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298章
    薄扬深知林溪重感情,哪怕平素里看上去好像对什么都很淡然似的,那都是表面功夫罢了,心里就是个重情重义的,不然也不会因为放不下弟弟就义无反顾回国。

    也不会因为放不下他,就十年活得像个机器似的。

    薄扬爱她,也爱她这份对人用心的深情。

    搂在怀里温声哄了很久,言语无外乎是让她不要难过,以后陪她出国去探望沃伦,诸如此类的言语。

    其实很多时候,人安慰人,说的多半都是些人尽皆知的废话,都是那种很典型的‘道理谁都懂’的废话。

    听起来非常没营养,但是人在难过的时候,还是很需要这样没营养的人尽皆知的废话的存在,因为哪怕道理我都懂,我还是需要有人能够温柔的向我强调一遍。

    事实上林溪也就只需要薄扬的温柔和安慰而已,薄扬哄了她一阵儿,她缓过来之后,去秦天病房就恢复了状态,甚至还能安慰秦天的情绪了。

    在这边的事儿虽说不算小,大伤小伤的,但眼下也多少算是尘埃落定,总不可能一直在这边逗留。

    薄扬留在这边帮着处理后续事宜,当然也包括接手秦天原本过来出这趟差该完成的工作。

    简追在江城独挑大梁也是忙得够呛,齐睿文倒是已经在这边帮简逐忙完这一波之后就赶紧赶回了江城去帮简追了。

    而这边的事情差不多,秦天的伤势也恢复了,自然也就没有什么理由继续在这里留着。

    只不过,因为其实蓝晴明还没离开,虽说倒是已经没和秦天在同一个医院了,但起码还没被蓝堰带去国外,就蓝晴明伤势的恢复情况,还不允许长途飞行。

    所以,其实薄扬考虑到秦天的心情,觉得回江城这话,也就不好主动提。

    但这话是秦天主动提的。

    这厮身上的伤倒是恢复得挺快,只是那把嗓子听起来像是不会好了似的,哪怕薄扬都快听成习惯了,尽管那让别人听未必能听明白的漏风气音,薄扬基本全能听明白听清楚。

    但还是觉得秦天的嗓子这个状态,特别让人觉得揪心。

    “帮我办出院吧,咱们回去。”这天早上医生过来查完房,秦天就转眸看向了一旁的薄扬。

    薄扬正在给他往床上的活动小桌板上摆早餐,两人认识多年,这回薄扬还是第一次这样细心地照料秦天,倒不是因为薄扬不厚道不重友情。

    而是因为秦天其实身体挺好的,两人相识多年,这厮连个感冒发热的情况都不算多,根本没有薄扬作为挚友能够发挥的余地。

    反倒是薄扬当初被林伟雇人一顿痛打,伤得不轻,秦天每天来医院报到,安慰照顾了他不少时间。

    听到这话,薄扬转眸看向他,原本秦天这话太没毛病了,伤都好差不多了,刚医生查房时也是这么说的。

    但薄扬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你确定?”

    秦天笑了一下,虚音道,“有什么不确定的……我都好差不多了,何必浪费医疗资源呢。再说了,公司挺忙的,简追也就是能忍,没说。毕竟这次我是在他哥这边搞伤的。”

    薄扬听得不耐烦,赶紧摆了摆手,“行了行了,破锣嗓子就别长篇大论了。你想出院就出院吧,我给你办手续去,回去也好,正好让厉教授给你看看你这嗓子究竟有治没治。”

    薄扬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上午提了这事儿,下午就去办出院手续了,而且连机票都已经订好了。

    薄扬去办出院手续的时候,林溪在病房里收拾行李,其实也没多少行李。秦天想伸手帮她,林溪就笑着让他坐好就行,“你才拆线呢,别折腾了,没多少东西,我来整理就行了。”

    秦天乖乖在床边坐着,身上的病号服已经换掉了,整个人看上去瘦了一圈,人一瘦,看着就让人觉得憔悴。而且如果在医院这个地方住着,人的气色好像总也好不起来似的。

    这一点林溪是深有体会,“你脸色太难看了,回江城了好好养养,住医院里脸色就总好看不起来,我当时住院的时候也是,怎么养感觉都病恹恹的,出院回家了反倒好了不少……”

    林溪一边收拾东西就一边温声说着,倒是没听到秦天出声儿,林溪便转眸看向他,说道,“你的嗓子你也别太担心了,不是器质病变,通常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秦天点了点头,冲林溪微微笑了笑。

    林溪忖了忖,就提了一句,“蓝晴明那边……需不需要我去说一声?如果需要的话,我过去一趟应该问题不大。”

    看得出来蓝堰对薄扬感激的部分感激了,抵触的部分还是很抵触的。不管怎么样薄扬都是秦天的挚友。

    但对林溪似乎就还好了,毕竟林溪是医生,和国内紧张的医患关系不同,蓝堰在这方面的思想更趋向于国外的思想,对医护人员是很敬重的。

    而且沃伦医生临走之前也对蓝堰说过的,如果蓝晴明的术后恢复有什么情况,可以找林溪咨询。

    林溪没隐瞒这个,秦天是知道她可以去蓝晴明那边露面的,但听到林溪这话,他摇了摇头,“没必要。咱们直接回江城就行……”

    秦天低低说了句,本就发不出多少点声音来,还低声说,就更加听不真切了。

    林溪只从他摇头的动作知道他大概是不愿意的,倒也就没再提。

    薄扬给办完出院手续之后,大咧咧的压根就没往这方面问,直接就直奔机场了。

    林溪也不知道是该说薄扬太粗心大咧了,还是该说薄扬太了解秦天了,知道他既然主动说要走,那便没什么好多担心的。

    他薄某还想早点回家呢!简直叫一个归心似箭,仅剩的耐心也就不过是办完出院之后简逐过来请他们吃个晚餐算是给他们饯行,也算是去去晦气吧,毕竟秦天来这一趟,运气着实不怎么好。

    吃过之后,简逐就送他们去了机场,晚上七点半的航班,九点半也就抵达了江城。

    从旅客出口出来,被江城机场里熟悉的景象,还有那明晃晃的灯光落在脸上的时候,秦天坐在轮椅上,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