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纸短婚长 > 正文 第353章
    简追捏了捏她的手指,“以后你每一次生日,我都会好好准备的。不是秘书不是助理,而是我……”

    姚嘉云笑着点了点头,简追又叉了一块蛋糕,只不过,动作有着小小的迟滞,像是有些紧张似的……但是姚嘉云并没有注意到,因为她正注意着自己的新包包呢。

    于是简直是毫不设防的张口就接了他递到嘴边来的蛋糕,满满一勺味道很神奇的慕斯蛋糕,姚嘉云也没细嚼就吞下去了。然后脸色就变了,不仅她脸色变了,看到她嚼也不嚼就直接吞咽的动作,简追的脸色也顿时就变了。

    他丢了叉子就握住了姚嘉云的肩膀,“云云!”

    姚嘉云抬手拍着胸口,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简追,艰难地说道,“你给我……吃什么东西了?”

    姚嘉云只觉得,自己好像吞了什么很硬的东西,那可绝对不是慕斯蛋糕应该有的质感,但是因为之前都是这种软绵绵不需要太多咀嚼的口感,也就不设防的直接吞了。

    至于为什么嚼都不嚼而是直接吞……当然还得归功于这神奇的味道。实在是太神奇魔性了,是一种不能细品的味道所以……

    然后就卡在喉管里了似的,上不去下不来,很难受,像是小时候被很大的鱼刺卡过,那时候的感觉就和这样差不多。

    简追几乎是直接从后座窜进了驾驶座,“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这个点也只有急诊,接诊台的护士询问道,“哪里不舒服?”

    “我好像……吞了什么硬物……”姚嘉云艰难说道。

    护士皱眉问道,“什么硬物?”

    “戒指……”简追在一旁,声音低低地说道,“她……把放在蛋糕里的戒指吞下去了。”

    护士愣了愣,姚嘉云也愣住了。

    原来……是戒指?她一直以为……简追是不是在做蛋糕的时候,不小心把什么瓶盖之类的落在里头了呢!

    护士皱眉道,“你们年轻人搞惊喜能不能搞些危险性低一些的?”

    难得在简追的脸上看到窘迫,此刻他面色略带窘迫,但更多的是焦急之色。不过好在护士埋怨归埋怨,还是很靠谱的,因为姚嘉云是被异物卡住,弄不好是有窒息风险的,所以开了加急的单子让她先去拍片,看看戒指卡在什么位置。

    位置好的话,很快就能拿出来。

    ……

    第二天早上,林溪起床了之后,其实也是没打算给嘉云打电话的,怎么也得等到晚饭时间了,再送上对嘉云的生日祝福。

    但林溪坐在马桶上,翻着朋友圈的时候,就看到了嘉云在昨晚半夜的时候发的一条朋友圈,是秀恩爱,但又不止是秀恩爱。

    头几张照片,是后备箱里漂亮的气球和玫瑰花,蛋糕和玩偶熊,还有漂亮的包包。而倒数第二张照片则是医院急诊室的大门。倒数第一张照片,则是一枚放在医用腰盘里的钻石戒指。

    图片的配文是:好好个生日,居然过到了急诊室来,只能说……自制蛋糕有风险,食用时请谨慎!

    林溪顿时就惊呆了,上完厕所就冲了出去。

    “薄扬!”她扯着嗓子叫他,“快来!”

    在厨房准备简单早餐的男人听到她这声唤,忙不迭地赶紧冲了进来,一路连声道,“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

    林溪将手机递给薄扬看,薄扬把姚嘉云这条朋友圈看了一遍之后,就非常简明扼要地总结了情况,“啧,简追把戒指藏蛋糕里被姚嘉云直接吞了吧?可真是姚狗啊,至于这么狼吞虎咽么?斯文点儿细嚼慢咽的不就什么事儿都没了么……”

    林溪皱眉道,“不会有事儿吧。”

    “还能活蹦乱跳发朋友圈,好着呢。而且姚狗什么时候有过事儿了?她和简追闹分手那阵儿,她也就心理创伤了点儿吧?简追还丧了一阵子呢,姚嘉云倒好,不还龙精虎猛的跑去旅游了么。能有什么事儿。”薄扬撇了撇唇,就回厨房继续给她做早餐去了。

    林溪觉得……薄扬说话有时候尖锐是挺尖锐的,但也犀利啊。说得好像还真就是那么回事儿。

    林溪想了想,也没马上给姚嘉云打电话,昨晚半夜都还去急诊呢,这个点想必还在睡着吧。等中午再打给她好了。

    林溪走去厨房,在流理台边的高脚凳上坐下,林溪一手托着腮,看着正在切水果做酸奶水果沙拉的薄扬,问道,“那这么说的话……这是昨晚简追向嘉云求婚了的意思啊?”

    薄扬手中动作停了停,抬眸瞟了林溪一眼,“求婚?怎么求?戒指都吞了……姚嘉云可真够扫兴的。哎不是……”薄扬撇了撇唇,“她不是以前老盼着简追求婚么?想嫁都想疯了。这会可好了,她那么想要的求婚,被她自己给搅黄了,不亲自嘲笑嘲笑她我都觉得我对不起我自己这么多年来被她挤兑。”

    “哎别!”林溪赶紧说,“千万别!”

    “干嘛?”薄扬嘴撅出个很小的幅度,但的的确确是噘着嘴的,也就在林溪面前他会有这样像是撒娇耍赖的表情了,“你又护她不护我?”

    林溪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表情?听到这话当然是整个人都软了,心也软得不像话,她想了想,就赶紧补充了一句,“起码不能是今天啊!再怎么,人今天也是寿星呢!”

    薄扬虽然性子急脾气爆,但还是讲道理的,听了这话就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那我等今晚过了十二点,她生日过了我再嘲笑她。”

    林溪无奈地笑了,“我看呐,你这心理年龄,也就三岁。”

    “那多好啊。”薄扬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你可就赚了,我这么颗嫩草,水灵灵的。”

    林溪乐不可支,就一边吃烤吐司一边指使薄扬,“今天小洵学校开家长会呢,你去吧。”

    “你呢?”薄扬对去给小洵开家长会没什么意见,甚至心里还美滋滋的。多好啊,自己是姐夫呢!

    “我总得去慰问慰问嘉云,而且她生日呢,我再怎么也是得给她送礼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