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204章 有眉目了
    薄扬闻言,抬手摸了摸自己胡子拉碴的下巴,无奈道,“好吧,我回去拾掇拾掇。”

    林溪微笑看着他,“去吧,有嘉云陪着我,没事呢。”

    薄扬走上来,伸手轻轻摸了摸林溪的脸,俯身在她唇上亲了一下,“你乖,有事打我电话,我很快回来。”

    “好呢。”林溪乖乖点了点头。

    薄扬一步三回头的走出了病房。

    他从病房出去了之后,姚嘉云才叹了一口,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薄扬憔悴成这样呢,讲真的,当初他受伤的时候,好像都没现在这么憔悴。”

    薄扬当初受伤的时候,姚嘉云也是去探望过的,所以很清楚薄扬当时的状态,但或许是因为那个时候毕竟正值年少,恢复的速度也比较快吧,瞧着似乎都没有现在这么憔悴。

    当然,也很有可能是因为比起他自己受伤而言,林溪受伤更折磨他。

    “搞得我都不好意思和他怼了。”姚嘉云说着撇撇唇啧了一声,“我这不欺负弱者的心态……”

    林溪心里抽抽痛着,沉默了几秒才笑道,“是啊是啊,那我是不是还得称颂一下你这伟大的情操了?”

    姚嘉云笑了起来,乐了一会儿才收敛了笑容,认真问了句,“这事儿,他打算怎么处理?”

    林溪知道她问的是关于陆梦娇的那部分。

    林溪摇了摇头,“不知道他,他也不会和我说啊,我现在这个样子,他是一根头发丝儿大小的事儿都不愿来让我烦心的。”

    话虽这么说,但姚嘉云觉得,这事儿薄扬是绝对不可能当成个闷亏吃了。也绝对不可能坐以待毙,但因为不知道他会怎么做,想怎么做。

    心里没底,反倒有些……说不上来的不安。

    而薄扬从住院楼离开,还没走到停车场,一辆车就缓缓开了过来,在他旁边停下。

    “上车。”后座的车窗降了下来,露出后座人的容颜,简逐的表情是一贯的淡然沉稳。

    “简哥。”薄扬叫了他一声,看向他身旁的简追。倒是有些诧异,原本以为简追不会和简逐有什么太多交集了,想来……也是因为这次林溪的事情吧。

    念及此,薄扬心里有些感激。

    司机就下车来,拉开副驾座的车门请薄扬上去。

    薄扬坐进车里,司机关上了车门,上车将车子开出了医院。

    “去哪儿?”简逐问道。

    “回家去一趟。”薄扬说,“我这个样子,也该拾掇拾掇了,人不人鬼不鬼的只会让人担心。”

    他转头将地址报给司机,司机倒是没说话,只从后视镜看向后座的简逐。

    薄扬也就回眸看向简氏兄弟俩,“你们过来找我……是事情有什么眉目了?”

    简逐点了点头,“回去之前,先和我去个地方吧。”

    “行。”薄扬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简追在后座一直没说话,此刻才开口道,“找到那五人了。你或许会想要见一见。”

    简追声音平静,但这话音刚落,薄扬的眼睛里就闪过一抹凛冽的冷厉,“当然,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一见了。”

    简逐抬了抬下巴,对司机说道,“走吧,去东郊。”

    “好的,简先生。”司机这才应了一声,将车稳稳朝着东郊的方向开去。

    因为简追撒手就不干了,简氏群龙无首,简逐从政,所以是没法接管生意的。父亲简敬虽说还没老到不能管事,但毕竟已经脱离生意场已久。

    简逐也不忍心让父亲再来挑着这担子,于是眼下简氏的生意,是请了专门的团队在管着,费用不低,但也没别的办法。

    所以司机对简逐的称呼依旧是简先生而不是简总。

    路上,简逐就说道,“人我倒是已经帮你找到了。”

    说着,简逐就朝着简追看了一眼,然后才继续道,“也是托你的福,我才能和我弟弟好好坐下来看他两眼,不然连见他一面都难。”

    简追没做声,眼观鼻鼻观心的,不置一词。

    薄扬对此也不好多说什么,也就沉默着。

    停顿了片刻,简逐才继续说道,“这事儿我倒不是不能帮你处理,但这几人大概是得了好处的,嘴挺严实的,想要他们开口……”

    “得给更多的好处。”薄扬接道。

    简逐点了点头,肯定了他的说法,“是,所以我也不敢贸然帮你报价,还是你自己去见一见,你看给他们个什么价钱让他们松口吧。都是些拿钱办事见钱眼开的,估计不难,问题不大。”

    在这方面,他们都是有所同感的,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大问题。

    薄扬道谢一声,“简哥,谢了。”

    “客气。”简逐摆了摆手,就看向薄扬,“只不过,他们就算开口了……事情也不太好办的吧。”

    他们都清楚,陆梦娇毕竟是陆家的千金。

    真要就因为五个混子的证词就把这*给拉下水,难度有点大。

    薄扬的眼睛依旧凛冽,目光冷厉没有温度,唇角扯开更森然的弧度,冷笑道,“我原本,就没打算把陆梦娇拉下水。”

    简逐似是猜到了薄扬的想法,闻言就挑了挑眉梢,“这样啊?也好。”

    这种事情指望什么公正,不如用些更老的规矩,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之类的?

    近一个小时的样子,车子开出了江城市区,到了东郊的一处烂尾的地产项目的烂尾楼区。

    这个烂尾的地产项目,是简氏拿下的一个资产包里头包括的,是打算用来和博天合作的。

    但因为现在尚未启动,所以这里说是荒无人烟也不为过,一栋栋连外墙都没修好的毛坯楼,犹如鬼楼一般阴森森的。

    车子开进了烂尾楼区,在一幢小楼前停下来,这小楼倒是这一片烂尾毛坯楼里唯一算得上装修过的。原本是用作售楼部的,此刻也荒废了,看起来有些破旧。

    走进楼里,能闻到空气里有着一股子长期无人打理的,破败的霉味儿……

    一个高壮的汉子迎了上来,看向简逐。语气恭谨地叫了他一声,“简先生。”

    “人呢?”简逐问了句。

    话音刚落,就听到里头传来一声惨叫,伴随着噗哇的呕吐声,像是被一拳打到了腹部而引起了呕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