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317章
    林溪说着,就随手将那张计划表格放到一旁,似乎关心并不大的样子。

    越泽双手撑着办公桌面,皱眉看着她,“这可是你的理疗计划,你对这个都不关心?态度端正一点啊你。那你想找我谈什么呢?”

    林溪眉头一拧,表情也认真了起来,定定看着越泽的眼睛,近乎是一字一句地问道,“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有个师兄还是师姐还是什么的……在做狱医?”

    越泽愣了一下,无奈道,“你什么记性?既不是师兄也不是师姐,和我算是同一届的,他钻的其他方向,大二的时候上解剖课忽然上出灵感来了,觉得和死人打交道比较有意思,现在做的司法鉴定方面。”

    林溪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越泽问,“怎么?你有这方面需……”他话还没说完,皱了眉,“等等,你刚说什么狱医?是你爸……”

    林溪非常郑重地点了点头,“我就是想知道,服刑的犯人,得病到什么程度才能够上保外就医的标准。”

    越泽抿着唇,指尖在桌面上一下一下地敲打着,瞧起来似乎有些烦躁的样子,他确认般地问了句,“你是想把你爸弄出来还是怎么的?”

    “怎么可能!”林溪睁大了眼睛,“他已经出来了!我看到他了!他现在人就在顺江!我就想知道究竟得是什么病才能够上标准。”

    越泽当然也没个答案,只觉得怎么也得是非常严重的病吧。他马上就打电话问了一下自己那个同学。

    电话结束后,越泽就对上了林溪的眼睛。

    “所以……”林溪先前也多少听到了越泽讲电话,此刻有些口干舌燥的,她干巴巴地问了一句,“应该是……真的很严重了吧。”

    越泽说,“也说不定。说是以里面条件无法控制和好好治疗的病症就能出来治疗,也不一定就非得是多重的重病才够得上标准。不过既然你都说你看到他脸黄成那样了,那种程度的黄,估计轻不了。”

    他越说眉头皱得越紧,抬手懊恼地抓了抓头发,他们这行就是这点麻烦,碰到这种事情,真是想往好了去想,想给个乐观点的答案都给不了。

    林溪唇角挂起个没什么真情实感的弧度,以至于看上去这笑容干巴巴的浮于表面,不像是在笑,却显得有些可笑。

    越泽伸手轻轻按着她的肩膀,“小林子。”

    “嗯?”林溪鼻子里轻轻嗯了一声,垂着的眼帘轻轻抬起来,看着越泽。

    很久没听过越泽叫她小林子了。

    好友之间总有独特的叫法,来表示一些情绪,比如关切比如劝慰比如心疼。

    这样的时候,姚嘉云多半是声音软软的叫她‘溪啊……’,而越泽则是会叫她小林子。

    还记得第一次被越泽叫做小林子的时候,还是林溪和他熟一些了之后,说话就没那么拘谨,一次聊天的时候,无意中带出了些许自己那支离破碎的原生家庭的小小细节。

    那时候两人在聊的分明不是什么特别沉重的话题,所以是可以轻易揭过的,但越泽听出了她话里那带出来的一点点悲情。终究是没揭过去。

    愣了一下之后就轻轻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头发就第一次叫她小林子,对她说,小林子,看不出来你也挺不容易的啊。

    从那之后,林溪偶尔就会和他倾诉几句,关于自己那支离破碎的原生家庭,关于自己悲惨的童年少年。

    那时候在异国他乡,原本就坚强的人,在那样的环境下自然更坚强,却也并不是不需要倾诉的。

    所以慢慢的,越泽倒是对她的这些事情有所了解了。也是因为知道这些,在她回国之后,他就特别帮她,就连工作都是越泽给介绍的。

    越泽落在她肩上的手明明没有用太大的力,却有着坚定的力量似的。

    林溪嘴角那干巴巴的弧度渐渐有了真意,抬手轻轻拍了拍越泽搭在她肩头的手,“行了,你就别担心了。”

    “我不担心。反正有人能管你的。”越泽轻轻笑着说了句,“要说以前,我觉得你这么倔的人,估计有点麻烦,现在么……”

    现在么……

    简直就是个渣渣。在薄扬面前,她就是个没脾气的,不仅没脾气,所有能够死犟到底的原则底线仿佛也可以打个粉碎。

    不过说是这么说,越泽想了想,还是提了一句,“总之你一定不能犯傻。”

    “不会的。”林溪低低说了句。

    “行了,那不说这个了,走吧,理疗去。”越泽说。

    林溪电话打过来的时候,薄扬正在和陈思佳通话,握着工作用的手机放在耳边,面目凝重地听着那头的说话。

    另一手就拿起了忽然开始震动的私人手机,看到上头是林溪的号码,薄扬凝重的面目渐渐有了几分柔和的线条。

    再听着和陈思佳的通话就多少有些不耐烦了。

    “所以等活检结果出来才能完全确认,但就医生的经验看来,基本是能够判断了……”薄扬声音低沉地说着,薄唇轻轻翕合,继续说道,“是肝癌。”

    “应该是,医生这边还建议家属做好心理准备。”陈思佳说着冷冷笑了一声,“心理准备?我差点没当场笑出来。”

    薄扬眸子冷凝,抿唇片刻说道,“所以他是真的需要移植的。是吧。”

    “应该是。不过这不关你们的事情了。”陈思佳知道薄扬担心的是什么。

    薄扬冷笑了一声,“本来就不关我们的事情,让他从别处想办法去,是了,那个林强,不是他亲弟弟么?还有林强那个女儿,叫什么来着?林薇是吧?反正最近也深受丑闻困苦,不如让她来捐。”

    薄扬哼的冷笑了一声,声音里透着森然的寒凉,“我正好可以让人用这当成新闻给她炒一炒,侄女重情重义,割肝救伯父……多么感人啊?”

    其实薄扬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非常非常冷,听起来像是连人性都没有似的漠然,但却是对林溪最大的温柔。

    直白简单又浓烈,别人的心肝脾肺肾是好的是烂的都没关系,别人的心肝脾肺肾掏给谁他都不在意。只要和林溪没关系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