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336章
    林溪原本半撑着身子,听到这话顿时松了劲儿,往后重新倒回床上,“他恢复得很快啊。我马上起来了,你先去把早餐随便弄弄吧,小洵也快起来了吧?”

    “他在弄呢。”薄扬耸了耸肩膀,笑得很是欣慰,“咱们家小伙子越来越懂事了。”

    林溪在床上抻了个懒腰,只不过因为手还没好,肩膀那儿锁骨又断过,所以抻懒腰都不敢动作太大,看起来小心翼翼的动作就透着几分可怜巴巴的感觉。薄扬伸手就捧着她的脸揉了揉,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林溪咕哝道,“懂事有什么好。懂事的孩子都是受过苦的,真正没受过苦的孩子,活得没心没肺无忧无虑的,能懂几个事儿。”

    薄扬想了想,就点了头,“说得也是,你就是受过苦的懂事孩子。”

    说着就支起身子来,“那你先去洗吧,我去帮小洵一起准备。”

    薄扬走去衣柜将林溪的换洗衣物都给准备好了,然后才去厨房帮林洵一起准备早餐,厨房里弥散着奶香,林洵站在流理台前,一手捧着个大大的不锈钢盆,一手拿着搅蛋器在盆里搅和着面糊。

    看到薄扬进来,他就略略侧目看了过去,“姐姐醒了?”

    “嗯。我来帮你。”薄扬打开水龙头洗了洗手,“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林洵想了想,“那你把水果切了吧。”

    薄扬抽了刀,拿了几个水果,就坐在流理台边的高脚凳上仔细地削了起来,果皮一圈圈的落在盘子里,果肉一块块适口大小的摆在盘子里。

    林洵本来就话不多,而薄扬则是仔仔细细地削水果,他仔细做事情的时候,也是不怎么说话的。

    林溪洗漱了冲了澡一出来,看到的就是厨房里挺美好的画面。不得不说,一大清早的,就看到两个帅哥在厨房里忙碌着,画面还是相当养眼的。

    昨晚睡得很好,早上起来又洗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再看到老公和弟弟在厨房里忙活早餐,林溪的心情非常好,走厨房就在薄扬脸上亲了一口,然后绕到流理台另一边,在林洵脑门上也亲了一口。

    林洵别扭地偏了偏头,但脸上倒是没有什么不高兴的样子。

    “姐姐的洵仔给姐姐做什么好吃的呢?”林溪笑眯眯伸手到薄扬切好的水果盘子里捻了一块水果塞到了林洵嘴里。

    林洵没做声,嘴角浅浅地勾了勾。

    他一语不发地将不锈钢盆里搅和好的面糊,倒进已经预热完毕的华夫饼电饼铛里,没一会儿就飘出了非常香甜的味道。

    香得林溪有些按捺不住,问道,“好了吗?熟了吗?好香啊……华夫饼电饼铛?家里什么时候有这个机子的?”

    林溪转头看向了薄扬,薄扬耸了耸肩膀,“不知道,我也忘记有没有这个了,以前这厨房都不怎么动的,你们住过来之后这厨房才有了烟火气的。可能是以前装修的时候连着家用电器一起置办的?”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华夫饼已经熟好了,林洵动作小心仔细地将饼铛打开,就露出里头烤得正好的,喷香扑鼻的华夫饼来。

    林溪眼睛亮了亮,笑道,“好好吃的样子。”

    却不料林洵的眼睛比她更亮,马上就拿过手机来,非常仔细认真的拍了好几张照片,这才将饼子从饼铛里转移到了木盘上,码上了水果,半边淋上nutella,半边淋上花蜜。

    摆得漂漂亮亮之后,林洵就又拿手机弯身认真仔细拍起照来,做完这些之后,他才支起身子,唇角的弧度没来得及落下去,这才看到姐姐和姐夫都停住了手里的动作,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呃……”林洵抿了抿唇,眸子垂下去,表情看起来有着些许不自在。

    这种表情很少出现在他的脸上,所以会让人一时反应不过来这个表情的意味。但是没一会儿林溪就反应过来了,这是……害羞的模样。

    “我就……随便拍拍。”林洵小声说。

    薄扬顿了顿,指尖在台面上轻轻敲了敲就笑道,“想起来了,这应该不是家里原来就有的机子……”

    他朝林洵抬了抬下巴,对林溪说道,“看来是李念念送的吧。”

    林溪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难怪。”

    华夫饼的味道还是很不错的,配上小洵一直被她调侃而一直羞赧的表情,好像就更美味了。

    林溪最先吃饱,吮了吮手指就起身来,“我进去拾掇一下,你们先吃着。”

    “嗯。”薄扬应了一声。

    林溪走进卧室去之后,薄扬才伸手在林洵额头上戳了一下,“你姐姐是喜欢你现在的状态才调侃你,不要不高兴哦?”

    林洵怔了怔,眨巴着眼看着薄扬,旋即就浅浅笑了笑,“没有不高兴,我也很喜欢姐姐高兴的样子。我能让她高兴就挺好的,我以前……好像光让她担心了。”

    薄扬想了想,伸手就揉了揉林洵的头,“真懂事了。”

    停顿片刻,薄扬轻叹了一口又说道,“也不用那么懂事的,你姐姐希望你有时候能任性一点……”

    林洵垂眸低声说道,“任性这事儿上,姐夫你满足她就好了。”他放下叉子,“我也吃饱了,姐夫你收拾吧。我换衣服去了。”

    将小洵送去了学校,薄扬和林溪才朝着顺江病院过去。原本以为够早了,没想到蓝晴明已经早早就到了,已经住进了提前预定好的高级单人病房,而且状态看上去好了很多,已经可以坐轮椅了。

    病房里有专业的陪护,并不是之前那个,而是在江城请的,是个四十岁的女人,正在手脚麻利地收拾病房。

    蓝晴明穿着条纹病号服坐在轮椅上,瞧着身形着实是消瘦了不少的样子,但精神和气色看起来并不坏。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儿,手里拿着本书随意翻看着。

    也不是什么很要紧的书,就是闲书,蓝色的封皮上印着两个年轻的白人男孩儿,是时下挺有名的一本国外作者写的小说,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