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314章
    齐睿文走了进来,问道,“都走了吧?”

    薄扬点了点头,齐睿文瞧着他的脸,转身去给他煮了一杯咖啡端了过来放在他面前,加了糖又加了奶的,薄扬只一看着就皱了眉头。

    他喜欢黑咖啡,加奶都不太乐意,就别说还加了糖了。杯子都端起来了又放下了,朝着齐睿文看了一眼,就有点委屈。要说是别人也就算了,睿文给他当助理这么些年,是不可能不知道他的口味的。

    齐睿文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了敲,无奈笑道,“你就喝点甜的热的吧,人能好受些,你脸色太不好看了。”

    薄扬愣了一下,抬手在脸上搓了搓。

    不用想也多少能猜到自己现在肯定是脸色铁青的样子,先前看到林伟和林强的时候,他的脸色就难看得厉害。

    有的时候,人的脸色难看,自己是能够感觉到的。

    薄扬就多少能够感觉到,先前看到林伟的时候,真的是仿佛能听到血在自己血管里像要点燃一样像要沸腾起来的声音似的。

    只觉得仿佛血都要从眼睛里喷出来了,舌根都有些发麻,嘴里一阵阵的发苦,人的感官真的会因为情绪而受到很大的影响。

    齐睿文朝薄扬抬了抬下巴,“你真该庆幸林溪不在这里,不然她看到你这脸色怕是要心疼惨了。”

    薄扬又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脸颊,马上端起了杯子,赶紧说道,“知道了知道了,我喝还不行么……”

    嘀咕了一句之后,就吹着杯子里加糖加奶的热咖啡呼噜噜呼噜噜的一边吹一边小口喝着。

    明明是不喜欢的口味,但热乎乎的竟也喝出些许享受的感觉来,薄扬在杯口氤氲的热气里眯着眼睛抬眸看着齐睿文,“谢了。”

    齐睿文笑了一下,问道,“是了,既然陈女士管了这事儿的话,之前说的林薇丑闻的事情还要不要我们这边来解决?”

    薄扬想了想,“既然都说了我们解决了,就按照原计划办吧。省得林强再作什么妖。”

    林溪倒是按照原计划,带着小洵一起,跟秦天去了医院。

    她和秦天都需要复查,小洵则是和厉教授有约,所以到了顺江医院之后也就各自分头行事。

    复查结束之后,林溪就坐在主治医生的办公室里,看着自己的光片和检查结果。

    她眼睛微微眯着,很是认真的样子,低声说道,“恢复得还不错呢……”

    主治医生笑道,“是挺不错的。只是,你真的不考虑在我们这边复健么?”

    林溪顿了顿,就微笑着轻轻摇了摇头,“不了吧。之前就和朋友约好了去他那边的。”

    虽说公立医院的环境不如顺江好,但是她还是想去找越泽。

    主治医生也认识越泽,倒也没多劝,闻言就点了点头。

    这边搞定之后,林溪就去了其他的科室。

    “我……恢复得怎么样?”林溪问得有点忐忑,比起先前检查骨折恢复情况而言,林溪此刻更加紧张。

    “你别这么紧张。你恢复得还不错的。”女医生笑眯眯地说道,“不过你之前可以说是元气大伤,而且各种检查的放射,手术的麻醉,这些你也清楚的。所以还是要注意避孕,不要这么快怀孕,给身体更长一点的恢复时间,对你自己的身体和胎儿的发育都更好。”

    医生说着就笑起来了,“这些应该也不用我嘱咐你的。”

    林溪说,“放心,我会注意的。”

    其他倒是没什么问题,毕竟都是外伤,外伤好了就是好了,只不过因为这些外伤而造成的虚弱,总是需要更多的时间去休养的。

    林溪这边搞定了之后,就打了个电话给薄扬。

    响了两声那头就接了,薄扬声音柔和,语气却很认真,问道,“复查得怎么样?”

    林溪笑道,“没什么问题,就是要好好休养。”

    明明是早就猜得到的结果,但还是能听到薄扬在那头松了一口气的声音,“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小洵呢?还没结束吧?”

    林溪看了一眼表,应道,“嗯,还没呢。”

    “那要不你们等我一下,我过来接你们吧。”薄扬提议。

    林溪就笑了,“干嘛?抛弃秦天不管了?”

    薄扬闻言就啧了一声,“算了算了,目前还是不能抛弃他的……”

    林溪都不用问也能猜到薄扬心里想的是,等蓝晴明来江城了,他薄扬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抛下秦天不管了。

    两人也没聊多久,得知薄扬那边还有些没忙完的,林溪就让他忙去,不用来接他们。等小洵和秦天都结束了,他们去博天接他就是了。

    挂了电话之后,林溪就朝着厉教授的诊室过去了。

    照旧是在门口等着。小洵结束得比往日要早,林溪还有些讶异,“今天怎么这么快结束了?”

    厉教授笑道,“小洵的情况越来越好了,所以疏导时间不用像以前那么长,我倒是没所谓,主要是他怕你等得辛苦。”

    林溪闻言就笑着拍了拍小洵的肩膀。

    一起笑着向厉教授道谢。

    从厉教授诊室离开,姐弟俩穿过一条长廊去前头的医技楼,秦天复查也是在医技楼这边。

    一边走姐弟俩一边聊天。

    小洵虽然沉默寡言,但对林溪,他还是没有在外人面前那么沉默的。

    尤其是他还很关切姐姐的恢复情况。

    林溪就笑道,“不用担心,你们都这么照顾我,薄扬是怎么照料我的你也是看到的,我还能不好好恢复么?没事的。”

    林洵闻言稍稍放心,点点头。林溪将将转头过来看他,却是刚转头过来,脸上的所有表情,无论是笑容还是什么其他的表情,都一瞬间静止。没错,就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瞬间僵止。

    “姐,怎么了?”林洵低声问了句,刚想转头循着林溪的目光去看她究竟看到什么了。

    却还不等他转头,林溪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拖到了一旁的角落去。

    林洵怔了怔,和林溪一起窝在角落里。

    “嘘,小洵,先……先别说话……”林溪说。

    林洵乖乖点了点头,他听到了姐姐声音里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