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340章
    秦天的眼睛睁得很大,瞳孔紧缩,都快三十的人了,居然这么稳不住,心乱跳成这个样子也就算了,嘴唇和睫毛也都抖得不成样子。

    只是更让秦天想不到的是眼前这个万草丛中过的老手,居然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也是抖得不成样子。

    而且是蓝晴明主动的,他一手撑着轮椅努力站起来的,眼下有些站不稳了。秦天赶紧一把扶住了他,动作很稳也很轻,很努力地不想碰痛他任何,也是因为动作里的这份轻柔,使得整个动作看起来,其实就是一个最温柔的拥抱。

    蓝晴明没说话,嘴角轻轻弯着,任由秦天正面将他搂着,蓝晴明将下巴轻轻搁在秦天的肩头。

    秦天听到他的呼吸就在颈项在耳边,轻轻浅浅的拂动着。

    而后就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喟叹。

    “怎么?哪儿疼?”秦天赶紧问道,伸手就想扶着他让他在轮椅上坐下。

    但是蓝晴明却不想坐下,于是抬手攀住了秦天的背,“不疼,就再……再这么站一会儿吧。”

    秦天很有些无奈,却还是纵容的嗯了一声。蓝晴明低低笑了起来,脑袋依旧搁在秦天的肩头,以至于低沉的笑声几乎是灌进秦天耳朵里的。

    秦天就一直拥着他,只不过就总怕他站久了哪里疼痛,所以恨不得将他全身的重量都扛在自己身上。

    蓝晴明虽然很想继续这么站着,任由秦天抱着,但还是不忍心他扛着自己的重量。就说道,“让我坐下吧。”

    秦天嗯了一声却没个动作,依旧搂着。

    蓝晴明只得又说了一声,“小天,让我坐下吧。”

    “我又不累。”秦天说。

    蓝晴明没做声,只浑身都滞了滞,秦天几乎能感觉到他的肌肉瞬间绷紧又很快放松的张弛感。

    “我很想你了。又很担心,又很挂念。”秦天半哑着嗓子说着,声音难听得要命,但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的内容都让蓝晴明觉得悦耳极了。

    “不生我气了?”蓝晴明问道,“总不会因为我受了伤的缘故吧?我也没想用苦肉计来让你心软,不过是在那当时没法看着你受伤不管而已。”

    所以在那坍塌的当时,其实是没有什么时间思考的,身体就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反应。

    “说不上来。”秦天想到曾经的难过,也是实实在在的真难过,但现在的放不下,也是实实在在的放不下,“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只是现在根本没法生气,太担心了,根本没办法。你快死的时候,病危的时候,在icu里的时候,我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连在旁边看着都不能的时候。”

    想到当时的情况,秦天浑身都不由自主地绷紧了,别说在那当时了,就连现在做梦梦到,都还会半夜浑身冷汗的惊醒过来。

    如若不是真的那么担心,那么煎熬。怎么可能就因为心理原因,把嗓子给熬成这样了。

    “就只觉得,只要你能好起来。要我怎么样都可以……你伤成那个样子,你快死了,我根本就不能接受,更何况你还是为了护着我才搞成这样的,光是想想,就觉得好像什么都不重要了。”秦天低声说着,声音很低,这样刻意压低了声音,虽然声音又低音量又不大,但起码不会前漏风后漏气的破音了。

    “对不起啊。”蓝晴明轻轻拍了拍秦天的脊背,“之前让你生气,后来让你担心难过……”

    “以后再和你算账吧。”秦天的手在蓝晴明的背上,来回搓抚着,就这样搂了好一会儿,还是蓝晴明说,护士每半个小时都会过来一趟,而且陪护也该过来了。

    秦天才将他扶到轮椅上坐着。

    “那我就先走了。”秦天说。

    蓝晴明马上就要去抓他的手,“急什么?才来多久呢!”

    他脸上分明有了焦色,秦天笑道,“护士每半小时都会过来一趟,陪护也要过来了,我留在这里总不太好的,要是你爸……”

    “我都到江城来了,我爸还能不知道?”蓝晴明扬眸看着他,“我爸是年纪大了,但聪明得很。你该不不会觉得,我都已经到江城来了,我爸还很天真的觉得我会很听话的不和你见面吧?”

    蓝晴明垂头掩饰脸上太灿烂的笑容,“也就是你先来找我了,要是你没来,只等我状态好点儿了,我就得去找你的。不然我疯了么顶着这一身的伤伤痛痛的往江城窜?还不是为了能离你近点儿……”

    秦天没做声,只垂眸看着自己的手被蓝晴明握在手里,秦天还不敢乱动,因为姓蓝的这厮分明是故意的,用的就是那只受过伤还在恢复中的手,算准了他是不舍得挣扎的。

    “我不走,我就这儿待着,你能松开么?你这手还不能随便乱用力吧?”秦天说。

    蓝晴明这才舍得松开手。

    只不过他根本没想到,这个差不多哑了一半的破锣嗓子,还挺不消停的。

    才刚把花在花瓶里插好了,蓝晴明还来不及好好欣赏一下这男朋友每一朵都亲手挑选的花束,就见花束前的男朋友转过头来看向他,微眯着眼似笑非笑地问道,“不过……要是宣崇来探病的话,我在这里,不是不太方便么?而且要是再有花送进来,我这不是还得给人腾地方?”

    说着,秦天手就在花瓶里的花束上拨弄了一下。

    蓝晴明一愣,旋即就相当无奈了,“说什么呢……都没人知道我受伤了。还有,腾什么地方腾地方……”

    他无奈地垂眸低笑了两声,抬眸看向秦天时,目光是温柔的,“所以还是生气啊。还生气就对了,别那么轻易原谅我……”

    蓝晴明认认真真地看着秦天的眼睛,认认真真地说道,“我还没好好哄过你呢,起码让我好好哄过你之后再原谅我。”

    他话音刚落,门口就响起了一道熟悉的淡然无波的声音,“所以我说这是何必呢?你非得来……这下好了吧?”

    简追和姚嘉云站在门口,简追倒是一贯的淡然脸,倒是姚嘉云,一副狼血沸腾的样子,就差要土拨鼠尖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