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254章 没醉
    应磊是不会撒谎骗她的,所以听到这话,李念念有些哆嗦。隔着山高水远的距离,她真是什么都做不了。

    她曾经能为林洵做的事情,现在其他女生也能如法炮制的去为他做。

    她能动摇的那人,别人是不是也能动摇?

    她有些慌乱,声音都弱了,“然……然后呢?”

    应磊看她一下子脸色都变了,赶紧说道,“哎我说你别慌啊。你慌什么,我不是都说了你有戏了么?别人再模仿你的办法,原版就是原版啊,林洵认死理儿,不动如山的,好像别人都不行,就只有你李念念行。”

    “是啊。”一旁朱泽也附和着,“林洵比以前变了不少,没那么不理人了,让他指点功课,他也会写好解题步骤什么的给人,但久了好像是反应过来那几个女生什么意思了。他就没意思了,整个就是一装聋作哑。别人要装聋作哑,那是装聋作哑,他要是装聋作哑,那跟真的聋了似的。别人不行,就你行。”

    李念念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不是没觉得自己现在已经看到了曙光,但是从暗恋熬过来的人,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总是自卑的,自卑又敏感。

    李念念忍不住朝着林洵看了一眼,恰逢少年转眸过来,那盛着满眼斑斓的光宛如星辰般的眸子,目光定定对上她的眼。

    只一瞬间而已,就一个眼神,好像就心安了。

    李念念因为先前听到应磊他们的话,脸色还有些不好看,林洵没转眸,看着她不对劲的脸色,似是有些不解。目光就始终没转开,依旧看着她。

    李念念弯唇笑了笑,应磊和朱泽他们就在旁边起哄,“行了行了,你快去陪林洵吧不用管我们哈哈哈!”

    要说之前还没那么直观的感觉,但这一聚,李念念倒是真的觉出来了,林洵的确是变了。

    虽说依旧寡言少语的,但不会像以前那样将自己困在孤单的世界里不听不看不闻不问周遭的事情。

    应磊他们瞎起哄他,他也会有表情,眉头轻皱,或是目光不冷不热地扫他们一眼,偶有说出一两个短句,还都是能听出情绪的。

    “吵死了。”

    “烦不烦。”

    “就你事多。”

    李念念在一旁有时候总觉得有种恍如隔世的断层感,就好像明明林洵那淡漠得仿佛跟这个世界都没什么好说的样子,就还在昨天呢。

    现在却也能看到他轻拧眉头,略带不悦的目光对应磊他们说话了。

    应磊朱泽他们几个,都是年纪正好的少年郎,那都是最躁的年岁,聚在一块儿了闹起来恨不得天都掀掉似的。

    对林洵的冷脸似乎也早习惯了,该逼逼继续逼逼。该起哄继续起哄。

    “哎林洵,平时我们叫你出来聚个餐唱个歌的,就没见你点过头。李念念一回来你就点头了,你这差别对待有点明显啊。”

    应磊拿着杯啤酒塞到林洵手里,“怎么不得跟我们多喝两杯啊?弥补一下我们受伤的心灵?”

    林洵拿着杯子没个喝的动作,朝着包厢门抬了抬下巴,“门在那里。”

    四个字,意思竟也让人能意会得明白,门在那里,你不爽你走就是了,谁拦你是怎么的?

    应磊啧了一声,“行吧,那别弥补我们受伤的心灵了,李念念难得回来,大家怎么都得举杯来一下吧?”

    少年白皙修长的手指捏着盛着满满的明黄色冒着气泡液体的玻璃杯,原本没个动作,听了这话之后。

    也就只停顿了两秒,手中杯子就往李念念手里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然后仰头喝下去。

    高挑的身形是略显清瘦单薄骨肉未丰的少年。但仰头时,修长的脖颈上那微凸的喉结上下滑动,却已经渐显朝男人蜕变的模样。

    李念念杯子里的果汁因为手指略略震颤的幅度,泛起阵阵涟漪。一如她此刻的心境。

    应磊和朱泽几人就朝着李念念挤眉弄眼,那意思就是‘看吧看吧!都说了林洵就只对你不一样!’

    李念念瞪了他们一眼,手指在脖颈上虚虚一划,做出个封喉的警告手势。

    但应磊和朱泽显然并没有在意这个警告和威胁。

    接下来就是他们表现了。

    “为了李念念前程似锦!”

    一杯。

    “为了李念念将来衣锦荣归!”

    又一杯。

    就这么一杯又一杯的。

    哪怕情商低到底点,也不可能看不出来应磊他们是故意的。

    只是人有了短板弱点之后,哪怕看得出来旁人的刻意,但凡与内心柔软之处安放的那人有所牵扯,便没法无动于衷。

    他能为之做的还有很多,眼下不过喝酒罢了,哪里算事儿呢?

    最后应磊和朱泽几人勾肩搭背摇摇晃晃的从包厢里出去,显然都已经喝大了。

    林洵不比他们喝得少多少,但状况看起来似乎还行,走路还算平稳,起码还能走直线,没和应磊他们那样一步三打晃的。只是那双眸子里略显发怔的眼神,昭示着他其实并没比应磊他们状态好多少。

    脚步虽然稳,但很慢。走得虽然是直线,但有点刻意笔直了。

    李念念不敢怠慢,跟着林洵一起走在最后头,小声问道,“你还好吧?喝醉了吧?”

    “嗯?”少年鼻子里哼出个低低的音节,停顿片刻,摇了摇头,摇头的动作让酒精的效用扩展到了极致,顿时眼晕,伸手想扶墙,却被少女柔软的手一把扶住了手。

    看到那双写满担忧的眸子,林洵想了想,“没醉,圆周率小数点后大概还能背到一百位吧……”

    他略略歪着头,那双仿若盛着星光的眸子就这么定定看着李念念,那素来板直的唇角,此刻浮着一个小小的弧度,像是软软的小勾子,勾进人心里。

    之前李念念临出国之前那场送行聚会,她借着酒意亲了他一口。但今天,她一滴酒都没喝,连借酒撒疯的由头都使不上。

    只能看着眼前这人眼底的星光,看着他唇角勾着的小小弧度。就看到那小小弧度逐渐扩大了,少年似是低低笑了一声,又或是没有。

    李念念没能听清,她能听清的只有自己愈发剧烈得仿佛要比飞机引擎还大声的心跳。

    因为那少年俯首,带着酒气的气息落进她的气息,带着微凉温度的嘴唇,落在她的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