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283章
    原本林溪还觉得这事儿可能得费些功夫,毕竟别说她导师这个级别的了,就是再普通些的,也不是那么好请过来的,毕竟远渡重洋,不是人人都愿意干的。

    只不过没想到事情很快就有了转机。

    “同意了?”秦天听到消息有些激动,声音都有些破音了,他因为情绪的缘故,嗓子一直非常沙哑,几乎到了失声的程度,如果很努力想说话的话,就会发出类似破音一样的尖啸声音来,如果情绪急切了,听起来就会有些滑稽。

    但秦天顾不得那么多了,又急切追问了一句,承“真的吗!”

    视频通话里,那头林溪皱了皱眉头,“你这声音怎么回事儿?”

    “没事。”秦天赶紧说道,又继续问了原话,“真的吗?”

    “嗯。”屏幕里,林溪点了点头,眉头微微皱着,似是思忖了片刻,才开口说道,“主要也是想你先做个心理准备。”

    秦天闻言愣了愣,就听林溪继续问道,“蓝晴明的家世,薄扬应该已经和你说过了吧?”

    薄扬就站在秦天旁边呢,目光黏在屏幕上林溪的脸上,都看得有些出神了,在这边逗留了这些时间,他想林溪想得不行了,但还没办法,毕竟秦天这边也不是开玩笑的事儿。

    听到林溪这话,薄扬才回过神来,“嗯?”然后就反应了过来,“嗯,我和秦天说过了。”

    林溪这才继续道,“我导师并不是我请过来的,当然其中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我请求了她吧,更有一部分原因是……”

    林溪话没说完,秦天沙哑得近乎破音的声音接过了话,“是他家里人请来的吧。”

    他并没有用疑问的语气,而是肯定的语气。

    秦天也是从薄扬口中,才得知简逐已经联系到了蓝晴明的家人,而且还是通过宣崇才得知了他家人的联系方式。

    也得知了他的家世。于是再听林溪这话,答案也就不难猜了。

    “嗯。”林溪也没遮遮掩掩的,“我导师一来是先从我这里就听说了蓝晴明的情况了,二来就是接到了蓝家的雇用。价钱出得很高,说实话那是任谁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的价格。”

    林溪的导师沃伦医生在电话里原话就是这样和林溪说的,而林溪很清楚,国外的医生薪水本来就比国内要高得多,而就沃伦医生的身价,能让她都说出那是任谁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的价格,那就真的不会是什么小数目。

    秦天没做声,只默默点了点头。

    然后沉默了几秒,才沙哑地说了句,“我知道了。”

    “你也不用太担心,反正薄扬在呢,他不会让人欺了你去。”林溪在那头说道,也是想宽慰一下秦天。

    秦天扯了扯嘴角,虽是有些艰难,但还是露出个笑容来,“我现在哪里担心的是这个。”

    蓝晴明都快死了。

    在生死面前,好像一切都无关紧要了似的。他根本就没有功夫去想这些。甚至在从薄扬口中得知,简逐是通过宣崇才联系到了蓝晴明的家人时。

    秦天心里甚至没有丝毫愤懑不平的情绪,因为顾不上。

    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蓝晴明要是死了……那要怎么办?

    林溪和薄扬自然也听得出现在秦天这句‘现在哪里担心的是这个’是个什么意思。

    于是林溪想了想,就说道,“行吧,那我换个方向说。”林溪笑了笑,“我的导师,沃伦医生,是个非常非常厉害的外科医生,如果说这世上让我选个女偶像的话的,我最佩服最崇拜的,就是她了。所以如果是她过来的话,蓝晴明肯定能没事的。”

    这话似乎比先前那句话要来得有用得多,秦天的确是得到了宽慰,点了点头,眼里的笑意终于没有了先前看起来的艰难和勉强。

    和秦天说完之后,薄扬就捧着手机出了病房。

    一路下了楼梯走出住院楼去了前头的小花园。

    “要不我回来看你吧。”薄扬低声说着,声音听起来透着几分可怜巴拉的意味。

    林溪听着就觉得心都化成了一团,“别折腾了,你这才折腾完我这边,又折腾秦天这边。我看你憔悴了很多呢,都瘦了。”

    “我不放心啊。”薄扬皱眉急道,然后抿了抿唇,又可怜巴拉说了句,“我好想你。要不是秦天这边一时半会儿的走不开,我早就回来陪你了。”

    薄扬想想心里就不是滋味儿,林溪好容易才出院,虽然都说恢复得不错吧,但毕竟人还算是在做小月子呢,他竟然没陪在她身边。

    光是想想,甭管别人怎么说了,他自己是觉得太自责了。

    “特殊情况嘛。”林溪哄道,“再说了,我挺好的,怎么不得比秦天和蓝晴明的情况好呢,妈挺照顾我的,每天给送营养餐,嘉云每天也不归家了一副要在我这儿常住的意思,就连简追都经常过来。”

    她哄着他,太清楚薄扬的性子了,这男人性子急,真要急眼了,就没那么容易能罢休的。只能闻言软语的把事情糊弄着先揭过去。

    但薄扬察觉到了她的意图,所以就强调着,“可我太想你了。”

    林溪糊弄不过去,于是只能轻叹一口说道,“那我过来看你吧。”

    薄扬一愣,马上就怂了,“疯了吗!宝贝儿你别闹,你身体还没好呢,旅途劳顿的像什么话。”

    “反正我闲的,几个小时的车程不碍事。”林溪补充道,“我自己不开车就是了,累不着。”

    薄扬在这头没说话,沉默了几秒,显然是心动了。

    林溪将他的心思琢磨得特别清楚,不疾不徐道,“而且我导师要过来,我怎么样都是得过来一趟的,早晚的事儿罢了。”

    果不其然,这话一出,薄扬的表情就渐渐松动了。

    “那让司机送你过来,你千万别自己开车。”

    “行。”林溪在那头笑得眼睛弯弯的。

    这事儿一定下来,知道林溪要过来,薄扬的心情顿时就好了起来,再没半分先前那样的焦躁了。

    他忍不住问了一句,“那,那你什么时候过来?”

    林溪看了一眼现在的时间,想了想,“今天就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