情况你……”

    “嗯?”简追看向薄扬,“什么什么情况?”

    “哪有吃这种整只牛蛙的你单把蛙腿给拆下来,蛙身子剩锅里的?!”薄扬挑着一边眉梢,看着简追。

    简追看了一眼锅里,想了想,就把那三个蛙身子夹薄扬碗里了,淡声说,“你也好意思,和女人抢吃的。”

    “我特么……”薄扬觉得自己快要原地爆炸了。

    而且他觉得,简追看他时,那眼神跟看小屁孩儿似的,夹了个虾饺皇给薄扬,“你也大度点吧,喏,分你一个虾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