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剑骨 > 第一百五十章 千觞(求月票)
    “灞都城古道,前来取尔等头颅,还不跪下,乖乖伏诛?”

    这道声音,蕴含大道之威,在宁奕头顶炸开。

    古道!

    灞都城极其出名的一位“杀神”,这尊大菩萨,当初在妖族成名,踩踏四域,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最终成就妖君,由灞都老人出面平定风云,才终结诸多纷争。

    古道古王爷,是一位凶名昭著的大修行者。

    古道的形象极其神秘,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容,而世传“古王爷”手段凌厉,杀伐果断,谁也想不到,站在那座雪白龙辇上的,竟然只是一位“童子”。

    以妖族的寿元来算。

    具备龙族血裔的古道,的确年龄不大,在灞都城之中,除了刚刚入门的小师妹黑槿,和老七姜麟,就是他的辈分最小,而且这位古王爷的修行天赋极其了得,年纪轻轻就成就了妖君之身。

    要在四大妖域的妖修之中排名,古王爷绝对是妖君之中第一批次的存在,虽然比不上破境前的火凤,或者屈指可数的那几位极限妖君。

    ……

    ……

    “砰砰砰”的破碎之音。

    无数冰渣,在宁奕头顶坠落,一道无形的气浪屏障,在两人额首上空撑起。

    古王爷的雪龙龙辇降临,这片天地,冰雪飘摇,妖君境界的力量陡然降落,只可惜……这股力量,并没有对宁奕和丫头造成任何的伤害。

    全都被那位灰袍男人拦下。

    宁奕忽然明白,为什么他之前要对自己说这些话……古道的气机,在之前已经被捕捉到了。

    灰袍男人坐在金色战马之上,缓慢勒马,他一只手按在衣袍之上,隔着袍布,十指按压剑匣,并不急着出手,而是平静地释放“剑气”,一寸一寸对抗古王爷垂落下来的“领域”。

    古道讶异了咦了一声。

    童子的眼中,满是自负之神色。

    二师兄出手,拦住了北境将军府的新主人沉渊君。

    在他看来,接下来的“截杀”,便是如砍瓜切菜一般,再也无人能够阻他。

    的确。

    大隋的那几位涅槃不出,还有谁能够拦得住他古道?

    灰之地界如此多年的对弈,妖族和大隋,对于彼此的纸面实力,都已经心知肚明。

    古道居高临下,俯瞰着那位浑然陌生的灰袍男人。

    他当初证道修行,在灰界大开杀戒的时候,可没少杀大隋的修行者,剑修,刀修,那些惊艳的天才,出自圣山的,书院的,就算当初没杀死,打了平手,也都认识……眼前的这位灰袍男人,竟然十分陌生。

    偏偏释放出来的气机,却丝毫不输自己。

    “你是谁?”古王爷皱起眉头,他重新坐在雪龙辇上,双手按在扶手之上,看似平静如山,实则已经在运转妖念。

    师尊从悬空城回来,不仅仅给师兄火凤带了一件“先天灵宝”。

    也给他带了一件涅槃宝器!

    在他的妖珠丹田之内,冰雪浩荡,飘摇汇聚,小洞天里,一座四四方方的玺印,周遭缭绕着风雪,而这枚玺印看起来玲珑剔透,内里风雪气息汇聚,最终凝聚成为一条张牙舞爪的小蛟龙。

    风雪如蛟。

    在灞都城内,诸多师兄弟之中,除却大师兄不露面,无人知晓其真正实力。

    其他的师兄弟,对于彼此实力,心中都有数。

    老三老四,修行合击术法,与“阴阳”有关,分开各自是极强的妖君,但杀伐之术合二为一之时,会触发禁忌领域,如今正在闭关的重要阶段。

    老五则是不走“杀伐路”,他的本命妖身是一株极其罕见的古木,与宁奕的“生字卷”有异曲同工之妙,防御能力举世无双,这三位师兄,都是妖君境界。

    但可惜的是,得到了“风雪玺印”的古道,彻底炼化这件涅槃宝器之后,单打独斗,杀力仅仅排在火凤之下。

    这就是为什么,由他负责这场截杀的缘故。

    已经在妖君境界横扫无敌,或许可以试着与“极限星君”厮杀,即便有所不如,也能够安然逃离。

    这就是如今古王爷的实力,以他的修行年月来看,已是极其惊艳。

    那件风雪玺印,在缓慢蓄势。

    古道不动声色,望向大地上的那一骑,灰袍男人缓慢扯开遮住面容的大袍。

    裴丫头有气无力,抬起凤眸,望向那张并没有多少变化的面孔。

    她的意识在“火凤”意境的灼烧之下,有些迷糊,但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张脸。

    脑海中,浮现了将军府里那副幼年景象。

    徐藏与父亲舞剑。

    母亲抱着自己。

    沉渊君轻轻敲击着拨浪鼓。

    千觞君抚琴,胤君背靠古木乘凉,怀抱青铜剑鞘。

    那张残缺的记忆拼图,其实已经一块一块拼凑回来,在阳平洞天,看到了奄奄一息的“胤君”,在北京长城与沉渊君重逢。

    当初的将军府三子,还剩下……一位。

    ……

    ……

    “千觞……”

    丫头神情恍惚,轻声呢喃,发烫的那张面颊,无声滚落两行细泪,其实从见面的那一刻,她心中便隐约有了猜想,这些年来,千觞君不知去了哪里,在天都事变之后,将军府少了一位抚琴奏乐的乐师,北境长城多了一个生活在沉渊君身旁的“影子”。

    天都一直找不到“千觞君”的踪迹。

    原因很简单。

    因为把他藏起来的人,正是负责追杀他的人。

    沉渊君尽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去守护自己的“亲人”,如果不是“胤君”被那邪物附身,必须要遵从师尊的规矩,将其封印……那么所谓的“满门被灭”的将军府,将一点也不会折损。

    真正的枝干,其实在地底下,沉默地保存了生机。

    丫头泪眼婆娑,看着那揭开灰袍的男人,这十年来,千觞君的面容已经变了,他生了一副清俊的面孔,但脸上多了好几道伤疤,鬓角发白发灰,唯一没有变的,就是那仍然修长白皙的十根手指。

    大袍飞扬。

    “剑匣”露出了真实面容。

    根本就不是剑匣,而是一座由漆黑长布包裹着的琴匣。

    古王爷的神情有些恍然,他看到那座“剑匣”之后,立即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裴旻虽然死了,但将军府的那些人,倒活得顽强。”

    坐在雪龙辇上的古道,神情淡漠,笑着开口。

    恍惚之间,他竟然觉得,大隋将军府与妖族的灞都城,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孤独的人聚在一起,然后汇聚出了一股无形的凝聚力。

    摘下灰袍之后,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天地之间响起。

    “北境野火,永不熄灭。”

    千觞君背对宁奕,拦在那座雪白龙辇之前,像是一座横亘的大山。

    古道面无表情,抬起一只手掌,那“风雪玺印”呼啸掠出,迎风而涨。

    天地之间,平铺杀念!

    千觞君抬起十指,轻轻一拂,琴匣匣开,黑布翻飞,如一道瀑布,逆流而出,击碎漫天的冰屑。

    与灞都城杀念一同布满天地的,还有支离破碎的琴弦之音。

    双手十指搭在琴弦之上,一道极其低沉的长音按压而下。

    “嗡——”的一声。

    按而不发。

    十根手指指腹,将琴弦按抵至底,左手微微拉扯至“龙龈”处,像是万千滚石落峡谷,偏偏悬在坠地之前的那一刻。

    风雪玺印与古琴之间的无形碰撞,点到为止。

    古王爷笑道:“啧,不得了,将军府人手一件涅槃宝器,真是财大气粗啊。”

    看似在笑。

    实则古道的心底已经滔天愤怒。

    有这男人挡在面前,他今日的“截杀”,已经宣传失败。

    千觞君没有理会雪龙辇上的那位童子。

    他没有回头,平静道:“宁奕,我要看到你活着出现在北境长城。”

    宁奕一怔,然后狠狠点头。

    千觞君继续道:“如果不是丫头,我和沉渊,绝不会让北境铁骑,涉险至此……我看不得她受委屈,也见不得她受伤。”

    宁奕看着灰袍男人,深吸了一口气。

    千觞君拦下了古道。

    接下来的路,就只能靠自己走了。

    步步杀机。

    为了对抗灞都城,将军府把所有的底牌,都亮出来了。

    而接下来,妖族的大修行者将会倾巢出动,北境城头的力量也会投入,这场沉默之中爆发的战争,将会迎来一个轰轰烈烈的结局。

    而整座战场的中心,不是固定的,而是移动的。

    是自己。

    是丫头。

    宁奕一只手捏住丫头环在自己腰身的手掌。

    “谁伤她,我杀谁。”

    千觞君笑了笑,道:“好,不愧是徐藏看中的男人。记住你的承诺。”

    宁奕再也没说话,狠狠拽动缰绳。

    “轰——”

    金色神骏瞬间启动,化为长虹,破开虚空。

    宁奕抿起嘴唇,那卷灰界图卷的轮廓在神海之中浮现,他已经锁定了“小衍山”的方向。

    两人向着“小衍山”的方向掠去。

    对他而言,当务之急,是找一个足够安宁的地方,用“生字卷”,替丫头把火凤留下来的灼烧意境拔除。

    他没有回头,没有去看千觞君的方向。

    这是宁奕第一次与“千觞君”,“沉渊君”见面。

    他曾无数次听丫头说过,将军府的这几位旧人,生得什么模样,什么性格,也曾听外面的流言蜚语,说“沉渊君”如何如何,“徐藏”如何如何。

    听人千言,不如见人一面。

    有些人白首如新,有些人倾盖如故。

    脑海之中,思绪万千,身后传来了一声剧烈的雷音,像是琴弦崩断,即便已经掠出了数里之外,宁奕还是感到了一阵剧烈的冲击,他神情苍白,仅仅回头了一瞬,又强行扭过头去。

    前冲。

    继续前冲。

    山河变幻,风云呼啸。

    恍惚之间,宁奕听到了哭泣的声音。

    裴丫头把头颅埋在宁奕的后背,肩头颤动,无人看得清她此刻的神情。

    那把“野火”,晃荡在丫头的腰间,随风震颤,剑身悲鸣。

    将军府的那些人……

    “回来了。”

    “都回来了。”

    (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