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330章
    明明是责备的话语,是怪罪的内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语气里丝毫听不出什么真正责备怪罪的情绪。

    反倒是,不难听出委屈。

    那种……简逐起码已经二十年没有从弟弟这里听到过的……委屈。

    从小在父亲高要求的精英教育下长大,委屈是他们兄弟俩最少的情绪。有什么好委屈的?不满就去争,输了就去赢,病了就治,痛了就反击。

    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这个样子的。渐渐也就没有什么委屈了,因为没有什么被允许委屈的时候。

    简逐在以往的记忆中搜索着,真要从记忆里挖一挖,上次听到弟弟委屈时的画面,画面里的简追,还是个小男孩儿而已,红着一双眼睛轻轻扯着他的袖子,声音软软地叫他哥哥。他应了一声,小男孩儿红红的眼睛里泪水就掉下来。

    以至于,听到这久违了差不多二十年的委屈。

    让简逐睁大了眼睛,目光有些愣,而后竟是有些眼眶发热……

    他紧紧抿了抿唇,然后才艰涩地开口,“嗯,都怪我们。”

    简追在那头轻轻叹了一声,然后说,“算了,当我没说吧,是我太不懂事了。能怪谁呢……不管怎么样,包的事情谢谢你了。先不说了,挂了。”

    挂了电话之后,简追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盯着后视镜里的自己看了几眼,确认了情绪没有什么异样体现在脸上,才启动车子朝着和姚嘉云约好的云上酒廊过去。

    云上酒廊位于新城区一座地标性建筑的楼顶,也是因为在很高的地方,所以才叫云上酒廊。

    以前两人还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来这里,让姚嘉云选地儿的时候,她倒不会选这里,但简追选地儿的时候多半会来这里,因为这里安静,简追很喜欢安静。

    姚嘉云将车子开进了地下停车场,坐酒廊的直达电梯上楼,因为是高速电梯,她耳朵有些不适,抵达楼顶的时候,她皱着眉一边按着耳朵一边走出电梯。

    抬眸就看到欧式复古风格装潢的酒廊门口,简追静静站在那里,烟灰色细纹衬衣,笔挺的长裤,没有打领带,也没有穿西装外套,一件黑色的风衣衬得他更显得修长高挑。

    简追静静地看着姚嘉云,看着她按着耳朵的动作。

    以前来这里的时候,她总是没什么意见,也从来没有表现得会因为高速电梯而耳朵不舒服的样子,一点端倪都没有。

    只不过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在不知道的时候,好像没有端倪,在知道了之后再回想一下,就仿佛处处都是端倪。

    以前每次来,一进电梯,原本开朗的人儿,会变得话少,虽然从来没有表现出耳朵不适,但是抵达酒廊之后,总是会先喝一大杯水,应该就是想用那些吞咽动作来缓解不适。

    明明是不适的,但却一次都没有拒绝他,每次都陪他来这里。

    不为别的,就因为他喜欢这里的安静。

    姚嘉云也静静看着简追,视线相对,她缓缓走上来,唇角弯起浅浅的笑。

    简追轻抿的唇微启,轻叹一口,“既然耳朵不舒服,为什么要选这里。”

    “你不是喜欢这里么。”姚嘉云说得再自在不过了,几乎没有片刻的犹豫就脱口而出,像是成了习惯,也的确是成了习惯,这样的话好像已经说过很多次了。

    明明是个喜欢在网上找这里那里的网红美食店,然后和朋友一起去分享的,却甘愿陪他去那些安静清幽的规矩很多的优雅餐厅吃饭,在那样的环境下,有时候都不知道吃的东西是什么味道了。

    但还是甘愿去,就因为简追喜欢,喜欢那种安静的地方。

    你不是喜欢这里么。

    因为你喜欢啊。

    你喜欢就行。

    你喜欢我就喜欢了。

    这样的话,好像已经不知道第多少次听到姚嘉云说了。

    姚嘉云并不知道自己一句话让简追是怎样的心情,她笑了笑,朝着门口的方向歪了歪头,“进去吧,这里是会员制的吧?也不知道你现在的脸还好不好用。毕竟以前是简氏的简总,现在就在博天打工……”

    简追闻言,唇角轻抿着,眉梢轻轻挑了挑,和她一起朝着酒廊正门走去。

    还没走到门口呢,就见酒廊的经理赶紧从里头礼貌地拉开了门。

    “简总!好久不见了!您很久没过来了啊……”经理说着,目光往姚嘉云脸上落了一眼,态度也是一如既往的客气礼貌,“姚小姐也好久不见了。”

    经理亲自领着他们去以前他们每次来都坐的观景位置,卡座就在落地窗旁,可以俯瞰江城夜景。

    眼下正是天色暗下去,天边是鸦青色,而城市里华灯初上的时间。

    又是交通不够顺畅的时段,所以俯瞰下去,马路上车尾灯连成一条河……

    “这是您的存酒目。”经理将一本真皮面的菜单模样的精致册子递到简追面前。

    存酒还真不少,因为简追以前是酒廊的常客,所以酒廊进了什么好酒,会习惯性的给简追留一瓶,一来二去倒是存了不少好酒。

    他当时把财产整理得很清楚,这些倒是没能整理。

    简追扫了一眼册子,没说话,只默默将册子推到了姚嘉云的面前。

    姚嘉云摇了摇头道,“酒你选就行。”说着她转头看向经理,“拿菜单过来吧,还没吃晚饭呢。”

    经理马上去拿了菜单过来,姚嘉云翻开菜单垂眸看着,“这么久没来了,菜单也没什么大变化呢。”

    经理不好意思地笑道,“抱歉,不够有变化不够多样性。毕竟很多客人口味比较念旧,而且……”

    “而且来这里多半是喝酒的。明白。”姚嘉云点点头,依旧眸子没抬,下一句却不是对经理说了,而是对简追说,“我要点很多吃的。你都不知道我点了多少菜,就是因为知道你要和薄扬一块儿下班回来吃饭。现在可好,全便宜那两口子了,钱还是我付的呢……”

    说着,姚嘉云终于抬起眼睛,直视着简追的眼睛,“我帮他哄老婆,还给他买饭,他还叫我姚狗呢!买的饭一口没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