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276章
    事情的起因,是上午要去视察。就算牵扯再多儿女私情吧,秦天和蓝晴明在工作上还是有原则的,该工作的时候工作,事情的轻重缓急分得清楚。

    齐睿文也跟着一起去了的,原本就是打算等到陪他们一起去视察过了再去机场赶飞机回江城来。

    几个项目都是通过简逐牵线搭桥拿下的招商项目,但自从简追从简氏辞职不干了之后,简逐总得两头跑忙得很,蓝晴明本来就是简氏重金聘用的人才,所以简逐就没亲自过来,只派了个秘书过来带着他们去视察。

    因为要去的一个是工厂,不在市区,所以就决定先去了这里,然后市区的其他项目再一个个过去就行。

    谁知道就是在这个工厂出了事。

    原本一切都好好的,意外来得就是那么快,只听得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扯破天际,别说处于工厂之中的人了,哪怕是周围的居民都能察觉到地动山摇的动静。

    工厂里不知道什么东西炸了,玻璃全碎了,厂房还因为这爆炸的动静,塌了一座。而在事故发生的当时,秦天和蓝晴明还有简逐派来的秘书,正好在这间厂房里。

    齐睿文命好,因为省得感受秦天和蓝晴明之间尴尬的氛围,齐睿文正好走出厂房抽烟去了……

    爆炸声响起的时候齐睿文吓了一跳,声音之大,齐睿文一瞬间觉得自己几乎要失聪了,人但凡听觉上不对劲,平衡就不对劲,他差点没站稳,朝前冲了两步,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扶一把墙。

    一转头就发现后头那厂房的墙已经没了,那座厂房已经塌掉了。滚滚的黑烟冒了起来。

    齐睿文怔怔地看着那已经成了残垣断壁的地方,只一瞬间,脸上就没了任何血色。

    “秦……秦天……”齐睿文抬手捂住了嘴唇,眼睛睁得很大,“晴明……”

    他眼圈红了。

    最先收到消息的是简逐,他作为地方官员,很快就收到了消息。

    薄扬收到消息的时候,还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满手油啊水的,电话都没手接,还是林溪给他从口袋里掏出来,接听了之后按了免提放在旁边,然后顺手拿过了薄扬冲好的盘子用干布擦起来。

    然后就听到那头简追的声音很低很沉,听起来非常凝重严肃,“薄扬,我让司机过来接你了,你现在得马上出发。”

    “去哪儿?”薄扬虽是有些不明所以,但表情也认真了不少。因为非常清楚简追不是那么随便就严肃的人。

    “睿文在那边等你。他们去视察工厂,厂房因为爆炸而坍塌了,除了睿文当时没在里面之外……秦天和蓝晴明都在里面。”

    薄扬顿时没了动作,林溪手一滑,手里的盘子啪嚓一声就坠落在地摔得粉碎。

    “还……活着吗?”薄扬深吸了一口气,很快恢复了冷静,声音听不出太多的情绪,但语气不难听出和简追一样,很低很沉,非常凝重严肃。

    “消防已经到现场了,很快会展开搜救,我觉得你应该过去一趟。”简追沉声说着,“我已经和云云说了,她会马上过去照顾林溪的,这边你不用担心。”

    薄扬长长呼出那口气来,“好,谢了。”

    结束了和简追的通话之后,薄扬忍不住伸手,也顾不上手上还**的了,胡乱在围裙上擦了擦,就一手握住了林溪的手,一手拿了手机拨给了齐睿文。

    响了好几声那头才接了起来,这是非常少见的情况,因为齐睿文的工作觉悟非常高了,几乎是每天二十四小时,一周七天全待命状态,只要打电话给他,无论他是在吃饭还是在睡觉,从来都是响两声就会接听起来。

    因为一直是嘟嘟的等待声,薄扬不由得攥紧了手指,林溪也用力回握着他的手,像是这样就能给他多一些力量似的。

    “薄扬?”终于接了,那头的声音听起来很低哑,薄扬还没听过齐睿文这样的声音,这也是个工作机器来着,以前就算忙成什么样了,累成什么样了,声音也没成这个样子……

    “睿文!”薄扬急切地叫了一句,“你没事吧?”

    齐睿文在那头深吸了一口气,“我没事……我没什么事,就是爆炸的时候声音太大,我现在耳朵不太听得清,你要大声一点说话。”

    薄扬马上就提高了音量,“现场情况怎么样?我马上出发赶过来。”

    薄扬有些怕,所以没敢问,说到这里停顿了两秒,才问了句,“秦天和蓝晴明……找到了吗?”

    “还没。在搜救着,已经从坍塌的厂房里搜救出来好几个工人了,都受了伤,但都还活着,所以他们生还的希望很大。”齐睿文说,“你不用赶,这边有我看着。只不过,秦天父母那边……你看看要不要告诉他们吧,毕竟不是小事儿。”

    “嗯,我考虑吧。辛苦你了,我这就过来。”薄扬和他又说了几句,然后才挂了电话。

    不管怎么样,齐睿文没事儿,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齐睿文行事稳重,起码在那儿还能看顾着些。

    薄扬一刻也不敢耽搁,林溪在大事儿上从来不扯人后腿,动作相当利索地给他收拾了两身衣服,又给行李袋里塞了个满电的充电宝,又放了两瓶饮料和几颗水果到行李袋里。

    薄扬搂着她用力亲了一口,“我去了。”

    “嗯,我这边没事儿的。你到那边,是个什么情况记得告诉我一声,我这心也放不下来。”林溪忧心忡忡的,“嘉云过来陪我,而且小洵每天放学也都回来呢,我你就不用担心了。秦天的事儿要紧。”

    司机将车开到了楼下,林溪送了薄扬下楼去。

    一路上别说吃林溪准备的水果了,就连水薄扬都没喝上半口,半点心情都没有。

    一颗心都悬着的。他眉头紧紧皱着,心里恨不得想给自己一拳,秦天明明说过不想去出这个差的,他明明是说过的。要是不让他去出这个差就好了,什么事情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