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200章 真是疯了
    听到林溪这轻声的三个字,薄扬浑身一震,“你说……谁?”

    林溪苦笑了一下,看向他,“他们离开的时候打电话,我听到他们称呼电话那头的人,陆小姐。”

    薄扬的血好像要从眼睛里喷出来了似的,双目染得通红。

    简追在一旁皱眉道,“陆梦娇?”

    多少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的,毕竟陆梦娇说起来也就只是个娇生惯养的*,哪怕娇纵跋扈了些,倒也不像能做得出来这种买凶伤人的事情。

    其动机倒也不难理解,毕竟原本薄扬是该按照徐振河的意思,和陆梦娇订婚,和陆家联姻的。

    因为林溪的出现,也就没了陆梦娇什么事儿了。陆梦娇心中有怨在所难免,毕竟谁也不难看出来,陆梦娇从以前开始,就挺喜欢薄扬的。

    薄扬被怒意都染红了眼,却也没一时冲动得要去做什么,起码现在,他只想好好陪伴林溪。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暂时往后延。

    这天晚上,薄扬留在林溪的病房没打算离开,病房里的陪床很窄小,他一个大高个躺在上面,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丁阿姨劝他,“薄先生,你这么大个子窝这小床上也不舒服,你要真不放心回去,去外头沙发上躺着也比这陪床舒服,我是睡这种陪床习惯了,你放心,我会照顾好的。”

    林溪也不忍他窝在小小陪床上,“要不你就听丁阿姨的吧。”

    薄扬不为所动,“我没关系的,我守着你。”

    他一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丁阿姨还想再劝,林溪却很了解他,于是说道,“算了,丁阿姨,就由着他吧,你在外头沙发能睡得舒服些。”

    陪床就摆在病床旁边,大抵是一朝被蛇咬,薄扬后怕得很,只有将林溪放在眼皮子底下,他才能够放心。

    护士每过一阵儿会来病房检查林溪的情况,体征和体温,尿量和引流量是否正常之类的。

    入夜之后,护士为了不打扰病人和家属的休息,进来的动作都很轻,但薄扬还是每次都能醒来。直到护士检查过后,确定没有异常。

    他才能够放心,一直就睡得很浅。

    因为术后伤口疼痛,以及手臂暂未处理的骨折伤势的疼痛缘故,林溪吊了镇痛,所以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沉沉的。

    前半夜还稍能察觉到护士进来检查的动静,以及薄扬每半个小时会起来一次,用棉签蘸温水湿润她的嘴唇。后来就睡沉得连这些动静都不知道了。

    而简追和姚嘉云送了林洵回病房休息之后,就从医院离开。倒也没有各自回家休息,去了一间清吧,秦天在那等着他们。

    “喝什么?”秦天坐在吧台边的高脚凳上,看向他们,“我觉得你们应该会想喝点酒。”

    “白兰地,谢谢。”姚嘉云在一张高脚凳上坐下,要了杯烈酒。

    秦天朝简追抬了抬下巴,简追摇摇头,“要开车,给我一杯苏打水就好。”

    饮品送了上来,姚嘉云端杯灌了两口烈酒下去,简追皱眉道,“慢点喝。”

    秦天问道,“怎么样?林溪醒了之后,薄扬状态有没有好一点?”

    “我觉得是更差了。”简追说了句,然后就将陆梦娇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

    秦天的脸色也变得很不好看,“真是疯了……这是要薄扬的命啊。”

    姚嘉云默默抬眸看了秦天一眼,秦天知道她这个眼神是个什么意思,重伤在床的明明是林溪。

    但姚嘉云也知道秦天这话的意思。

    是因为薄扬的那些烂账,才导致林溪成了现在这样,孩子也保不住。林溪着实是重伤在床,薄扬的伤却是看不见的。

    看不见的致命伤。

    “我今天还是去医院守着吧。”

    秦天抬手按了按鼻梁,“反正也没什么回家休息的心情。我去小洵病房里的陪床凑合一晚。”

    简追看了他一眼,淡声随口提了一句,“我刚在外头,看到蓝晴明的车。”

    秦天:“……”

    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更加烦躁更加纠结了,秦天低咒了一声,“妈的,都是什么破事儿!”

    “不管怎么样,那都是林溪情况稳定下来之后的事儿了。”姚嘉云说了句,仰头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长长呼出一口气来,站起身来,“我回去了。”

    简追自然也起身,准备送她回去。

    秦天原本是没打算久留的,但想到外头的某人,他眉头拧了拧,“我再待一会儿。”

    简追和姚嘉云离开之后,秦天在吧台前兀自饮酒。

    手机震动了一下,是薄扬发来的一条消息。

    之一看到消息的内容,秦天就知道自己预料得果然没错,这是要疯。

    薄扬在信息里表示,把博天给秦天了,他自己只保留原始股,总之,是不打算参与经营了。

    秦天看到这消息,差点一口气倒不上来。

    果然是疯了。

    他马上就拨了个电话过去,但马上就取消了拨号,薄扬现在在林溪病房,这已经是休息时间了,想必也不方便讲电话吵到林溪休息。

    于是他只能在屏幕上戳字,消息总没有电话能够讲得明白。更何况,薄扬似乎并没有再讲的打算,发过去的消息,并没有回复。

    等了片刻都没等到回信,秦天只能发了一条:明天我来医院,见面再谈。

    薄扬躺在病房里小小的陪床上,手机屏幕的光调到了最暗,看着微光的屏幕上秦天发来的消息。

    薄扬目光在屏幕上停留了片刻,锁了屏,随手将手机塞到了口袋里。

    他心意已决。不管怎么看,陆梦娇都不可能恰到好处的做出这样的事情,倒不是没有动机,而是她没有那个心机。

    正如秦天和简追他们的想法一样,薄扬也是这么认为的,陆梦娇不过就是个娇生惯养的*罢了。虽然娇纵跋扈,但不至于有心机到做出买凶伤人这样的事情。

    薄扬虽是和她相处不多,但这点还是能看出来的。

    她背后,肯定有其他人在怂恿着。

    而薄扬在结合自己正好被支走了去外地出差,在他不在江城不在林溪身边之际,林溪就遭遇了这样的事情。

    基本猜到了在陆梦娇背后怂恿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