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278章
    无论什么事故和意外,都是这样,在还没有死者出现的时候,都还会让人心中抱着些希望,觉得这是个没有死亡出现的小意外小事故。但这样的希望,通常会在看到第一个死者时被打碎。

    所以此刻就是他们心中的希望被打碎的瞬间,尤其是,死状还如此惨烈。

    薄扬都说不出话来,齐睿文在一旁,嘴唇嗫嚅了一阵儿,到底也没能说出什么话来。

    还是简逐能稳得住,沉声道,“接着搜。活要见人……”

    后半句话被他吞了下去没说出来,但这话也足够让人觉得心凉了。

    薄扬抿唇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低低说了句,“我得去给秦天父母打个电话。”

    简逐没阻止他,只补充了一句,“……把最坏的可能先说吧,言语上注意点,让长辈先有个心理准备。”

    这话太让人心情沉重了,薄扬沉沉地点了点头,“我知道。”

    然后才拿着手机走开。

    走开是走开了,但是薄扬拿着手机的手却是颤抖着的,好一会儿都拨不出那个号码去。

    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开这个口,几乎要将牙齿咬碎了,才拨出了秦天父亲的号码。

    薄扬和秦天是年少相识的挚友,所以不仅秦天和薄扬的养父母相熟,薄扬对秦天的父母也是相熟的。

    也是因为这么熟了,薄扬才觉得……根本没法想象,自己要怎么给老两口带去这样一个坏消息啊。

    他深吸了几口气,拨出了号码。

    ……

    秦天醒来的时候,还反应不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够感觉到呼吸有些困难,眼前一片漆黑,没有什么光线于是没有什么视野,浑身都疼。

    记忆一点点回笼,也就逐渐回想起来了事发当时的场景,想到了那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地面的震动,坍塌碎裂的声音。

    然后秦天也就想起了在那最后关头,那个冲过来扑上来将他牢牢护住的男人。

    秦天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察觉到自己眼眶的发热,他心中陡然反应过来了,知道了明白了,此刻压在自己身上的这沉重的分量,让他几乎有些呼吸困难的。

    不是别的,正是那个在关头时将他牢牢护住的男人。

    “蓝……蓝晴明……”秦天的声音像是被砂纸打磨过一样,粗粝干哑得几乎不能听了,带着很重的鼻音。

    他能够感觉得到,他们应该是被压在了什么大块的断壁瓦砾下面,空间挺狭窄的,根本没法怎么动弹。

    蓝晴明有半边身子压着他,整个人毫无动静,在那一瞬间,秦天心里一阵阵的害怕,声音几乎带着颤抖,“蓝晴明?”

    秦天觉得自己好像听不见蓝晴明的呼吸声,也察觉不到他任何的动静。

    他一下子觉得心好像都不会跳了,深吸一口气,然后屏住了呼吸,认认真真地听着,知觉着,像是恨不得张开每一个毛孔用来感知身上压着的这男人,哪怕一点点细微的动静都好,哪怕一点点。

    秦天不知道自己屏息而待了多久,他感觉好像要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然后终于听到了,听到了此刻于他而言宛如天籁一般的声音。

    那是非常轻非常浅的呼吸声,细如游丝一般,感觉像是随时都要断了,岌岌可危的呼吸……

    秦天都不敢大喘气儿,只怕稍微大喘口气儿,就惊断了这人细如游丝的呼吸。

    秦天努力地抬起手来,每一个动作都非常艰难,每一根神经仿佛都在嚣叫着疼痛。

    “蓝晴明,蓝晴明你醒醒……”秦天的手指轻轻落在他身上,黑暗中一切都靠摸索,秦天不知道自己触碰到的是蓝晴明身体的哪个位置,但他不敢用力,就像不敢大喘气儿一样,也不敢太用力,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碰到什么伤处了。

    秦天的呼吸和声音都颤抖得厉害,因为他手触碰到的地方衣服破了,所以他触碰到了蓝晴明的皮肤,冰凉的没有什么温度。一瞬间心都疼了。

    秦天的手抓到了一块也不知道是石头还是瓦砾什么的,他身体动弹不得,也就手还能有那么一点儿半点儿的活动空间,于是就捏着那块瓦砾石头什么的,在周围摸索着敲打着。

    带着类似侥幸般的期望,就像是那些灾难片电影似的,又或者是什么灾难纪录片似的,从那里头学来的,得弄出些动静来,好让搜救人员能够察觉到动静,能够搜索到他们的位置。

    秦天每敲一会儿,又会停下来一会儿,仔仔细细地听一听蓝晴明那气若游丝的呼吸声,然后再敲打一阵儿。

    他的心里怕极了,也不知道是怕蓝晴明会死在这儿,还是怕自己也会死在这儿,又或者是怕蓝晴明死在这儿了,而自己还活着……

    脑子里纷纷扰扰的,或许是神经太紧绷了,秦天觉得自己好像都幻听了。

    “……小天。”

    秦天觉得自己听到了蓝晴明的声音,他一瞬间止住了所有的动作,无论是手中敲打的动作,还是呼吸的轻微幅度,全部止住了。

    一动不敢动。

    屏息认真听着,不敢确定是幻听还是真的蓝晴明开口说话了。

    “……秦总。”蓝晴明的声音又响起,声音很轻很虚弱,换了称呼。

    在能够确定是蓝晴明声音的一瞬间,秦天的喉咙里就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哽咽,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心里抽搐出剧烈的疼痛来,尤其是想到刚才蓝晴明叫他小天,得不到他的答复,又换了称呼。

    心简直仿佛要裂开了。

    “你真他妈……”秦天鼻音很重,声音带着控制不住的颤抖,“……真他妈疯了。”

    蓝晴明没说话,沉默了片刻。像是又失去意识似的,秦天有些紧张,赶紧唤道,“晴明?!”

    然后就听到了蓝晴明一声低低的笑声,这个该死的混蛋!

    “小天,你不要这么紧张。”蓝晴明声虚气弱地说了句,“我不会死的。”

    秦天依旧很紧张,没法放松下来,浑身的紧绷,蓝晴明都能感受得到,他沉默了两秒,低声戏谑道,“我想过要死也要死在你身上,但不是以这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