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225章 没想过
    “秦天……说给你听的?”林溪问了一句,她听得出来薄扬这些话里的道理。

    她也不是不明白,腐女眼里看到的着实都是这个群体理想化的一面,从一些这种题材的作品里,或者是网上连载的一些帖子里,添上自己的脑补,显得完美又温暖。

    但人们都是喜欢看喜剧的,很少人喜欢看悲剧,所以这种题材的作品里,通常都是喜剧收场,主角们都是幸福的,被家人宽容并接受的,被旁人祝福的。

    而那些连载帖子的人有着的美好和幸福,只是这个群体里极小的一部分运气好的。

    这才是现实。

    “嗯,他看了很多这方面的书。他想要了解蓝晴明。”薄扬说着就叹了一口气,“秦天了解这个圈子是很乱的,因为不被社会包容,所以很有一部分群体,都是柜子里的人,到最后可能还是走上所谓的正常道路,结婚生子……但是他们心里的呐喊需要得到释放,于是,这样的人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互相慰藉的情况不是没有,甚至,很多。”

    于是**,于是很乱。因为都看不到出路,又不敢贸然将隐藏的自己呈现给所有人。

    异常艰难的一条路。这才是现实。

    而秦天打算接受这个现实了。

    “他想出柜的。”薄扬想到先前秦天借着酒意说过的话。

    秦天说,“我想出柜的,薄,我真的想过,所以我看了很多这方面的书,想要去了解,怎么样才是更好的解决方式。结果反倒了解了更多的现实。但蓝晴明……和我这种半路出家的不一样,他天生的。所以他早早接受了现实,所以他……”

    薄扬将秦天的这些话说给林溪听。

    林溪听了之后,抿了抿唇,差不多就猜到了。

    “所以蓝晴明其实早就是那个圈子里的人,和秦天不一样。蓝晴明并不专情,是吗?”林溪问。

    薄扬点了点头。

    蓝晴明因为早就知道自己与旁人的不同,早早就接触了这个圈子,所以他以前的私生活,并不干净。

    逢场作戏,你情我愿,互相慰藉。无非就是这么回事。

    薄扬想到秦天说完那句‘蓝晴明天生弯的,又哪里只一个宣崇呢……’之后,红了的眼圈,眼角的湿润。

    想到挚友的痛苦和眼泪,薄扬心里并不好受。

    “秦天以前喜欢女的,也和女孩子谈过恋爱。也有因为女方的错误而导致的分手,但,我从没见他这么难过。对蓝晴明,他认真的。”

    薄扬叹了口气,“他回不到原来的大道上了,但在这条曲折的道路上,他又没有别的人。而蓝晴明的那条路上,好多人走过,人满为患。”

    林溪沉默了几秒,早就已经没了什么八卦的心思,也叹息道,“秦天挺不容易的。”

    “宣崇只是个引子罢了,引出的是秦天最不想提及也不想触及的,蓝晴明以前的私生活。只不过秦天没想过,这个引子引燃之后,在他心里会炸出这么大的动静。”

    薄扬说,“秦天和我说,他没想过自己居然已经这么在乎蓝晴明。走下去也不知道怎么办,又不知道怎么停下来。”

    “要不你这阵子还是去帮帮他吧,他这都一团麻了,工作上还累成这样。我担心他身体吃不消。”林溪说道。

    薄扬想了想,抿着唇很是犹豫,“可是,我更担心你啊。秦天是个成年男人了,感情的事情旁人也说不上话,帮不上忙。我又能说什么呢?他要能轻易就抽身,也就不会痛苦了。”

    林溪哪里会不知道,薄扬是担心她不久后还要经历的那个手术。

    那个手术,和她脾脏手术肱骨手术比起来,简直是最轻微的了。甚至只要短短几分钟就能解决,但对她心理的伤害却是最大的。

    薄扬哪里能放心她,而且薄扬听过越泽的话之后,愈发觉得,林溪一直没有崩溃,恐怕只是没到那个点。他很担心,不久后的那个小手术,会是林溪崩溃的点。

    林溪想了想,也就没有再强求他,只说道,“那等我这边好些了,你就去帮帮秦天吧。”

    薄扬这才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林溪的肩头,“好了,晚了。快睡吧。”

    林溪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声音轻轻地问了句,“你就在这儿睡吧?”

    薄扬不答应,“我怕我睡着了碰着你哪儿了,等你睡着了我就去陪床。”

    “行吧……”林溪声音困困的应了一声,也觉得如果真要薄扬在她病床上睡的话,就他紧张的态度,恐怕这一晚上他都不用好好睡觉了。

    林溪睡着了之后,薄扬就轻轻的从病床上下来,给她拉好了被子,调了调床头柜加湿器的雾量。

    然后才拿着手机从病房去了外间小厅。

    拨了个号码出去。

    只响了一声,那头就迅速接了起来。

    “薄总。”蓝晴明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薄扬说,“我已经不是总了,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你刚打电话给我?有事就说吧。”

    先前还在酒廊的时候,蓝晴明就打过一个电话给他,当时他正拿着手机给林溪发消息,电话进来的时候,他没接,直接挂断了。

    而且因为正拿着手机发消息,手机并没直接放在桌面上,所以秦天也并没有看到他手机上蓝晴明的来电。

    薄扬也并不觉得蓝晴明的电话过来是为了和他说什么公事。

    那头沉默了几秒,然后低沉的声音才传了过来,“他还好吧?”

    “你觉得呢?”薄扬说了句,声音平静得很,倒是没有什么讽刺,不过实话实说罢了,“喝了酒之后回去睡了,累成这样了还要靠喝酒才能好好睡,不然就只能吞安眠药片了。你觉得这样算好?”

    那头更沉默了。

    薄扬平静地问了一句,“蓝晴明,我就问你一句,你实话告诉我,你决定招惹他之前,想过以后吗?”

    蓝晴明很认真的想了想,如果真的追溯到他最初见到秦天时,对他有兴趣的时候的话,那时候,真的是没有想过以后的。

    所以蓝晴明说了实话,“老实说,在最刚开始的时候,我没想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