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第347章
    薄扬听到林溪这话,见她好像情绪比先前要好些了的样子,这才放心了些。他倾身俯首凑到林溪的脸前,弯唇使坏道,“那你给我生一个,趁着现在徐柯还不大,可以抓来比比看像不像。”

    林溪伸手刮了刮他的鼻尖,索性在他嘴上亲了一口,“好啊。”

    她如此坦然的就应下了,反倒让薄扬一愣,好一会儿没说出话来。过了片刻,薄扬抿唇笑了笑,只是笑意没落进眼里,他抬手摸了摸林溪瘦得都尖了的下巴,然**住了她细瘦得骨节突兀的手腕,低声说,“不急,反正我们还年轻着呢。我想了想,还是该和你二人世界的时间久一点。毕竟我们错过了十年呢。”

    林溪依旧是刮了刮他的鼻尖,又在他嘴上亲了一口,宠溺道,“好啊。都听你的。”

    她是很聪慧的女人,她的聪慧体现在她很能听懂看清人的情绪,并且又有着不错的情商。别人对高情商的定义是什么不好说,但像林溪这样的无疑是高情商的人。

    知道什么时候能说,什么时候不能说,懂得什么时候应该看破不说破。并且很多事情,想让她知道,她就愿知道,不想她知道,她可以不知道,或者知道了也能装不知道。

    所以林溪完全明白薄扬那些没落进眼里的笑意,是因为心疼她尚未恢复的身体。根本不会在这个时候打算什么要孩子的事情。

    不是林溪太自信,又或者说在和薄扬的关系里,她的确有这个自信,如果她身体真的不允许,薄扬或许这辈子真的就会不要孩子了……

    “我想吃冰淇淋了。”林溪说道,朝前方一个冰淇淋店抬了抬下巴。

    薄扬皱着眉,“还是别吃太凉的吧?”

    虽然小月子已经坐完了,但她毕竟因为那次受伤而元气大伤,而且天气本来就冷了,吃凉的寒气太重了。

    “我就是想尝两口,其他的你吃。”林溪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撒娇道,“我就尝两口。”

    薄扬哪里受得了这个?只能轻叹道,“行吧。要什么味道的?”

    “香草、巧克力、草莓。”林溪报出三个口味。

    薄扬就去买,她要的三种口味每种都来了一个球。

    薄扬还怕她想多吃,所以亲自拿小勺喂她,但她乖得很,每种尝了两小口之后就摇摇头不吃了。

    薄扬叼着勺子坐在她旁边消灭剩下的冰淇淋球。

    片刻后,薄扬将香草口味的冰淇淋球吃完了,准备开始消灭草莓口味的球时。

    林溪忽然轻轻说了一句,“陈思佳给我买过冰淇淋。”

    薄扬往冰淇淋球里戳的勺子,陡然停住了。转眸看向了林溪,“嗯?”

    “我还小的时候。”林溪盯着薄扬手里拿着的小纸碗,明明专注的盯着似的,但目光却又像飘到了老远的地方似的,声音听起来好像都宛如自语般的低喃,“具体几岁不太记得了,感觉上,应该就是和徐柯差不多大的年纪时吧。”

    薄扬戳了戳草莓球,嗯了一声,“然后呢?”

    “然后,这个年纪的小孩儿哪有不喜欢这些甜滋滋的东西的,虽然现在吃起来的确是觉得有些腻,尝两口都觉得甜齁了……”林溪垂着眼眸,自己弯了弯嘴唇,笑得有些无奈,又或许带着些苦涩。

    而后她转眸看着薄扬,伸手捏了捏他被冰淇淋透过小纸碗传来的温度,冻得发凉的指尖,“大概因为现在的生活太甜,日子都裹了蜜似的。吃这甜食就觉得甜齁了。那时候的生活太苦,就好像怎么也吃不腻似的。”

    薄扬虽然有些不解,林家在那个时候,条件可以说是非常好的了。在二十多年前的那个年代,或许别的人家可以说日子还没那么好过,但林家肯定不是的。不过薄扬还是没问,只静静听着,等她继续下去。

    “但林伟一直就挺嫌弃我的,所以从很小的时候,我要是吃什么零食,他就会很生气。当然小孩子是不该吃那么多零食,但在那个年岁的时候是不会懂的,也不觉得那就是多大的错误。可是林伟的要求基本上就是除了吃饭之外,我最好就不要再吃任何东西了。大概就是,能吃饱肚子,活着就行了。”

    林溪笑了起来,“但是越不许吃就越想吃啊,心里好像都发痒。那时候,陈思佳就给我买过冰淇淋,每个星期会给我买一次,每周六……所以每周六都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我那时候并不知道……我并不知道……”她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无踪。

    “不知道什么?”薄扬问道。

    林溪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道,“我并不知道林伟会因为她给我吃零食的事情而打她。有时候上周六挨打出来的淤青,到下周六还没褪干净,她会哄我,说要不这周就不吃了吧?我那时候不懂,就不答应。会哭闹……”

    “你哭闹?”薄扬只觉得有些难以想象,毕竟怎么看都觉得哭闹这个词仿佛永远都不会出现在林溪身上才对。

    林溪点头,“对啊我哭闹,我也是小孩子过的,在林伟面前战战兢兢,但在重视我的人面前,我也是会撒娇会任性的。然后她拧不过我的哭闹,还是给我买了冰淇淋,我清楚记得那一次,她给我买的就是这三个味道,香草、巧克力、草莓。”

    她叹了一口气,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再开腔的时候,是很轻的音量,“那天晚上我没有那么早睡着,然后我听到林伟打她,我听到林伟骂她,多有出息了?生了我这么个赔钱货,还给我买什么零食买什么冰淇淋?给我口饱饭不饿死我就已经是仁义了。从那之后我没再说过我要吃冰淇淋,没再说过我要吃任何零食。”

    林溪抠了抠自己的手指,声音越来越低,“后来长大之后当然不是没吃过的,但是在最喜欢这些东西的年岁里,这些东西是和妈妈被毒打划上等号的。所以……”

    薄扬心疼极了,没等到她‘所以’后面的话语,于是问道,“所以什么?”

    林溪转眸定定地看着他,小心翼翼问道,“所以我是不是对她太残忍了?我……连声妈都没叫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