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309章
    于是一场血战在所难免,林溪和简追都还好,本身就是比较理智型,对这种赌博游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热爱,但架不住脑子聪明智商碾压,表现得不错。

    而姚嘉云和秦天则是因为热爱这项活动。

    蒋教授和薄教授为人师表,向来就是以身作则,都不会打牌,所以吃过饭之后,就先回江大了。

    刚开始是秦天、姚嘉云、薄扬、林洵,各据一方,林溪和简追因为对这个活动没有太大的兴趣,于是去切了水果盘,林溪坐在薄扬后头随便看着。

    简追就坐去了姚嘉云后头看着。两圈下来,林洵一家独大。

    这孩子脑子实在是太好了,而且那种拔群的记忆力和脑子的转速各种算法,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的,仿佛能够从别人出的不要的牌,在脑子里算出对方所持手牌的几率。

    然后再尽量将自己的手牌朝着别人不要的牌去靠,更容易吃碰听牌。

    薄扬倒还好,没有特别热爱这活动,而且自家小舅子脑子聪明,一家独大的赢着,他这做姐夫的当然是跟着乐呵。

    而秦天和姚嘉云这种用热爱发电的,就没有那么心平气和了,两人就很沮丧。

    是真的很丧的那种,两张残念的脸。搞得薄扬和林溪还有简追都看不下去了。

    好在小洵本来对这种活动就没什么兴趣,打了两圈之后就不愿继续了。

    林洵回房画画去,薄扬让出了位置,于是林溪和简追就上桌了。两人都是非常聪明的人,于是赢多输少,你来我往的算是个平分秋色吧。

    简追为了哄自己的姑娘开心,送了好多张牌给姚嘉云吃碰,所以姚嘉云也还算好,有输有赢,输得不多。

    就秦天,傻呵呵的被压着打……

    简直是被三家吃得死死的,可以说是非常可怜了。先前小洵还在桌上的时候,他们都不打钱,小洵不玩儿了之后,他们才有了赌注,虽然赌注不大,但就秦天一人输……

    还是有点惨的。

    打得他身上的现金都输光了。

    都得要记账然后手机转账支付了。

    姚嘉云都有点看不过眼了,轻轻啧了一声,就转眸看了简追一眼。

    简追深邃沉静的眼对上了姚嘉云的眼神,根本都不需要言语的交流,简追解锁了屏幕就将手机递给了姚嘉云。

    姚嘉云单手摸牌,另一手拿着手机在屏幕上点点触触的。没一会儿就放下了手机。

    又打了一圈之后,秦天又输了个精光,拿着手机准备给简追转账买简追赢得的筹码。

    姚嘉云就摆了摆手,狡黠地笑道,“不用了有人帮你买单了。真棒啊,打牌都有老板供着……嘻嘻嘻。”

    秦天怔了怔,哪里还能不明白姚嘉云口中帮他买单了的老板是谁。先前姚嘉云在给谁发消息也就不言而喻。

    “哎你真是……”秦天有些无奈。

    姚嘉云斜眸睨他,“怎么?”

    秦天轻咳一声,他和薄扬那整天和姚嘉云呛声的不一样,秦天素来是谦让女孩子的,是不会和她呛声的,于是抿了抿唇,到了嘴边的话就变成了一句,“嗯……他转了多少?”

    “够你再输两圈的,他说不够再问他要。”姚嘉云说道。

    秦天闻言抿着唇,没做声,嘴角缓缓勾了勾,眼睛就弯了起来。

    都是同龄人,挚友二三,自然是做什么都有意思的,别说还一边打麻将一边聊天了,就是坐一块儿发呆,都是有劲儿的。

    晚点儿了简追就送姚嘉云回去。秦天则是留宿在薄扬和林溪的家里。

    “那就……打扰啦。”秦天双手合十,笑眯眯地说道,语气倒是并没有特别客气见外的样子。

    林溪拍了拍他的手,“没事儿,薄总房子大,随便打扰。要是还跟我挤在之前那小公寓,你想打扰也没地儿让你留宿的……”

    林溪一边说一边指挥着薄扬给客房换上干净的床品,以前这房子就薄扬一人独居,客房个屁……全是空着的。

    也就林溪和小洵住过来了,才给小洵收拾了一间客房出来,说是收拾,其实就是新买了张床,买了张书桌这样。

    而现在说是给秦天收拾间客房,事实上,这间房都是空的,连张床都没有!薄扬一手叉着腰,垂眸盯着地上的电气泵,等着气泵将充气床垫充好,时不时弯身下去按一按床垫看充够了没有。

    充好了床垫,薄扬就将毯子被子的铺到充气床垫上,一边铺就一边随口说道,“条件简陋,虽然这单人充气床垫不算宽敞,但还算舒服,你别嫌弃啊。”

    “我要是嫌弃……”秦天笑笑的故意说了句。

    薄扬就抬眸睨他一眼,“那就把床垫撤了你直接睡地板吧,有地暖也暖和。”

    秦天乐呵呵的,“那你就别说什么让我别嫌弃的话了,铺好了床,麻溜的滚蛋吧。”

    薄扬低笑了一声,将被角拉好,站起身来,伸手揽了心爱的媳妇儿,“行了,你好好休息吧。有事儿自己看着办,吃的喝的你随便,不要吵我和林溪休息就行,晚安。”

    回了主卧,薄扬去将窗帘拉上,林溪一边将床头阅读灯打开合适的亮度,一边说了句,“打过麻将之后,秦天明显开心了不少啊。”

    “我可不觉得是麻将的功劳。”薄扬撇了撇唇,连蹦带跳地窜上了床,在林溪身旁躺下了,手臂温柔的轻轻地圈着她。

    林溪嗯了一声,笑道,“我觉得应该是给他麻将钱的那人的功劳吧。”

    薄扬当然了解自己的老友,笑了一声,又啧了一声,无奈叹道,“看吧,估计不用两天,他就捺不住了要去见人的。”

    不得不说,薄扬着实是够了解秦天的,的确是不用两天,事实上翌日一早秦天醒来,躺在舒适的充气床垫上,窗外的朝阳晨光洒了进来正好落在他身上。

    他就拿着手机准备预定机票了。

    甚至还发了个消息给简逐,“简哥,我想去探望一下,能拜托你带我进私人病房么?”

    只等了不到五分钟,简逐就回了条消息过来,很显然没有什么打字的习惯,直接发的是条语音消息。

    “你别来。晴明要转院了,已经和江城顺江病院接洽好了,你在江城等着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