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219章 彩虹瓜
    所以先前薄扬才会说让她任性一点也是可以的,不用任何时候都这么懂事。

    越是像她这样的人,其实有的时候越是敏锐。

    “唉。”薄扬轻轻叹了一口气,也没说话,算是默认了,指尖在林溪的脸上轻轻触了触,“那你是不是呢?”

    “想了想,好像的确是。”林溪并未否认,她不是没了解过心理学,也就不是没了解过自己这性格是因为成长环境和家庭结构所造成的。

    但有句话多少有些道理,说人的性格到死都不会改的……

    所以就算清楚自己是这么个性格,林溪也是认了,反正也没有影响到其他人,无非是会多委屈自己一点,习惯了也就没什么了。

    “能改么?”薄扬问。

    林溪笑了笑,“我尽力吧。”

    薄扬闻言就点了点头,倒也没有再一定要揪着这一头不放。

    林溪拍了拍床边,“过来坐,咱们八卦八卦……”

    她还是对秦天和蓝晴明的事儿有些感兴趣。

    “八卦什么?我能参与么?”姚嘉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扒着门框站在那儿了,眼睛里都是兴致勃勃的神色,可见女人对八卦这事儿总是无法抗拒的。

    林溪看向她,就笑着指了指病床另一边,“来呀。”

    姚嘉云脚步轻快地过来了,拉了张椅子在病床边坐下,趴在床边。

    “小洵呢?”林溪问道。

    姚嘉云说,“简追带他回他病房了,陪他画画。我发现他俩好像挺有共同语言的……”

    薄扬撇了撇唇,“他们的共同语言就是没有语言吧?”

    简追沉默少语,林洵更是个沉默不语的性格。这样性格的人好像相互之间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磁场,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似乎也能够交流似的。

    挺神奇的。

    就如同薄扬和姚嘉云之间可能也有某种不为人知的磁场,轻而易举就能掐起来,有时候是一句话引燃了炮捻子,有时候可能就只需要一个字。

    比如此刻姚嘉云听了薄扬这话之后,嗤了一声。

    薄扬的眉毛就竖起来了,要不是都惦记着林溪还伤着,要劝他俩的架太费神了,两人估计这立刻马上就能掐起来。

    姚嘉云扯开了话题,看向林溪,“溪,快说说,八卦什么?八卦谁?什么瓜?”

    “彩虹瓜。”林溪简明扼要地回答了吃瓜群众姚某。

    姚嘉云眼睛就亮了起来,事实上,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群体叫做腐女,而这好像是每个女人都能觉醒的基因。

    听到这类话题的时候会狼血沸腾特别感兴趣,姚嘉云显然就是此道中人,一听到瓜是彩虹口味的,姚嘉云眼睛登时就亮了,“哎,是那个秦天和那个蓝助理对吧?”

    林溪讶异地看了嘉云一眼,惊讶于她的敏锐,但姚嘉云却对此很不以为意的样子,“他俩那样儿,谁还能瞧不出来啊。”

    林溪停顿了两秒,终于是给姚嘉云竖起了个大拇指。

    然后闺蜜俩就毫无节操地开始八卦起来了。

    以薄扬的性格而言,在背后讨论挚友的私事儿其实有些不厚道,但难得看到林溪这般兴致勃勃的样子,薄扬想了想……就只有对不起秦天了。

    秦天其实状态不好,一同创业的挚友忽然要抽身,他也不是不谅解薄扬的心情和出发点。

    事实上,如果换做是别的人,薄扬这样的举动,说不定还是让人高兴的,毕竟他不干了,摆在秦天面前的,就是更多的利益。

    原本两人合伙,现在一人单干。事情就这么简单。

    但秦天却是高兴不起来,博天是他和薄扬共同打拼的心血。

    薄扬这忽然说要撒手,秦天的担子自然也更重了,薄扬的工作能力有多出色有目共睹,以前就是个工作机器般的存在。

    所以秦天算是清闲惯了的,这下子被赶鸭子上架,他倒也不是什么事情都做不来,不至于到手足无措的程度,但更累了是肯定的。

    不过累点也好,累点就没工夫去想什么烦心事儿,比如和蓝晴明之间的事儿。

    秦天其实都不知道自己和蓝晴明之间这算什么。

    他是直的……吧?起码秦天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直男来着,以前也不是没交过女朋友,虽说没什么刻骨铭心念念不忘的感情。

    但在蓝晴明之前,好像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男人发展出些什么来。

    可是就这么发生了,好像也没什么不自在,也没觉得就有多抵触。

    蓝晴明很好,他一直就知道。

    外貌出色,能力出色,性格也很好,很会照顾人。无论是在工作上的能力,还是在生活上的照顾,好像都能事无巨细的做得妥帖。

    真要说起来,秦天是习惯了的,习惯了这人出现之后,就事事都帮他考虑得周全。

    但一切都那么平淡,好像仔细往前回想,都想不起来为什么,想不起来究竟怎么了,事情就这样了,和他之间就开始了。

    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也没什么刻骨铭心的桥段。似乎照理说起来,应该就和秦天之前谈过的女朋友那样,到后来平平淡淡了,也就好说好散了才对。

    可是事情却仿佛朝着不一样的方向发展了。

    明明就没有多轰轰烈烈刻骨铭心的桥段,甚至都不敢说这是什么恋情,撑死了就算是两个人互相做个伴罢了。

    可是真正到了有第三个人出现的时候,就那么难过。

    就连曾经发现前女友和其他男人走得很近的时候,都没这么难过过,最多只觉得自尊心有些受损。没什么歇斯底里的,没什么痛彻心扉的,好好谈了一番,好说好散了,前女友哭得伤心的时候,秦天甚至还能绅士的递上一块手帕。

    而现在不过就因为宣崇的出现,就那么敏感。

    别说维持成年人的关系中应有的体面了。别说端出什么淡定自若的好说好散的态度了。

    秦天甚至连和蓝晴明见面,都是抵触的。

    感觉自己像是个矫情的娘们儿似的,对于和宣崇的事情,秦天怕蓝晴明不坦诚,又怕他太坦诚。若是知道了蓝晴明和宣崇之间的过往,秦天又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承受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