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296章
    原本还想着要怎么安慰安慰秦天呢,但其实他状态还行,除了嗓子依旧是那样特别寒酸的气音之外没毛病。

    主治医说他的情况,要不了几天就能出院的。

    也是因为蓝晴明今天转了院的缘故,这几天一直忙得焦头烂额,因而没能经常来医院探望的简逐露了面。瞧着依旧是焦头烂额的样子,憔悴了不少,不过情绪看起来还算可以。

    显然是蓝晴明醒转,马虎算是从鬼门关回来了,让简逐的心放下来不少。毕竟那场事故里已经死了几个人了,要是再加上蓝晴明……简直不敢想。到时候蓝家那边要怎么交代,简逐都毫无头绪。

    “这几天没怎么过来探望不好意思,别见怪。”简逐走到病床边,轻轻拍了拍秦天的肩膀,虽说他都没怎么过来,但对这边的情况显然还是都有所了解的,就问道,“听说你之前有点状况,伤势化脓还挨了一刀?好些了么?”

    “没事儿。”秦天笑了笑答道。

    简逐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你这嗓子怎么回事儿?”他细细忖了忖,说,“我记得你没伤着嗓子啊。”

    “是没有,他这属于应激性的。”薄扬在一旁说,想了想就补充道,“就是心理有毛病。”

    秦天啧了一声,没好气儿地睨了薄扬一眼。

    简逐闻言笑了笑,“那到时候回江城去治吧,江城有个非常不错的心理学专家厉教授,到时候可以去看看。”

    薄扬和林溪因为小洵的缘故,对厉教授自然是不陌生,只不过没想到简逐也对厉教授有所听闻。

    事实上,他们并不知道,就在简追和姚嘉云分手那段时间,姚嘉云杳无音讯,简追整个与世隔离的样子,简逐实在是没办法了,就曾经去咨询过厉教授,想知道自己弟弟现在这个状态要怎么办,会不会有什么想不开的,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简逐为人圆滑,所以知道秦天和蓝晴明之间那些弯弯绕绕,于是此刻在秦天面前倒是决口不提和蓝晴明有关的事儿。

    就只再三嘱咐秦天要好好休养,完了就朝薄扬抬了抬下巴,“你就别急着走了,留这儿给我帮忙吧,我那头倒了俩,你这头倒了个,这时候你可别给我躲懒啊。”

    薄扬摆手道,“不躲。”话落就想了起来,问了句,“你那秘书,怎么样了?”

    如果记得没错的话,当时简逐是派了个秘书跟着他们的,事发当时也就在蓝晴明和秦天旁边不远处。

    简逐叹道,“别提了,腿断了一条,肋巴扇儿裂了两根,总之也没个好,好在没什么危险,已经回家休养了。”

    于是这几天在简逐身旁跟前跟后忙碌着的居然是齐睿文,睿文的工作能力自然是不用多说,而且睿文是心有余悸,毕竟事发当时自己就在现场,绝对算得上是运气好才躲过一劫。

    怎么想都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治病治伤这事儿他帮不上忙,于是就跟在简逐后头忙前忙后的,事故中死者家属的慰问和抚恤,齐睿文都跟着的,甚至还替简逐挨了家属一巴掌。

    以至于简逐对齐睿文挺歉疚的,这会子怎么也不可能让薄扬偷懒。

    好在薄扬也没打算偷懒,真要打算偷懒,早带着老婆回江城去了。

    简逐也是真的事情忙得告一段落了,能得以喘一口气了,所以一时半会儿也没打算走,就在秦天病房坐下了,大有逗留一会儿的意思。

    薄扬也正好准备送林溪出去。

    “你这儿陪秦天吧,我送林溪。”薄扬说。

    简逐懒洋洋的一挑眉梢,朝林溪瞟一眼,“哪儿去?”

    “沃伦医生那儿去。”薄扬答道。

    简逐挑起的眉梢就落了下去,再没打算追问下去,因为再往下追问就无可避免的会提到蓝晴明了,何必影响秦天的情绪。

    简逐就懒洋洋地靠着椅背,身子往前出溜成一个看起来就懒散又舒适的姿势,说道,“行吧,回来带点儿吃的,我饿死了……我要吃甜的。”

    “啧……”薄扬啧了一声,‘像个娘们儿’这话都到嘴边了赶紧忍住了,因为迅速反应过来,这可是简逐,不是秦天……说话可不能那么放肆。

    简逐的眸子懒洋洋地斜睨过来,鼻子里哼出轻轻一个疑问的鼻音,“嗯?”

    一个字就像在问着‘你有什么意见?’

    薄扬撇着的唇角僵僵地勾起来,眨巴眨巴眼,“简哥想吃什么?蛋糕行不行?”

    简逐嗯了一声,挑剔地补充道,“红丝绒的,或者栗子的。其他口味不吃。”

    可以说是个很挑剔的哥了。

    简逐对薄扬比较随意,但对林溪还是很客气的,估计还是记着当初林溪帮他去劝简追时的人情。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林溪本来就不怎么待见他,因为当初嘉云的事儿。所以简逐不可能在言语上对林溪开什么玩笑。

    倒是认真问了句,“你身体好些了么?来这边这么一通辛劳的,能吃得消吗?”

    林溪也不和他多话,点头简短道,“嗯,没关系的。多谢关心,那我就先过去了……”

    蓝晴明转到了当地最好的私立医院,环境比之前所待的公立医院好了不止一星半点儿。蓝堰从国外带过来的秘书就在门口等着,一看到林溪来,就马上迎了上来。

    薄扬没打算跟进去,垂眸对她说,“我就不进去了,你这边忙完了打给我。”

    “你哪儿去?”林溪问。

    薄扬撇了撇唇,“买蛋糕去,可真闲的啊……”

    林溪忍俊不禁地看着他,“就别埋怨了。晚点我忙完了打给你。”她想了想,看着薄扬脸上那些因为说到买蛋糕而露出的不乐意,就补充了一句,“蛋糕多买点,红丝绒蛋糕我也很喜欢吃,可好吃了。”

    薄某脸上先前的那些不乐意,顿时就消失不见了,满脸乐意的心甘情愿。

    林溪到的时候,沃伦已经将治疗方案和这边的医生交接得差不多了,此刻就都在蓝晴明的病房里,高级单人病房的环境可以说是相当优越了,只不过气氛挺冷的。

    坐在沙发上的蓝堰表情严肃,而病床上那个憔悴得不成人形的年轻男人,有着和蓝堰神似的眉眼,表情更是冷若冰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