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338章
    蓝晴明脸上的笑容,几乎是一瞬间就完全散干净了。

    秦天也不知道薄扬先到之后和蓝晴明说了什么,他接到薄扬电话的时候还挺高兴的。

    “好,那我现在马上过去。”秦天说道。

    薄扬在那头嗯了一声,“你慢慢来不用急。蓝堰应该今天都不会来病房,他吃早茶去了。”

    “你怎么知道?”秦天说,“早茶最多也就到中午。”

    “我会拖住他的,行了吧?早茶结束我就请他吃午,而且简哥约了蓝堰晚餐的,所以他一天都不会来病房。行了没?”薄扬的声音透着几分不耐和无奈。

    “谢啦。”秦天说道。

    薄扬没说话,沉默了片刻,轻轻叹了一口气,“就这么开心?”

    秦天闻言愣了愣,不由得抬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嘴角翘成个非常欢喜的弧度,他反应了过来,自己的笑有多大,都浸在了声音里。

    秦天应了一声,“嗯,挺开心的。”

    “都不用看,听声音都能听出来,你好久没这么笑了。”薄扬啧了一声,声音里倒也说不上是嫌弃,更多的应该是有些放松吧。毕竟这段时间,秦天和蓝晴明之间的关系不好,薄扬觉得自己好久都没听到秦天声音里这样的笑意了。

    也很久没见秦天脸上那种灿烂的笑容了,哪怕是幸灾乐祸的。

    本来还对蓝晴明挺怨的,毕竟要不是因为这人,秦天也不会走上这条艰难坎坷甚至不被家人接受理解的路。要不是因为这人,秦天也不会这么难过。

    但是大概是心态不一样了吧,现在看起来想起来,薄扬觉得,虽说是因为蓝晴明,秦天才走上了这条路,但似乎也是因为蓝晴明这人,秦天才会这么开心。好像这人的存在,就已经足够让秦天高兴了。

    “行了,不说了,姓蓝的等你呢,你就别跟我这儿浪费时间废话了。”薄扬说。

    秦天应了一声,“知道,谢了。那先挂了。”

    电话结束之后,秦天整个人就蹦了起来,高高兴兴情绪很好的样子,跑去了花店。他长这么大也没去过几次花店的,还是以前年少时,母亲的生日和母亲节的时候去过。

    哪怕是后来长大了和女孩子谈恋爱了,当时要么是在忙着念书考试,要么是在忙着创业,恋爱谈得虽然不能说是敷衍吧,但因为能够分在感情上的时间和精力真的很有限,于是买花也只是直接打电话订了,吃饭看电影也一样按部就班,是一种仪式感,但却缺乏了几分心意。

    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郎一样,蹲在花店里插满各种鲜花的桶面前,恨不得每一朵都亲手挑选。

    这花店很高档,每一种花都是进口的品种,非常漂亮。博天的所有盆栽和鲜花篮的需求都是从这里**的,所以花店老板虽说和秦天没什么直接的往来,但也是认识秦天的。

    花店老板此刻在一旁说道,“既然是用来送给男的,可以花朵不那么大的,而且是探病的话,花朵小一点的,颜色也可以不用那么艳丽,清雅一点的就很好,配上尤加利叶,就很漂亮……”

    秦天漫不经心地听着,漫不经心地点头,目光却早就已经被面前水桶里那些花朵给吸引了。

    “……所以您觉得怎么样?”

    “嗯?什么?”秦天这才回过神来,转眸看向花店老板。

    老板笑道,“我的提议您觉得怎么样?还是您有自己的想法……”

    秦天想了想就说道,“要玫瑰。”

    花店老板愣了愣,“秦总,您是要去探病没错吧?病人是男的没错吧?”

    “嗯。”秦天点头笑了笑,不知为何,好像瞬间就释然了,瞬间就接受了自己性向与别人不同的事实。瞬间就对自己有了认同感,不再像以前那样觉得这应该是难堪的事情而在人前遮遮掩掩。

    以前秦天一直就不理解,为什么蓝晴明在人前人后,都能那么理直气壮。为什么蓝晴明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搂他的肩膀,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牵他的手。

    秦天以前一直就不理解这个。

    但此刻却仿佛瞬间释然了,瞬间理解了。并不是因为蓝晴明有什么不正常,纯粹是因为他认同他自己,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正常的。所以一切的举动,站在蓝晴明的立场上,都是堂堂正正,理直气壮的。

    此刻,秦天终于理解了蓝晴明的理直气壮。

    秦天垂眸笑了笑,点点头又嗯了一声,“嗯,探病,病人男的。不过,因为病人是我男朋友,所以我觉得玫瑰挺合适的。”秦天转眸看向花店老板,甚至可以很坦然地问道,“你觉得呢?”

    花店老板愣了一下,只是短短的愣了一下而已,旋即就笑了,因为是个年轻的姑娘,所以对这个接受度还挺高的,甚至还调侃道,“哎哟可让我瞧着活的基佬了,就是因为你们这些优秀的男人都内部消化了,我这样的好女人才一直单身的……”

    秦天笑了起来,长长呼出一口气来,只觉得释然的感觉让人太轻松了。好像从接受了和蓝晴明在一起之后,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又这种释然的感觉。

    “今天花价得收您贵一些,已解我心头之恨呐。”花店老板说。

    秦天点头道,“没问题。所以……还是玫瑰吧。”

    “好的,我用红玫瑰粉玫瑰白玫瑰给您做一束渐变色的花吧?”

    “嗯,谢谢,包得漂亮一点。我男朋友有点完美主义。”

    一小时后。

    蓝晴明坐在轮椅里,看着从门口走进来那个身形清瘦高挑的男人,看着他怎么走上来的,仿佛每个动作的细节都清清楚楚。然后看着他走到了面前来,一直背在身后的手也伸了出来,将手中的花束递了上来。

    是一束玫瑰,花朵密密实实的堆在一起。娇艳欲滴的。红的粉的白的,包得很好,排出了渐变色的效果。

    直直递到了蓝晴明的面前。

    蓝晴明素来稳得住的表情,顿时有些没能稳住,眼睛睁大了些,眨了眨眼睛,好一会儿都没能说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