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183章 第一张照片
    林溪去的是以前的老东家,她和妇产科的人虽然不算熟,但还是认得那么一两个的。

    覃蓁就是林溪在妇产科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医生之一。林溪直接去找了她。

    看到林溪过来,覃蓁还有些诧异,“稀客啊!”

    林溪笑了笑,“好久不见。”

    “最近在哪儿呢?”覃蓁问道。

    她当时还为林溪的事儿挺唏嘘的,毕竟是无妄之灾。

    “没呢,还没找地方。”林溪答道,也没什么好隐瞒遮拦的,“我去个培训中心当英文老师去了,混混日子。”

    覃蓁倒并没有任何觉得林溪荒废专业的意思,只轻叹道,“羡慕啊羡慕。我都想不干了,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真不是人干的活儿,太累了。”

    无论在哪个大医院,妇产科总是很热闹的,基本就没什么清闲的时候,尤其是现在二胎政策开放了之后。

    各医院的妇产科基本都是人满为患的,想要床位,那得早多久就开始预约着了,起码还得在这医院第一次产检的时候,就先预存足够的钱,等到临产时,才能安排床位。

    很多医院的妇产科,都是这样的操作。

    “你们科室是累。”林溪说道。

    覃蓁叹气道,“你离职了可能不知道,我们副主任差不多半个月前吧,一连几台剖腹产手术,其中还有一台,产妇羊水栓塞,濒危抢救。”

    “救回来了?”林溪问道。

    覃蓁摇了摇头,“哪那么好运气。”

    林溪叹了口气。

    覃蓁说,“然后副主任没救回来这个,副主任又已经劳累过度,脑溢血了,差点出大事儿。”

    林溪听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年头,医患关系太紧张,医疗资源又本来就不够用。医生忙不过来,太忙太累了,人自然就会变得暴躁。

    而病人忍受着病痛,排着老长的队半天轮不到自己,自然也暴躁。病人家属看到亲人痛苦,自然也跟着暴躁。

    一来二去,其实就是个恶性循环。

    没办法的事儿。

    林溪幽怨地看了覃蓁一眼,“我来找你给我检查呢,你尽说些吓唬我的……”

    覃蓁闻言愣了一下,马上就笑起来了,“哟!怎么?这是有好事儿啊!”

    “来找你还能是坏事儿?”林溪笑问了一句。

    覃蓁拉着她就往自己办公室走,小声说道,“那可不一定,也不少有坏事儿的。我带你去检查。话说,男人没陪你来?”

    “特意避开他的,打算给个惊喜,等会b超的照片你给我挑个清楚的角度啊。”林溪戏谑道,其实这才多大点儿,哪有什么清楚不清楚的角度。

    不过覃蓁听到林溪是这么个打算,自然就给她出谋划策,“没事儿,我和你说,你到时候拿支红笔,把孕囊在照片上的位置,用爱心圈起来就行了。”

    “挺有经验呐你?”林溪都没想到这办法呢。

    覃蓁无奈道,“你知道每天来来往往的我要面对多少孕妇么?总有那么一两个和你一样的想法想给孩子他爹一个惊喜的啊。”

    林溪连连点头,“多谢你支招啦。”

    “袖子挽起来。”覃蓁拿了套抽血装备来,一次性针头,还有真空采血管。

    林溪挽起袖子,针头挑进皮肤,她眉头稍稍皱了皱。覃蓁动作利索地给她抽了血,叫了个护士过来,让人把血送去化验部加塞。

    “以权谋私啊……”林溪笑道。

    覃蓁睨了她一眼,“你特意过来找我,不就是让我给你以权谋私么?”

    “没,我非常单纯的希望你给我b超挑个清楚的角度……”林溪嘿嘿笑了。

    覃蓁拉她去了超声室。

    林溪躺到了台子上,露出还看不出任何起伏的小腹来,冰凉的超声耦合剂挤到了皮肤上,激起鸡皮疙瘩。

    超声探头就贴上了她的肚皮。

    片刻后,覃蓁在键盘上敲了敲,画面定格,然后将屏幕转过来朝向林溪,“喏,这里。恭喜啦。”

    还很小,就那么一点点。真是难以想象……

    林溪讷讷的嗯了一声,眼睛转也不转地盯着屏幕,仿佛就再也挪不开了。

    覃蓁给她打印超声照片,“你离职了也好,就这工作强度,要是大着肚子,肯定吃不消。”

    “是啊,闲下来超轻松的……”林溪随口说了句。

    覃蓁瞪了她一下,“看在我给你以权谋私的份上,能别说这么刺激人的话么?”

    林溪笑了起来。

    照片很快就打印好了,林溪宝宝贝贝地收了起来。

    覃蓁显然没少见这种事儿,就给林溪支招,“我和你说,你买张贺卡。”

    “写啥?”林溪虚心若愚求知若饥。

    “就写‘世界上最好的爸爸,你好呀。’然后把这照片夹进去。”

    “哎哟你可真是我的救星!”林溪差点没直接抱着覃蓁亲一口。

    拿到验血报告之后,覃蓁扫了两眼,“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医生,你这贫血贫得……”

    林溪看了一眼,“你也太夸张了,也没多严重好吧。”

    “好好补补,多吃点好的,趁着现在还没……”覃蓁说到这儿,问了句,“现在还没开始吐吧?”

    “没呢,还没开始吐。”林溪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我也觉得想好好多吃点就得趁现在了。”

    覃蓁一直将她送到了楼下,“什么时候办酒记得请我啊。”

    “放心。”林溪连连点头,这才从医院离开。

    她赶紧去好好犒劳了自己一番,好像食欲和食量都变好了,吃得心满意足了,才回了家,一到家就走去小洵画室,找了支她自认为红得最漂亮的笔,在b超照片上画了个小小爱心,把照片上孕囊的位置给圈出来了。

    然后又自己用硬卡纸打算做个贺卡。

    画上了小孩子才会画的那种简笔画,太阳,树,房子,爸爸妈妈和我。

    人还都是那种火柴棍小人。

    然后贺卡里头写上:全世界最好的爸爸,你好呀,这是我的第一张照片。

    然后把b超照片夹进去。大功告成!

    林溪来回看了好几遍,满意得不行,小心翼翼地装进包里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怀孕了之后,就什么都上来了,开始变得嗜睡犯困了,明明不知道这个之前,好像也觉得自己没那么容易犯困的。

    她歪头就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