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174章 幸福
    对薄扬这话,简追耸耸肩膀算是承认了,而且并没什么不愉快的样子,眼角带着浅浅的笑。

    薄扬问了句,“你就没求姚狗和你复合什么的?”

    简追想了想,“我明确表示过我在追她,也是为了能正式一点,不想不清不楚的接近。但没求复合什么的。”

    薄扬觉得这还的确是简追会做得出来的事情,简单直接却不急功近利。

    “没谈复合?”薄扬挑了挑眉梢。

    简追摇摇头,“没谈,还不到时候。

    “你可真够能忍的。”薄扬说。

    简追说,“也不是能忍不能忍的问题,我前段时间挺消沉,思考的时间多,很多也就想得比较透彻。这辈子我就要这个女人了,别的我都可以不要,这样一来,我有足够多的时间,又何必急在这一时?现在这样挺好。我每天能看到她,和她一起吃吃饭聊聊天,逛逛书店看看电影什么的。”

    简追看向薄扬,眉眼里酿出柔和的笑意来,“薄扬你不明白,其实我现在,比以前要幸福。”

    薄扬皱眉,“扯呢?”

    “所以我说你不明白。以前工作太忙,恋爱谈得不像恋爱,总是她在迁就我,我只感受着得到的快乐,却鲜少认真付出些什么。她付出了能付出的一切,而我能给的却只有钱。现在想想,挺没意思的。但现在不一样,我付出了,付出也是有快乐的。至于得到的快乐,早在之前那七年,我就已经实实在在的感受过了。所以我并不委屈,也并没觉得多难忍,我挺幸福的。”

    简追其实还鲜少这样长篇大论,也是因为和薄扬聊得来,最近也走得近,所以才多说了些。

    薄扬皱眉道,“你这境界太高深了,我是理解不了的。”

    他想着就无奈摇了摇头,“林溪回来之后,我再遇见她之后,我就觉得我一刻都忍不了了,一刻都等不了,这个人,必须绑在身边才能安心。”

    简追浅笑了一下,“那是你们分开了十年,我要是和云云分开了十年,我估计比你还疯吧。说起来我比你还是幸运些的?”

    薄扬睨了他一眼,“是啊是啊你比我幸运,我就要和林溪领证了,你呢?”

    简追笑了笑,“我和云云在一起七八年了呢。你呢?”

    薄扬:“……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嘴是这么欠的?”

    简追摆了摆手,“那是因为以前我根本就懒得怼你。”

    薄扬:“那你现在不懒得怼了!?”

    “现在工作轻松闲时多,多的是时间怼你,啊是了,你别老叫姚狗来姚狗去的。”简追扫他一眼,“还有没有点男人该有的风度了?”

    “……”薄扬心说,姚嘉云还叫他薄狗呢!他说什么了?

    但想着就简追眼睛里自带滤镜的,估计是不会在意姚嘉云叫他什么的。

    薄扬懒得和他争。

    林溪和姚嘉云讲课结束之后,就一起从培训中心出来,果不其然就不出意外地看到等在外头的薄扬和简追。

    薄扬委委屈屈的对林溪说,“简追一直说话怼我。”

    林溪一愣,看了简追一眼。

    简追没注意他们这边,正动作自如地接过姚嘉云的包放进车里,然后拿出一杯草莓奶昔塞到姚嘉云手里。

    然后才注意到了林溪的眼神。

    “他说什么了?”林溪无奈地问了薄扬一句,不管怎么样,自家爱人撒娇,那还是得宠着的。

    “他说我和你分开十年,说我比较惨。”薄扬毫不犹豫地就告状了,表情还挺委屈。

    林溪登时就愣住了,于她而言,和薄扬分开的十年是她最大的痛,也是她觉得最对不起薄扬的。

    但林溪觉得吧……简追不会那么没分寸到拿这话来扎薄扬的程度。

    多半还是薄总自己作的。

    但还是得护着,有什么办法?

    于是林溪忍住笑,轻咳了一声,说道,“简追,你说这话来刺激薄扬了?”

    简追懒得解释,就只扫了薄扬一眼,“薄扬你也就这点出息了,跟媳妇儿撒娇告黑状……”

    薄扬就差没摆出个‘略略略’的鬼脸了。

    他反正是有媳妇儿疼的人。等了十年又怎么样?能等到了,这十年就是有意义的!

    姚嘉云有些无奈,朝着林溪抬了抬下巴,“你也管管吧,别就顾着惯了。”

    “没办法,惯成习惯了。”林溪也很无奈,然后拉了拉薄扬的手指,“我们走吧,我肚子饿了。”

    然后就各自上了车。

    姚嘉云忍不住说了句,“你也知道林溪从读书那阵儿,就惯着薄扬惯得没边儿了,你说话刺激他干什么?他那心眼比针尖儿还小。”

    简追闻言看了姚嘉云一眼,笑了笑没说话,垂眸系好安全带,然后启动了车子。

    车子从培训中心开出去,简追才轻声问了句,“云云,你是不是心疼我被薄扬言语欺负呢?”

    声音低低的,音量不大。带着些许……小心翼翼的试探。

    姚嘉云没做声,嘴唇抿着,好一会儿才说了句,“要是别人我也就不管了,我和薄扬本来就不对付,所以……”

    姚嘉云察觉到简追带笑的目光,她皱了皱眉头,没再继续说下去,只摆了摆手,“算了当我没说。”

    事实上,姚嘉云对简追还是做不到完全的无动于衷,这一点,她清楚,简追也能看得出来。

    比如前两天两人一起去吃饭,去个网红店。

    简追排队点单,一个人哗的就插队到了简追的前头。简追脾气好,说白了就是修养在那里,不愿意和这种人废什么话,也就懒得多说什么。

    姚嘉云原本在等待区刷手机呢,看到这一幕登时就炸了,跳起来冲上来就开始怼人了。护犊子似的把简追护在后头。

    嘴里半个脏字儿没有,音量也没有多大,听起来并没有多凶。却也把对方怼得是哑口无言。高度一度上升到了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人存在,国民的素质才一直上不来之类的叭叭叭……

    还引发了众人对插队者的一并谴责。

    说实话,挺新鲜的。

    最后还是简追轻轻摸了摸姚嘉云的头,低低说了句,“云云,算了。”

    姚嘉云才像被关了开关一样,平息了下来。

    简追想到这事儿,有些走神。

    “简追!”姚嘉云在副驾上惊呼一声,简追才回过神来,猛踩刹车,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要撞上前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