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197章 我是帮薄扬
    哪里有什么能好一点,无非是从一种频道的煎熬换到另一个频道的煎熬罢了。

    先前是心急如焚惊惧慌乱的等待,现在则是心如刀绞的疼,看到林溪虚弱的样子,看一眼就等于是在心上割一刀。

    他在凌迟自己的心,并且明知这是凌迟,也停不下来。

    “我给你倒杯热的。”简追走去一旁的饮水机,泡了杯热茶过来递到薄扬手里。

    薄扬接过,*的喝了一口,低声问了句,“你今天不上班?”

    “原本是因为你们要领证,打算陪云云过来给你们见证一下,所以请了上午的假,现在林溪都这样了,你状态也不行,我上什么班。”简追淡声道,“放心,我老板没意见,毕竟之前拿了你一个项目,他当然巴不得我多和你来往来往的。”

    薄扬原本想要笑一笑,艰难勾了勾唇角,丝毫笑不出来。到头来也只轻轻叹了一口气。

    姚嘉云没过一会儿也来了病房,大概都是越在乎就越胆小吧,她其实也不敢进去细看林溪现在的模样,就和简追一起,陪着薄扬在外间猫着。

    请来的陪护丁阿姨,四十来岁。做事细心认真,动作麻利,做这一行的经验很足,各方各面倒是能够照顾周全。

    不仅能将林溪这边照顾妥当,连带着小洵那边也能顾得上。

    没一会儿,丁阿姨就过来了,表情看起来颇有些忧心忡忡的。

    “怎么了?”薄扬虽是非常低落,但还是很快注意到了丁阿姨的表情,马上皱眉问了句,“小洵那边有什么状况?”

    丁阿姨皱眉道,“那孩子有脑震荡的情况,原本应该多休息才对,但他不愿睡觉,一直在画画,我也劝不动,他压根不和我说话……”

    丁阿姨有些无措,显然是哪怕在这一行算是很有经验的了,却也没遇到过小洵这样性格的孩子。

    “还在画画?”薄扬眉心轻拧。

    姚嘉云在一旁轻声对他说了句,“应该是嫌疑人画像,小洵有图像记忆,他的眼睛配上他的画功,就像一台照相机一样,而且他过目不忘,既然看到了那行凶的几人,就一定能几乎原样的画出来。”

    薄扬没做声,小洵的心情他又怎么可能不理解呢。

    姚嘉云想了想,“还是由他去吧,小洵现在的情况,给他点事情做反倒好,真要让他无事可做,我担心他情绪会出问题。”

    薄扬思忖了片刻,就点了点头,抬眸对丁阿姨说道,“没事,他想画就让他画吧,他性格比较内向不会和生人多话,你做好你的事情就可以,不用和他说话。”

    丁阿姨虽是依旧对那孩子不放心,但还是点了点头,“你们可以先休息一会儿,林小姐醒了我会告诉你们的。”

    话虽这么说,没一个人能闭眼。

    就连聊,都找不到什么话题能闲聊一下,因为真的没心情,不止薄扬没心情,姚嘉云也没什么心情,很沮丧。

    她心情不好,简追自然也就好不到哪里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一个小时吧。

    简追的电话响了起来。

    看到屏幕上的号码,他就皱了皱眉头,简逐打来的,虽说简追并不是特别希望接到简逐的电话,但还是没办法把兄长的电话放进黑名单,哪怕知道简逐已经习惯了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尽管他知道,就算屏蔽了一个号码,简逐还可以用无数号码来联系他。但真要说起来,还是多少有些不忍心的。

    尤其是在这样的时刻,原本应该是个好日子,林溪却成了病床上那奄奄一息的模样。

    这样的情况总会让人觉得人生无常。

    所以简追看着屏幕上兄长的号码,终究是没忍心拒接,深吸了一口气,滑动屏幕接听了起来。

    简逐低沉的声音,透着关切,“小追,你去了医院?是哪里不好?”

    “你现在甚至都不掩饰一下你对我行踪的监视了么?”简追淡淡问了一句。

    “我掩饰你就不知道了么?”简逐反问一句。

    简追不答。

    “是哪儿不好?”简逐继续问道。

    “你都监视我的行踪了,难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听到简追这话,简逐在那头沉默了两秒。

    嘟一声忙音,电话被挂断了。

    “简逐?”薄扬侧目看向简追。

    简追点了点头,“嗯,没事。”

    他转眸看了姚嘉云一眼,似是有些担心她会不会因此不高兴,但并没有,姚嘉云显然整副心思都用在担心林溪这事儿上了。

    十分钟后,病房的门被轻轻敲响了,然后病房门被推开。

    简逐站在病房门口,看着他们。

    简追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怎么还没完没了了?”

    简逐也紧皱着眉头,到底是亲哥俩,眉眼之间的神似,就连这皱眉动作的细微幅度都几乎如出一辙。

    “我毕竟是你哥,起码的尊重你还是该给我一点的!”简逐低声说了句,走了进来。

    “呼……”简追长长呼了一口气,没说话,双手十指交叉,托着下巴。

    姚嘉云淡淡抬眸看了简逐一眼,没做声。

    薄扬说,“简哥,坐。”

    简逐在沙发上坐下,转头看向薄扬,“你还好?”

    薄扬没做声,只轻轻摇了摇头。

    “这事情我帮你查。黑有黑办法白有白办法,警方那边的进度是他们的事情,我这边可以帮你想想办法。”简逐低低说了句。

    薄扬的眸子倏然抬了起来,定定地看着简逐,“简哥……”

    “就看你是想要把他们交给警方处理,还是用自己的办法……”说着简逐停顿了片刻,“或者用我的办法了。”

    简追闻言,侧目看向简逐。

    似是注意到了他的眼神,简逐淡声道,“我是帮薄扬,不是帮你。”

    他问薄扬,“薄扬,你自己选。”

    薄扬紧紧地咬着嘴唇,通红的眸子里透露出无法掩饰克制的恨意,他低低吐出了一句来,“简哥,那就拜托了。”

    简逐淡笑一声,“小事。”

    说完这句,简逐侧目看了简追一眼,然后对薄扬说道,“如果你能劝我弟弟懂事一点那就再好不过了……”

    他站起身来,“我走了,有消息联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