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331章
    简追没做声,只默默点了点头,然后对经理抬了抬下巴。

    经理马上会意,“今天的招牌餐,姚小姐您看怎么样呢?是您喜欢的鲑鱼。”

    姚嘉云挑了挑眉梢,“好。要两份,小吃再随便给点,从简追存酒里拿瓶红酒吧,你看着上点配酒的奶酪。”

    她比出两个手指来,经理笑着点头拿着菜单走了。

    姚嘉云伸手拿过旁边的水晶凉水壶,给简追的杯子里倒上水。

    她想等简追主动开口,不管是不是说今天的话题,等他主动开口就好,因为他是太被动的人。这么多年,都是她在主动。

    可是等到酒和食物都送上来了,简追也没主动说什么。

    姚嘉云拿着刀叉戳着盘子里的鲑鱼,等不到简追半个音节,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些没了食欲。只吃了一口,便没有了再吃的兴致。

    紧抿的嘴角往下耷拉着,眸子垂着,眉心轻拧成一个结,一看就气压很低的表情。

    简追轻叹道,“再多吃一点吧。”

    姚嘉云索性将刀叉放下了,抬眸看着他,“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么?”

    “……”简追静静看着她,片刻后摇头,“没有。”

    姚嘉云没说话,幽黑的瞳眸里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沉静,像是所有的情绪都慢慢的沉入了眼底似的,读不出来。

    “……行吧。”姚嘉云淡淡说了句。

    听到这两个字的瞬间,不知为何,简追心里缓缓浮起了不安的情绪。

    “云云,你要有什么要说的,只管说。”简追低声说了句。

    只管说就行,好像没有什么是听不了的。她的拒绝或是决绝,简追觉得自己都做好了聆听的准备。

    “我没什么要说的。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应该也不会有了。”姚嘉云声音依旧清清淡淡的。

    简追的瞳孔震了震,“你……”

    是要和我分手么?这话问不出来。他们原本就不再是情侣关系,她从没答应过,没点过头,而简追也无法将她这种不置可否的态度视为默认。

    姚嘉云静静的看着他,幽黑的眸子像是盛着很多,又像是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但就静静看着,像是等着他将没说的话说下去。

    片刻后,姚嘉云拿起杯子,将里头一个杯底的红酒一饮而尽,但还不够,又拿起醒酒器往杯子里哗啦啦倒了半杯,年份很好的红酒,她牛嚼牡丹一般地往嘴里灌。

    简追皱眉,没忍住,伸手夺了她的杯子,有深红的酒液溅出来,在桌上雪白的餐巾上染出血液一般的颜色。

    “云云,别这么喝酒。”简追说,“你想说什么,就说,我什么都能听得了。”

    姚嘉云没说话,垂头低低地笑了一声,笑声很苦涩,听起来像是自嘲,又有着很深重的无奈。

    “我想说什么?我什么都不想说,我说了这么多年了,也该到你说了吧……我以为我们之间冷静了一段时间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我主动了这么些年,我说了这么些年,都是我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往前走,朝你走……”

    姚嘉云说着,缓缓地抬起眸子来,定定看着简追。

    简追愣了愣,因为他看到嘉云的眼睛红了。

    “我追你的时候是我主动……我们分手了,我冷静了一段时间再回到江城。你说是你追我了,是你追我了不是吗?”姚嘉云问他。

    简追点了点头,“……是。”

    “但为什么还是我主动呢?还是要我主动说呢?你让我主动说什么呢?”姚嘉云说着,一把夺过杯子,将里头剩下的酒液喝了个干净,叉子草草叉起一块干酪来塞进嘴里狠狠地嚼着。

    明明是美味的食物,她的表情里却看不出什么享受的样子。

    “对不起。”简追低声说,“是我太笨了吧。”他轻轻摇了摇头,“这些年一直是你太惯着我了,这些年一直是你在主动,我太笨,连追人都追得手足无措,连话都说不好。”

    姚嘉云手指在餐巾上被酒液染红的地方抠着,指尖似乎都要依稀被染上颜色。

    “那你现在,有什么想和我说的么?”她又问了一句,语气已经趋于平静。

    简追沉默了两秒,终于低声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向父母提到我们的事情?”

    姚嘉云忖了忖,“不是现在。况且我们现在……”

    还没和好呢。

    这话姚嘉云还没能说出口来,但简追却好像已经开了闸似的,竟是打断了她,“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再给我一个机会?我追你也有这么些日子了,你就算不明着给个机会,起码,也给点希望吧?当初你追我的时候,我都没有让你那么无望……”

    一记直球。

    姚嘉云倏然看向他,目光闪烁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简追的学习能力领悟能力太好还是怎么的,姚嘉云压根没想到简追会说这样的话。就算会,应该也不是今天,也不是现在吧。

    以至于她一时半会儿都未能作答。

    简追沉声继续道,“怎么不回答?你不是问我有什么想说的么?这就是我最想对你说的,我很爱你,根本无法放开你,这辈子都注定要和你纠缠不休,反正横竖我都不会放弃的,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打算给我个机会?哪怕给我点希望?”

    姚嘉云张了张嘴,“……我什么时候没给你希望了……”

    “和你最好的朋友说,长大了懂事了看事情不像以前那样了。这种隐晦的拒绝,算是希望?”简追反问了一句,而后薄唇紧紧抿起来,眉头皱着,像是忍着极大的痛苦一般,隐忍了片刻,才定定地看着姚嘉云,继续说道,“你追我的时候,我可不是这样给你希望的。哪怕我后来做得不够好,但起码在那时候,我没有让你这样心痛过。”

    姚嘉云咬了咬唇,还不等他继续说下去,撑着桌子就起身来,身子越过了桌子,一把就揪住了简追的衣领子。

    像是一副愤怒的揪人衣领子的动作。却不等简追反应,她就朝他嘴唇咬了过去,微微的刺痛,并不难忍。

    一触而退的接触,唇移开在近在咫尺的距离,姚嘉云眯着眼睛说道,“这样算是给希望了吧?继续追吧,我没打算拒绝呢。别委屈,怪让人心疼的,谁追人不是这么辛辛苦苦过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