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232章 小事故
    心头软下来了,说话的声音也就跟着软下来了。

    “那到时候你和薄扬谈谈去,薪水可着比蓝晴明高的标准来呗。薄扬心疼秦天遭这些事儿,急着赶蓝晴明走呢,等着你去救场,估计只要你不满天开价,他都是能接受的。”

    姚嘉云说着,弯唇一笑,“毕竟你的工作能力有多出色,有目共睹的,你可是简追啊。”

    听到这话,简追心头一动,顾不着还在开着车呢,转头过来看着姚嘉云,目光直勾勾的,素来深邃的眸子里,此刻仿若清澈见底。

    那些总是隐忍着,鲜少宣之于口的情绪,此刻一览无遗。

    看到这样一双直勾勾的眸子,姚嘉云不由得心跳有些失速,当然,更让她心跳失速的是与前车屁股越来越靠近的车头。

    “简追!”姚嘉云惊呼一声,“刹车!”

    简追这才倏然回神,陡然一脚急刹,还是晚了。

    砰一声,车头已经直接与前车屁股来了个亲密接触,因为都是在行驶中的,所以前车还往前窜出几米才停了下来。

    司机心里大概也是日了狗了,要说追尾,在红绿灯的时候,在车流拥堵的时候后车应变不及来个追尾,倒也符合常理,这尼玛正在路上开着呢!而且大路通常,旁边两条车道甚至是空着的!居然还被追尾,那不是日了狗是什么?

    不知道还以为是仇家寻仇,不然就是什么开报复车呢!

    简追车子停了下来,他的目光有片刻的怔忪,整个人也像是被关了开关一样不动。

    姚嘉云也惊魂未定,好一会儿都没发出声音,车厢里只有两人略显急促的呼吸声。

    几秒钟后,简追就像是忽然被打开了开关的机器人似的,陡然就恢复了流畅的动作,解开安全带之后,伸手就按开了姚嘉云的安全带扣,身子往她倾过去,握住她的肩膀,细细打量。

    “云……云云,你没事吧?没事吧?没伤着哪儿吧?”他声音担忧而焦急,声线里都淬了一抹心急火燎的哑。

    姚嘉云怔怔摇了摇头,“没……没事。你……你呢?你没伤着吧?”

    “我没事。”简追这才松了一口气。

    姚嘉云听到他长舒一口气的声音,然后就听到他心有余悸地低喃一句,“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

    他低声说道,“我刚有点走神了。”

    姚嘉云知道他刚才走神,不然有那么开车途中直接就整个脸转过来盯着副驾完全不看路面么?

    前车已经亮起了双闪灯,车屁股凹进去了一大块,看起来异常惨烈,也可以想象简追的车头会是个什么惨状。

    简追伸手按亮了双闪灯,前车司机已经从车上下来了,面色铁青,看上去骂骂咧咧的样子,还伸手不住地往简追指着。

    简追没在意,转头对姚嘉云说道,“这事儿估计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别耽误你上课了,你先打个车去吧,我这边解决完了,你下课了我过来接你。”

    “可是……”姚嘉云当然是不放心的,就算知道简追处理任何事情都是不用人担心的,但该不放心的,还是不放心。

    “放心,小事故罢了,没事的。别耽误了你工作。”简追声音里先前那些心有余悸逐渐收敛,听起来很沉稳,让人安心的那种沉稳。

    听到这话,姚嘉云心里一时说不上来是个什么滋味儿,酸酸甜甜的。以前,早在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其实简追不会太顾及到她工作会不会被耽误。

    彼时他公事繁忙,想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那都是好不容易挤出来的时间。姚嘉云体谅他事情多,所以只要他能挤出时间,她培训中心再有事要忙也都会搁置往后。

    好在那时候她毕竟是自己当老板,总也说得过去。

    但那个时候,简追心里多少是觉得理所当然的,从来不会觉得,耽误到了姚嘉云的工作。

    在他看来,姚嘉云的培训中心,小生意罢了,一年赚的钱,还抵不上他股票几分钟的涨幅所带来的利润。

    但,那在简追眼里不值一提的小生意,也是姚嘉云为之拼搏了几年的心血和事业。

    但那时候的简追,似乎不懂。而现在,他却懂了,任何人的工作、事业,哪怕微不足道,哪怕利润不丰,那也是别人为之付出了心血的。

    不比谁低下,不比谁卑贱。都是值得尊重的。

    姚嘉云思忖片刻就点了点头,“好。那你忙完这边给我打电话。”

    “嗯。别担心,乖。”简追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抬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唇角的弧度很浅,他其实依旧是那个内敛又克制的男人,就连笑容都是内敛又克制的。

    但目光温柔得不像话。

    前车司机已经过来了,站在简追的车门边,伸手敲他的车窗,表情看起来很不虞,横眉竖眼的。

    简追开门下车,门一开就听到那人不痛快的声音,骂骂咧咧说道,“你怎么开车的!你驾校教练死太早了还是怎么的?就你这杀手级别的也敢放到路上来跑?”

    简追是个寡言少语的人,别人说好话恭维奉承他的时候,他都言语欠奉。这样恶声恶气说话的,他就更加视若无睹了。

    “和你说话呢!听到没!”那人见简追不说话,伸手就扣住了简追的肩膀,简追脚步一顿,侧目看向他。

    目光分明并没有什么怒意,但却自带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威慑力,他虽然现在已经不是简氏的简总。但自幼在简家这样的家门长大,耳濡目染的,大场面见多了。

    那种从容不迫的姿态,和居高临下的气势仿若与生俱来,不容忽视。

    这人梗了梗,声音明显没了先前那么恶劣,只是还是不大高兴,讪讪道,“和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理人?”

    “这事无论谁看都是我全责吧?我一没逃逸二没打算耍赖,你这动作,是想动手吗?”

    这人讪讪地松开了手,“那你倒是解决啊。”

    “等着。”简追淡淡说出这句。

    那人竟是一时就没反应过来,真就乖乖等着了。

    看着简追走到副驾座去拉开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