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212章 疼死我了
    姚嘉云吃着三明治,含混不清地说道,“医生刚出来说了一次,说是情况比想象中好,手术挺顺利的。”

    “那就好。”简追点了点头。

    就看到姚嘉云眉头拧了起来。

    “怎么?”简追问道。

    姚嘉云咽下嘴里食物,然后才有些忿忿儿地说道,“照理说手术顺利,就继续手术就好了啊,医生中途出来,不是多半都是为了宣布坏消息的么……这医生也太体贴了,手术顺利也出来了这趟,你是没看到啊,薄扬看到医生出来那一下,脸都白得跟纸似的了!小洵更是浑身颤抖。把他俩给吓得啊……”

    简追听了这话,有些无奈,唇角浅浅地勾了勾,“医生也不容易,这不是见我们都太担心太关切了,所以情况不错就想着先出来说一声让大家放心么。”

    “道理我都懂。”姚嘉云叹了口气,“但还是被吓得不轻啊,我还以为林溪有什么不好呢……”

    林溪就是做医生的,姚嘉云怎么可能不知道做医生有多不容易?只不过……真是被吓了一跳。姚嘉云只说了先前那下,薄扬脸苍白,小洵浑身颤抖。

    她没说她自己,她自己那下,都不敢呼吸啊,心跳好像都停了似的。直到听到医生说完了,听明白了是手术顺利的好消息,她才大喘了一口气儿呢。

    但哪怕她没说,简追也懂。

    简追伸手轻轻的摸了一下她的头,“你吓坏了吧?”

    他想,薄扬和小洵六神无主的,这时候这事儿肯定她得扛住,所以恐怕就算她也一样给吓着了,也不会放在面上。

    所以她才会这么焦躁,嘴唇都干得起皮了,想来是忙着照顾薄扬和小洵的情绪,压根就顾不上自个儿呢。

    姚嘉云怔了怔,抬眸看着简追,停顿了片刻,低低说道,“我还好啦。”

    “在薄扬和小洵面前你死撑就死撑了,在我面前,就别逞能了吧。”简追说道。

    姚嘉云看着他的眼睛,沉默了几秒,才垂眸轻轻说了句,“我当时都不会呼吸了似的,医生说完话我才大喘气儿跟哮喘似的,还只能偷偷的喘气儿,怕影响薄扬和小洵的情绪。”

    “乖。”简追对她的坦诚很受用,“别怕,我在呢。”

    简追看着她把三明治吃掉了,又哄着她喝了半杯热茶,这才放心了些。

    手术也结束了,医生出来说情况。

    “情况比想象中好,手术顺利结束了,等会就会推回病房。”

    薄扬和林洵这才松了一口气,像是整个人都活过来了似的。

    “多谢。”薄扬握了握医生的手。

    医生笑了笑,“不用客气,我应该做的。你们在这里等也可以,去病房等也可以,不过我想你们肯定是要在这里等的吧?”

    “嗯,我们就在这里等。”薄扬点了点头。

    医生进去之后,又过了一会儿,林溪就被推了出来,就和上次从手术室里出来时一样,她脸色苍白,但和上次比起来,又明显好了些,上次那才叫一个面白如纸……

    这次推出来的时候,林溪已经有些清醒了,半醒不醒的样子。

    “还没完全清醒。”医生说。

    薄扬依旧是轻轻握着她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放到唇边轻吻,“我在呢,我在呢。”

    因为麻醉的缘故,林溪现在的神智混混沌沌的,眼角有眼泪滑落下来。瞬间灼痛薄扬的心,“别哭,快别哭了。”

    林溪不太清醒,迷迷瞪瞪的,这个时候人的表现是最真实的,因为人清醒的时候,能够用自己的意志力,去忍住很多的情绪。

    但在这样不清醒的状态,意志力失效了,所有的表现都是最真实直观的。

    林溪声音里带着鼻音,低低说了一句,就四个字,几乎将要杀了薄扬。

    “疼死我了……”她说。

    四个字,对薄扬而言就已经是当胸一刀。

    薄扬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抬眸就看向医生,“她疼!上次手术她都没这么哭疼……”

    医生无奈道,“人对疼痛的感受度和耐受度不一样,而且内脏其实神经并不丰富,但四肢的神经却很发达,所以的确可能会有四肢的手术比脏器手术更疼的情况出现……”

    医生当然知道家属都是关心则乱的,家属们倒也不是就想要找医生什么麻烦,只不过是,他们的情绪有时候没个落点,总得需要一个出口。

    所以能给出一些带有安慰性质的解释也是好的,聊胜于无吧。

    林溪说了那句之后,就没再说过什么话,眼皮子耷拉着像是又已经睡了过去,被推到病房里换到了病床上,她都没再说过什么。

    只是低低哼哼着疼痛的音节,让人听着很心疼。

    林溪清醒过来的时候,正好越泽和江潮急吼吼的过来探望她。

    要说以前还没从医院离职的时候,她和同科室的同事交情并不深,点头之交罢了。

    反倒是和急诊的江潮还有骨外的越泽关系比较好。

    越泽是因为曾经去国外进修的时候,受到过林溪的关照,所以一直交情不错。

    江潮倒就是林溪入职之后有过几次工作上的交集,挺聊得来的,于是成了朋友。

    他们都把林溪当朋友的,所以对于林溪之前无妄之灾被科室的事情牵连,被送去阳城进修不说,回来还被医闹给搞得差点吃了刀子。

    对此他俩都挺气愤的,没想到这次居然伤成这样!

    而且他们还才刚知道!都不是从林溪口中得知的,而是因为林溪今天上这个骨科的手术,这骨科有医护人员曾经是越泽科室的,看到了林溪,觉得眼熟,于是消息辗转就传到了越泽那里。

    越泽和江潮这才知情,火急火燎地赶过来了。

    越泽是个急性子,原本一进病房就想数落开来,但看到林溪的模样,他一句数落都出不了口了。

    整个人都有点懵,“不是说……就只是肱骨骨折么?”

    江潮已经看到了床尾那病历卡上的字迹,喃喃道,“脾破裂,肱骨骨折……?”

    林溪已经清醒了,但还是挺虚弱的,听了这话,笑了笑,声虚气弱地说了句,“厉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