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九劫道生 > 第九百九十二章 又见魔沅
    当进入这座大殿的那一刻开始,寻灵水晶球就一直没停止过异动,内部浮现出一个画面,正是眼前的景象。

    在寻灵水晶球的指引下,江源看穿了神级防御灵阵之下的一切。周围那八大盘龙柱是青龙之灵的守护之灵,口中所含之物都是太古神器。但与真正的青龙之灵相比,这些太古神器的价值还是稍逊一筹。

    相比之下,江源的全部精力都在中间那一根最大的盘龙柱上,那上面盘踞的才是真正的青龙之灵。而正是因为真正的青龙之灵口中并没有含任何宝物,因此周围之人直接将其忽略过去。

    此处共有九人,江源这一伙只有四人,其余五人都是太初起源之境究极境的存在。这五人都是大名鼎鼎之辈,若是哪一位得到太古神器,从其中得到一丝契机,恐怕都能直接踏入太易起源之境了。

    就算无法成就神皇,以他们这等修为掌控太古神器,也足以堪比一座一等势力中的至强者。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上,实力就是最大的诱惑力。

    这五人各有来历,其中最强的一位身着星蓝色长袍,剑眉星目,不怒自威。身上散发出一股熟悉的力量,正是星辰之力。

    此人名叫辰墨白,正是之前所击杀的辰渊的父亲,太初起源之境究极境巅峰的神王,在天灵宗之内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距离辰墨白不远处,有一人身高一丈有余,膀大腰圆,虎背熊腰,浑身肌肉炸裂,肉身力量极为强悍。此人并非人类,而是来自万妖域的一位神王,本体是大力金刚。修为是太初起源之境究极境巅峰,辰墨白最多以星辰之力的玄妙才能压他一头。

    还有一位身着青色道袍,手持用朱砂画满铜红色符咒的木剑,此刻面露紧张之意,十分夸张的在身前摆了一张桌案。桌案长九尺,宽三尺,摆放了香炉,钵盂,纸符,令牌,烛台,葫芦,如意,铃铛等法器。

    此人来自伏羲宗,名气也不小,被人称作青灵道人。同样是太初起源之境究极境巅峰的强者。此人不通灵阵之术,也深知自己无法破阵,因此在此做好准备,等阵法一破,先拿下一件至宝再说。

    另外一人身穿黑袍,特立独行,隐约散发出一股魔气,显然是玄天堂的魔修。噬天魔宗平日里倒也低调,对于他们的手段底牌也没人清楚,此人修为个前三位相差无几,同样是太初起源之境究极境巅峰。

    最后一人同样是一袭黑衣,给人一种阴冷孤傲之感。此人可不是什么魔道中人,而是来自冥域的人。冥域是冥王的地盘,血脉传承来自黑噬冥狼,实力不在那七位龙神之下。

    江源这边除了那位地龙将是太初起源之境究极境巅峰,忆灵和雪天曜只是太初起源之境初始境,就算手持太古神器也够呛能对付一个究极境的神王。更何况这群可不是普通的究极境神王,停留在太初起源之境都有几十万年以上,绝对不好对付。

    此时大殿中死一般的平静,所有人都若有所思,江源想要拿下青龙之灵,就必须短时间内避免与这群究极境神王兵锋相见。

    好在他们这群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外层的太古神器上,对于中心的青龙之灵并没有在意。

    砰!

    就在此时,另一扇门处传来一声巨响,两道身影冲了进来。众人定睛一看,是一位魔气森然的小辈与一个耄耋老者。

    这小辈倒也眼熟,正是当初击伤江源的玄天堂天才,魔沅。此刻,在魔沅手上持有一把漆黑色的双刃短刀,两侧刀刃薄如蝉翼,却散发出极强的魔气。这绝对是一件太古神器,而且是一件不俗的魔兵。

    那老者是一位散修强者,太初起源之境究极境修为,在元灵龙域上也算是小有名气之辈,一身道家打扮,自号云真道人。可由于是散修,没有什么太强的武器,魔沅竟然凭借一把太古神器魔刀,与其平分秋色。

    那噬天魔宗的魔修见状,顷刻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威势,对云真道人出手。

    云真道人好歹也是太初起源之境究极境的神王,即便落于下风也不会被一招毙命,两位究极境的神王强者交战在了一起,引起不小波澜。

    魔沅环视四周,看到了那八根盘龙柱上,青龙口中所含之物,心中激动起来。

    他感受到了太古神器之威,如今此处有八件,他也知道知足常乐,八件不求全拿到,如今已经有了一件,再有两件就已经是大丰收。

    “住手吧。”魔沅一声令下,那太初起源之境究极境巅峰的魔修立刻撤回他身边,大袖一甩,气势十足。

    反观云真道人,与这魔修缠斗一番之后元气大损,恐怕需要调息片刻才能恢复。

    但此处阴煞之气如此浓重,想要疗伤恢复也绝非易事。

    魔沅瞥见雪天曜,冲他点点头,在这种场合也不适合走的太近,否则容易他们一旦结盟,这一队就有六人。而其他五人则会自动结盟,到时候不好对付。

    雪天曜也知晓其中利害,冲魔沅点点头,算是回礼。

    魔沅还瞥见了江源,冲他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装作不认识的样子,缓步走向那九根盘龙柱,那位究极境神王魔修紧随其后。

    其他人倒也不在意,毕竟盘龙柱外有神级灵阵,就算这魔教的小子有点本事,达到了神级灵界师的水准,破阵也需要一段时间,不怕他耍花样。

    “各位,我有个提议,不知诸位有没有兴趣听一下。”魔沅忽然开口说道。

    众人饶有兴致的望着魔沅,在场的除了江源他们几个,都是一群成了精的老怪物。反正他们无法破阵,倒不如听听魔沅说什么。

    见众人没有反驳,魔沅笑着说道:“此处只有八件太古神器,而我们此处已经有十一人,显然是狼多肉少。要知道这太古仙府中可是进来了百万之众,还会有更多的人进入此处。如此凶险之地,能够进入到这里的又岂是泛泛之辈,到时候竞争会更加激烈。”

    “此言不假,那依你之见又该如何?”辰墨白说道。

    “依我之见,咱们不如联手把这座大殿中的八扇门毁掉其中七扇,只留一扇,内设杀阵。无论是谁从这一扇门进来,毫无防备之下都会必死无疑,而这一扇门也是我们拿到宝物之后的脱身之处,各位觉得如何?”魔沅说道。

    这等凶残之事,魔沅竟然像是在谈笑风生一般,不愧是魔修,行事狠辣,毫无顾忌。此番太古仙府之行,他们玄天堂来的人最多,即便如此,魔沅也要消除一切不稳定因素。

    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

    雪天曜木有犹豫,直接走上前来说道:“我同意,若是论布阵,我们龙族所传的龙源古阵中有万千灵阵,在各位的协助下布置出一座能够灭杀神王的灵阵不在话下。”

    龙族来的人除了在场的四人,其他的龙卫军都已经身死,也没什么好顾及的。其他人犹豫片刻,除了青灵道人之外,其他人都选择了同意。

    毕竟到时候全力争夺起来,如果再有人进入,背后偷袭之下,难以应付。至于青灵道人,江源猜测可能是怕误杀自己门人,看得出来此人颇为善良。

    众人一拍即合,以雪天曜为首,灵界师都帮忙布阵,而不是灵界师的,就负责毁去大门,断其空间通道。

    而江源虽然有破界之力,但却并不是灵界师,在场众人当中,也只有他能够轻而易举的破开那神级灵阵,但他并不急着去做,神级灵阵一旦破开,场面必然大乱,这群可都是成了精的老怪物,自己想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拿走青龙之灵,恐怕要从长计议一番。

    “魔教小子,这通道也断了,杀阵也布下了,这宝物之外的神级灵阵却无法破开,你有什么办法吗?”辰墨白语气傲慢,仗着自己实力,对魔沅也不是很客气。

    魔沅倒也不怒,轻笑一声,说道:“辰墨白前辈,亏你还是老前辈呢,怎么什么事都要问我这个小辈啊。如果一切都是我说了算,什么都让我来做,最后宝物出现,是否又都是我的呢?”

    “你!”辰墨白在天灵宗张狂惯了,可这次却找错了对象,魔教的人又岂是这么好欺负的。

    刚要发怒,那究极境巅峰的神王魔修上前一步,魔沅似笑非笑的把玩着手里的魔刀,这两人联手,辰墨白就算战胜,也是两败俱伤。

    这种鹬蚌相争的事情,他也不会去做。

    魔沅又出言嘲讽两句,辰墨白大袖一甩,冷哼一声离去。魔沅也正是仗着如此,才好好气气辰墨白。

    另一旁,江源沉思良久,心中打定了主意,走上前来说道:“各位,我有办法破开这神级灵阵。”

    此话一出,众人不约而同的向他望去,就连雪天曜都露出疑惑之色。他清楚江源有这个实力,但如今他们并不占优势,就算破了阵,又能捞到几分好处?

    辰墨白被魔沅气了一顿,正无处发泄,此刻见江源走了上来,自然把江源当成了出气的对象,冷嘲热讽的说道:“就凭你这个太始起源之境圆满境的神君,竟然如此大言不惭,小毛孩子别在这添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