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221章 身无长处
    “请进。”秦天的声音从里头传来,蓝晴明推门而入。大抵是以为齐睿文有什么事情没说完所以去而又返,于是门一被从外头推开,秦天就朝门口看来。

    目光一边投过来,嘴里一边说道,“睿文你是有什么事儿忘说了……?”

    说完这句,秦天声音就戛然而止,面上笑容顿住,已经看到门口走进来的人,目光不由得有些恍然。都有些不记得了,秦天明明早就已经习惯了他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进出自如的样子。

    但此刻看到他敲门而入,竟是忽然间有些不记得他上一次进来办公室是什么场景了。

    此刻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高大身影,一时之间脑子里就冒出四个字来,恍如隔世。

    见秦天不说话,蓝晴明等待了片刻,依旧只得一双没什么情绪的眸子里那些空空的目光。

    蓝晴明紧抿的唇略略松开,叫了他一声,“秦总。”

    啊,是了。

    秦天恍恍然地想到,就连这个称呼,似乎都不记得上一次从蓝晴明口中听到,是什么时候了。在一起之后,这男人在私下里只有他们俩在的时候,就不太会这样正儿八经地叫他秦总。

    仗着年纪比他大那么一点儿,就总占着便宜似的叫他小天。

    小天,小天……

    “小天?”蓝晴明见他状态的确不太好,走神得厉害,也不知道这两天独自死撑着工作究竟是累成什么样儿了。

    蓝晴明眉头皱着,往前走了几步,站到了秦天的办公桌跟前儿。

    秦天这才陡然回过神来,目光的焦点渐渐凝聚,落在他身上,嘴唇轻轻动了动,却不复以往那般叫他晴明。

    “蓝总助,已经是下班时间了,你还有什么事吗?”秦天平静地问了一句,声音波澜不兴。

    蓝晴明浑身的动作都瞬间僵止了一下。

    仿佛只一瞬间,就能够感觉到秦天这简单一句话就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推得天高海深。

    蓝晴明默默深吸了几口气,垂在身侧的手攥紧了又松开,往复几次之后,低低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

    他终究还是败给了眼前这人的倔,想要等眼前这人主动来询问什么甚至是质问什么,恐怕是等不到了。

    终究还是只能他主动,主动想和他谈,主动想坦白,哪怕秦天什么都不问也没关系。

    没有办法,他们的关系,从一刚开始,就是他蓝晴明占据了全部的主动。不是没给秦天留余地,而是从没给自己留过丝毫余地。

    他本不是个喜欢看闲书的人,但此刻脑中竟是冒出来不知道哪本闲书里看到过的一句话:在一段感情里越是主动的那个,其实越是从一刚开始就丧失了主动权。除了能更主动的给出感情之外,什么仿佛都变得被动了。

    秦天听到蓝晴明这话,他目光稍稍怔了怔,似是猜到了蓝晴明想谈的是什么,他眸底盈着浓浓的疲惫之色,“改天再谈吧,我现在……很累了。”

    并不是推脱,也不是敷衍。实话实说罢了,秦天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很累。连着两天的高强度工作,为了把公事理个通顺。

    蓝晴明似是还想说什么,嘴唇轻轻动了动,却终究是把想说的忍下了,沉默了几秒之后,也只说了句,“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没事我就住这。”秦天朝着办公室里头那个小小休息间的门的方向抬了抬下巴,“还有事情没忙完的。”

    蓝晴明扫了一眼他桌面上分成几耷堆的文件,从每沓最上头那张能够大概判断是几个不同项目的文件。

    “这些我来吧,你回去休息。”蓝晴明说得很平静,却也仿佛有着不容置喙的坚决。

    算了,还能怎么样呢。哪怕能在工作上帮他一点,也是好的。他身无长处,也就工作能力最能让人刮目相看,不然当初秦天也不会那么努力的把他从其他地方挖角过来。

    牢记自己的本分,好好工作吧,好在起码还能在工作上帮他一点。

    秦天多看了他一眼,似是思忖了片刻,然后就点了点头,他想说,你工作能力比我要出色多了,那就不急在今天,明天再处理这些吧。

    但却还不等他开口,蓝晴明低低说了句,“你回去休息吧。你花大价钱请我回来,这些工作,原本就该是我来帮你的。”

    秦天嘴唇抿了起来,先前的那些话,仿佛一句都出不了口了。

    他嘴唇紧紧的抿着,站起身来,目光里又是波澜不兴的平静,什么也没多说,披上外套拿了手包,将车钥匙和手机装进手包里之后,就淡淡说了句,“辛苦。”

    “客气了。”蓝晴明低声答了句,拿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给司机打的,对那头说道,“楼下等,秦总下来了。”

    挂了电话之后,他转眸,却也没能再和秦天说什么,只看着他穿着中长风衣,脊背挺直地走出办公室的背影。

    秦天到了一楼大厅,司机已经在门外等着了。见他出来,就拉开车门请他上车。

    秦天坐进车里,从男士手包里拿出手机来,拨了个号码出去,只响了两声,那头就接了起来。

    薄扬的声音带着浅浅笑意,“我还以为你要人间蒸发了,这都几天没见你了?”

    听到挚友带笑的声音,秦天心里淤堵的那口郁气仿佛才消散了些,“我可是一天天的在公司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就是为了接下你留给我的大摊子。”

    “哎,话不能这么说,那也是你的摊子,咱俩可是共同创业的你可别忘了。这些年都是我顶着,现在也到你独当一面的时候了,加油吧少年。”薄扬低笑道。

    秦天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才问道,“林溪好点了么?”

    “又能有多好……”薄扬声音里的笑意收敛了些。

    都伤成那样了,再好,也只是比重伤之时的状态好,并不可能比没受伤时要好。

    “才做了手臂骨折的手术,手术挺顺利的。”薄扬又说了句。

    秦天说,“那就好。和她说声对不住啊,手术我都没能过来探望一眼。”

    “没事,她知道我撒手不管了你肯定忙,哪里会怪你。”薄扬说,然后就问了句,“这个点打电话给我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