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220章 哪里算得上恋情
    有时候人和人之间就是这样,两个人的感情其实并不需要什么挫折和动荡,但有时候,经历了一些挫折或是动荡,才会惊觉一些原本平平淡淡的时候根本察觉不到的东西。

    比如,秦天这才惊觉,原来自己已经这么在乎。

    “秦总?”齐睿文见秦天有些走神,忍不住在一旁轻声叫了他一声。

    “嗯?”秦天回过神来,侧目看了齐睿文一眼,然后就转眸看向会议桌边坐着的其他高管,面上表情是波澜不兴的淡然沉稳,“一切照旧就行,不需要做太大的改动,薄扬以前做的决策,我都是知道的,当时没有意见,现在自然也不会做出什么推翻。”

    秦天其实清楚,底下的人其实无所谓谁做老板的,只要别给他们找麻烦就行,不要新官上任三把火,一来就大刀阔斧的改革什么的,徒增他们的工作量。

    只要没有这样的情况,就还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动荡。

    又对目前在进行的几个项目的负责人说了几句,结束会议了之后,秦天没起身,依旧坐在会议桌的主座上。

    “秦总,你还好吧?要不要送你回去休息?这几天你太累了。”齐睿文想到先前秦天那有些走神的样子,忍不住说了句,“其他事情我会看着处理的,你两天没离开公司了……”

    秦天淡淡笑了笑,“没事,薄扬以前不就这样的么?动不动就住在公司了。我这接了他的班……”秦天说着摆了摆手。

    他站起身来,参加会议的管理人员们已经收拾各自面前的东西散会离开。

    蓝晴明坐在会议桌的一边,忍不住盯着主座上那个形容疲惫的男人。

    先前秦天一脸疲惫目光愣怔的走神模样,蓝晴明都看在眼里,确切地说起来,他目光的焦点始终都落在秦天身上。

    这在会议中,并无不妥,大家的目光就算都落在秦天的身上,也是很正常的。

    蓝晴明挺不放心的,原本以为秦天的情绪不会持续多久,而且原本也以为,秦天是会来问的。

    但却没有。事实上,蓝晴明一直觉得,和秦天之间的事情,一直有点他自己一厢情愿的意思。秦天总是那样‘好、对、都行、都可以、我没意见’这种懒散又不负责任的态度。

    于是蓝晴明多少有了些许赌气的性质,想等秦天自己来问,却等不到只言片语,他像是就那么隐忍了,或是默认了,或是终于对此解脱了?

    蓝晴明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只是看着秦天那样一副波澜不兴的样子,会很气。气到失了分寸,气到没了专业素养,在工作上都变得敷衍而*起来,还正好赶在秦天分明工作最忙,最需要他帮助的时候。

    秦天依旧是那样,不多问,不追问。蓝晴明敷衍而*的工作态度,也并未激起秦天太多的情绪。

    他自己把事情扛了起来。也不是扛不动,就是会比较累。疲惫都写在脸上。

    蓝晴明瞧着,又心疼起来。

    怎么就这么倔呢?低个头……就那么难吗?

    看秦天脚步有些虚的从会议室出去,走回办公室。

    齐睿文忍不住瞪了蓝晴明一眼,“你也差不多一点啊!要闹到什么时候?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能不能成熟一点?”

    齐睿文有点火大,“所以我才最反对办公室恋情的!”

    蓝晴明的目光未从门口的方向收回来,尽管秦天的背影早已经消失在门口了。

    蓝晴明淡笑了一声,带着几分自嘲,“我和他,哪里算得上什么恋情啊。”

    要真是恋情,那人又怎么可能是这么一副拿得起放得下还能全心投入工作的样子呢?

    起码他蓝晴明,现在就很无心工作。

    “我不想管,也不想问你和秦总之间究竟具体什么个情况,我事情够多了,顾不上你们这茬。姓蓝的你给我听好了,老子够忙了!你要是再这样因为感情问题,工作不着调,我就辞职!薄扬不干了,我也不干了,你就等着秦天鞠躬尽瘁操劳到死吧!”

    齐睿文是明显生气了,所以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一沓文件往桌面上用力敲了一下,然后才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蓝晴明站起身来,原地站了片刻,就默默的把会议室收拾了一番。

    以至于秘书室的人过来收拾会议室的时候还有些紧张,赶紧想接过他手里的活儿,“蓝总助,这些让我们来做就可以了!”

    蓝晴明就点了点头,“那你们收尾吧。秦总呢?还在办公室吗?”

    “在的。齐总助刚进去向他汇报工作了。”金秘书答了一句。

    蓝晴明点了点头,就从会议室出去,朝着秦天的办公室过去。他对那间办公室,比对他自己的办公室还要熟悉,里头有一张不大的小办公桌,是蓝晴明用的。很多时候就在那里头办公,反倒不回去自己办公室,蓝晴明和齐睿文合用一间办公室,但那间办公室仿佛已经成了齐睿文独用的了似的。

    只不过这两天,蓝晴明倒是一直待在自己办公室,没怎么往秦天的办公室里过去。

    走到秦天办公室门口,门并没关上。

    齐睿文在里头和秦天说工作上的内容已经到了尾声,只听得秦天清朗的声音略哑,语气透着几分疲惫,说道,“睿文,这阵子辛苦你了。”

    “我倒还好,以前跟在薄扬手下,对这种工作节奏和强度早就习惯了,倒是你,还是要注意休息,别太勉力而为了。”齐睿文说道。

    秦天低低笑了笑,“没事,习惯了就好了。我没什么优点,就是特别容易适应。”

    齐睿文也微微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只说道,“那我先去忙了。”

    “行,你手头上的事儿忙完就下班吧,别在公司耗着了。”秦天说了句,但自己却似乎丝毫没有什么别在公司耗着了的觉悟。

    齐睿文从办公室走出去,就看到站在门口当门神似的蓝晴明,他也不说话,只瞪了蓝晴明一眼,警告意味十足。甚至抬手用食指在自己脖颈上虚虚一划,做了个封喉的手势。

    蓝晴明无奈地笑了一下,点了点头,抬步往前迈了一步,伸手轻轻敲了敲办公室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