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173章 风水轮流转
    这几天林洵一放学回来,就总把自己关在画室里不出来,原本林溪还以为是因为李念念的离开,林洵的情绪不好呢。

    但和厉教授通话之后,厉教授的意思是,让他自己调节过来就行。

    于是林溪也就尊重小洵,也不进他的画室去偷看什么,只不过还是主动发了几条消息和李念念联系。

    多半有点旁敲侧击的意思。

    就李念念的字里行间看起来,她每天都和林洵联系,还会和他视频。

    没什么不妥的地方。

    她关心则乱,倒是心神不宁,反倒是薄扬看得比较清楚,“瞎紧张什么,我看就是这小子知道咱们月底就领证了,琢磨着给咱们的礼物呢,他还能给什么?当然是画画。”

    林溪一下子醍醐灌顶似的明白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薄扬看着她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就忍俊不禁,亲了亲她的脸就问道,“今天没课?”

    林溪去了姚嘉云上班的那个培训中心应聘,毫无疑问的通过了。工作也挺清闲,薄扬也放心,而且给人讲课,总比给人治病要安全。

    那培训中心的老总是知道姚嘉云就是一手创办了弘文培训的姚总,虽然不知道姚嘉云为什么不自己单干了。

    但是弘文可不是因为什么经营危机她才转手的,现在都还经营得风生水起呢,在江城的业内也算是有口皆碑的了。

    所以姚嘉云引荐林溪过来,老总二话不说就点头了。

    林溪和姚嘉云上课的风格各有不同。姚嘉云毕竟是英文系科班出身,对系统性的教学和基础更扎实。比如语法词汇这些基本功。

    所以都是带一些学生,比如高中生的英文辅导,又或者是雅思托福之类的。

    林溪不是科班出身,但在国外时间长,所以在口语上更出色,于是带的是口语沙龙课以及一些商务英语类的课。

    讲老实话,林溪觉得最近的日子着实是很清闲很轻松很美妙了。

    工作轻松,又和闺蜜在一个地方上班,很偶尔还能一起吃个饭。

    没错,就是很偶尔了。

    原本以为起码每天可以一起吃一顿吧。

    但基本上,每天下班,无论是午休还是下午下班。

    风雨无阻,总有两个男人在门口等着,简追是来接送姚嘉云下班的,薄扬是来等她的。

    而且两个男人都是比较强势的那种,想来是对四人约会这种事情并不感兴趣。

    多半就是在门口碰头,然后闲聊,然后等到林溪和姚嘉云从培训中心出来了。

    就各走各路分道扬镳……

    “我觉得有点不科学。”坐在教员办公室里,林溪脚尖一蹬,转椅就溜到了姚嘉云旁边。

    姚嘉云正在准备一个教案,她毕竟是教更基础的东西,教案很必要,和林溪这种不需要什么教案,拿个主题就闲聊一节课的口语沙龙课不同,姚嘉云头也没抬,“嗯?什么不科学?”

    “简追和薄扬都很不科学。按理说,他们应该比我们忙吧?怎么每天都能准时出现在门口?”林溪摇摇头,“不科学。”

    一旁一个年轻的女教员笑道,“你们俩可别在这儿拉仇恨了,男朋友个顶个的好看不说,每天准时接送,我们这些单身狗还要不要活了?”

    林溪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姚嘉云依旧头也不抬,说道,“谁知道他们呢,吃多了吧。”

    说着,她抬眸朝先前说话那女教员看过去,“那还真不是男朋友,林溪那个是林溪的未婚夫,我那个……最多算是前男友,兼……”

    她没想好后半句。

    林溪补了一句,“兼追求者。”

    姚嘉云低笑了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林溪想了想,就低声问了姚嘉云一句,“你和简追……”

    “早着呢。”姚嘉云没丝毫犹豫地就吐出三个字来。

    然后就在手机上点了点,在某宝订单上点开了一个订单,“喏,你领证那天我穿这件怎么样?”

    林溪看了一眼她的屏幕,“这么朴素?”

    “哦,你领证,我穿得花枝招展……你觉得合适?”姚嘉云睨她一眼,“你和薄扬不是打算穿校服去领证的么?”

    这是薄扬的主意,林溪其实觉得挺耻的,毕竟都是奔三的人了。穿着校服去拍结婚证照领证……

    就总有点羞耻。

    但还是答应了。

    李云深还特意拿来了李念念的江高校服。李念念和林溪身量差不多。

    林洵的校服,薄扬马虎也能穿。

    所以这事儿算是这么定下了的。

    林溪脸泛起些许红晕,嘿嘿笑了笑。

    时间差不多,两人就各自去上课去了。

    薄扬和简追依旧是提前抵达培训中心门口,空气有着秋季的凉意。

    简追在驾驶座坐着,薄扬就靠在他车身外头抽烟,看着简追打开笔记本电脑在那儿鼓捣设计图。

    无奈道,“工作都忙成这样了,还每天守着姚狗上下班的时间,来接她上下班?”

    简追没抬头,淡声说,“其实也还好,不算很忙。主要就是……”简追似是想到了什么,唇角挑了挑,没继续说下去。

    薄扬这人没那么委婉,直接就问,“主要是什么?”

    简追将电脑屏幕盖了下来,“主要就是在这些事情里,我能渐渐明白嘉云曾经的心情。她以前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

    简追唇角挑了挑,“以前都是她守着我的时间,我的工作时间,加班时间,会议时间,出差时间……小心地守着我的时间,护着我的情绪和感受。我以前不在这个位置,所以从来没能够将心比心的感同身受过。”

    “现在将心比心感同身受了,感觉如何?”薄扬挑唇邪气地笑着。

    简追想了想,点头道,“感觉不错。因为喜欢,好像就都变得很有意义了。也不会觉得烦,也不会觉得腻。就特别迫切。”

    他说着低低笑了一声,似是自嘲,“我以前就是太习惯了,然后就好像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现在想想,要不是因为喜欢,哪里有那么多的迁就。我那时候大概就是……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薄扬笑了起来,伸手指了指简追,“这就叫风水轮流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