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都市至尊龙皇 > 第1081章 帮你一把
    “武道为尊,你想抗拒叶上师?”

    李行冷冷提醒他道。

    其实也难怪李二不服。

    族长夺取,武道争胜,这争的是公子们的武道,跟其他人无关。

    当下李锦伦确实大有进步,但和李二差距仍然大,李二不服很正常。

    “难不成你以为这世上,有什么真正的公道吗?”

    李行开口威慑,意思不用挑明,他如果再嘴硬,那就是叶凌天的事情了。

    “他算什么东西?我大舅哥过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李二突然爆发。

    “就是,最好立即放了本长老,要不然我青元宗首席大弟子过来……保证让你……”

    躺在地上的何守义,听到这句,也是立即打了鸡血一般激动。

    “叶上师,许族的许幻,正是二公子联姻之族,而许幻同时也是青元宗大弟子。”

    看到叶凌天疑惑神色,李行赶紧给其科普。

    “这个人很厉害吗?”

    叶凌天没有听到李行两人说过。

    “其人的境界,已摸到飞升的门槛,几乎不理会凡尘俗事了。”

    李行叹息不止,所以几乎,当然不是绝对。

    听到这句,叶凌天已皱起眉头。

    化凡之域,看似修行不昌,实际上,他深深知道是什么情况。

    所谓化凡之域飞升。

    无非至尊重生,这个许幻,看样子可能与青帝有关。

    他似乎应该去看看。

    “无名的小子,连我青元宗大弟子都不知道,简直该死!”

    刷!

    掌刀已下,口中威慑叶凌天,眼中得意的何守义,突然之间没了声息。

    他看到叶凌天陷入犹豫,以为是其有所畏惧,估计他并没有想到,怎么下一刻,叶凌天就会下了杀手。

    这……

    全场彻底陷入到静寂之中。

    别说李二,就连李四和李行,都躯壳颤抖起来。

    压制何守义,毕竟双方矛盾不可调和,可以理解。

    但说杀就杀,毫无顾忌,那就是视青元宗如无物了。

    “四公子与李老哥不用担心,这个许幻不是死敌,那就是我的挚友,我本来就要去看看。”

    叶凌天看到众人震惊,已知道他们什么意思,出口安慰。

    挚友?

    好吧!

    李行冷汗津津,除了点头之外,没有其它动作。

    当下,他甚至有点绝望。

    将叶凌天引入,好像不是什么明智决定。

    至于叶凌天所说挚友,他是绝对不信的。

    只认为是不为挚友,便为死敌的意思。

    这个的前提,正建立在强大的武道。

    叶凌天的武道,若是可以与许幻相提并论。

    他就没有必要,还坐在这种地方,这事情确实不太妙。

    ……

    青元宗,天上天中域,少有的修行势力。

    宗门存在,在此域中,并不能独立于诸族之外。

    比如青元宗,其宗门辖括地界极广,分别在许族与李族之间。

    到了宗门这个位置,所谓族血大势阵法,已经相当明了,不是什么传说。

    只因许、李两族,是族势大阵创造和传承者,而青元宗,也会提供源源不断的修行,为其族提供大势阵法提供禁制之力。

    这是相互的。

    叶凌天踏入到青元宗地界,看到的,正是这一幕。

    山势之间,有人蜿蜒攀登,那是修行低微,或者不具修行的宗人,正在进行体修磨炼。

    这些都是李锦伦给叶凌天,在其身边随时汇报。

    现在李锦伦,已畏惧留在李族地界。

    他跟着叶凌天,什么烂事都干了,来次青元宗,也无所谓。

    李行倒是没来,其人留在李族,收拾后事,顺便监视李二。

    “许宪,你跑快点行不行,好歹也拿出老宗人的气魄。”

    强烈的阳光下,一帮穿着简陋的宗人,正在山道上面夺奔跑。

    他们大汗淋漓,相互调笑。

    许宪正在是其中之一。

    在得到平时关系不错宗人的提醒之后,他将已经磨到破损,但质地却非常精良的亵衣袖口,往袖口里面塞了塞。

    要是这些青元宗的体修弟子,知道他是许家的庶子,想必大家都会很尴尬。

    青元宗体修弟子,严格意义上来讲,最多只算是青元宗挂名宗人。

    青元宗每隔几年,既会在大族世家之中,选拔宗人,也会在平民之中,选拔不具灵修潜力者,进行体修集训。

    这种集训并不能训练出,真正的体修宗人,但对青元宗来讲,是相当不错的宣传契机。

    四面八方,无钱无势无灵修潜质的十六岁以下少年,都会蜂拥而至。

    这是相当荣耀的事情。

    “似乎这已是我第三年,参加体修集训了。”

    许宪与众集训少年,招呼过后,心中苦笑。

    今天其实是他的生日,只是无人在乎而已。

    他现在已经十六岁,明年的话,他就没有资格,来参加这种集训了。

    许氏子弟,不论嫡庶,个个都有超然天份。

    十六岁成年,都会有自己的资源甚至家业。

    十六岁之前,也都会有固定的月例。

    但许宪什么都没有。

    在许族,连体修武者的能力到达不到,是没有资格获得任何资源的。

    实际上,一个如此废材的子弟,现在还能够留在许族,有一口饭吃,也是族人厚待。

    “完了,又饿了。”

    心里纠结,许宪皱眉不止,突然之间,他有昏厥之感。

    大清早的时候,他将攒了很久的早饭钱,拿去青元宗测境石,走了个后门,测试气血,结果还是失望而归。

    当下,似乎出了后遗症。

    他已倒了下去。

    在他倒下刹那,他为了避免狗吃屎,倒是把脸刻意侧了个方向。

    稍远地界,视线之中,正有一张看来年青,却又相当冷漠的年青男子的脸,正与他对视。

    那男子身后,站了许多,一看就是大族族人打扮的修行者。

    接着他意识全失,昏厥了过去。

    “有世家族血之力,却混在这种队伍之中,也是太过凄惨,叶某心情不错,倒不吝啬,帮你一把。”

    “你是谁?”

    迷糊之中,许宪好像产生了幻觉。

    “这并不重要。”

    “还是这么饿!”

    从梦幻中醒来,许宪心中嘀咕,刚才似乎是饿到产生幻觉了。

    迷迷糊糊,他怀疑自己获得了修行之力,甚至没有任何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