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重生之带娃修仙 > 正文 第606章 突发变化
    房屋中央的老太婆说出黑之羽的名字,让唐大吃惊不已。

    没想到面前这个白发苍苍的暮年老者,竟然就是黑之羽留在御城中的内应!

    林羽倒没体现出什么惊讶的表情,上前走出两步,原地盘膝坐下:“这座忘忧馆,就是黑之羽在御城中留下的后手?”

    老太婆发出一阵沙哑的笑声,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望向后方的唐大、八师弟和由美。

    “大家都坐下吧,玲花,给客人端些茶水来。”

    之前带路的那名和服女子鞠躬答应了一声,之后转身优雅的离去。

    唐大等人也在榻榻米上坐下,老太婆望向由美:“好漂亮的小姑娘,馆里有一套珍藏的和服,一定很适合你。”

    由美的脸腾地一下红了:“我不是……,谢谢,给您添麻烦了!”

    老太婆又笑了几声,这才回头望向林羽:“无忧馆不同于黑之羽,黑之羽是公主殿下创建的,而无忧馆的历史几乎和御城一样长。”

    林羽眉梢挑了一下:“公主殿下?你是说雉子么?”

    “没错……现在这个时代,已经没有多少人会用这个称呼了。”

    老太婆拿起手中的烟枪,深深的吸了一口,之后吐出一连串烟圈,浓重的烟熏味道顿时弥漫在整个屋内。

    “咳咳咳……”

    由美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连忙又鞠了一躬:“对不起,咳咳!”

    唐大的心思比较缜密,是黑之羽的人拜托他们来无忧馆,目前必须先搞清楚无忧馆和黑之羽的关系:“你们和黑之羽之间是什么关系?”

    老太婆放下烟枪:“他们是落魄武士,而这里是艺伎街,仅此而已。当然,我们都听命于公主殿下。”

    唐大面现恍然之色,看来无忧馆和黑之羽分属于雉子手下的不同组织,只是黑之羽是由忍者组成,可以战斗,这些艺伎又能做什么?

    老太婆将唐大的表情砍入眼中,似乎看透了他的心事。

    “艺伎在东瀛是一项极为古老的职业,我们有自己的行事准则,忍者和武士用刀剑战斗,而我们则用自己的身体……”

    老太婆的话说的直白露骨,一边的由美听得脸上通红,恨不得把头埋到榻榻米下面去。

    林羽显出不耐烦的神色,这老太婆说话东拉西扯,实在有些浪费时间。

    “我对你们的行事准则不感兴趣,我们这次来只有一个目的,有没有办法可以进入山顶的本丸?”

    “在艺伎街这里,心急是寻不到最好的姑娘的~”

    老太婆望向林羽,怪里怪气的笑了几声:“黑之羽之前全员集结进攻本丸,结果大败而归,他们应该已经彻底放弃,所以你们并不是黑之羽的人吧?”

    林羽神色不变:“我们是谁并不重要,你只需要按照和黑之羽的约定,把我们送入本丸就可以了。”

    老太婆拿起烟枪又抽了一口,之后盯着林羽,还是不死心。

    “今早得到消息,下川长老带领的一百名御城忍者,在琉璃院惨败,下川长老被擒,忍者死伤大半,剩下的落荒而逃。以黑之羽的残部不可能做到这一点,是你们帮他们的吧?”

    林羽的眼底闪过一丝杀气:“这些你都不需要知道。”

    老太婆发出沙哑的笑声,神色上丝毫看不出有气馁。

    “你们来的很及时,准确的说,今天晚上是救出公主殿下的最后机会。”

    后方的由美惊呼了一声:“婆婆,您的话是什么意思?雉子首领她……要死了么?”

    老太婆点了点头,拿起手中的烟枪又抽了一口。

    老太婆脸上带着礼节性的笑容:“据我得到的一些消息,宗主富士隆宏大人正在进行一些准备,准备在今晚把公主殿下送回林海,献祭给山鬼。”

    林羽脸色微微变了下:“送回林海?我记得雉子说过,持有鬼切的人要满二十四岁才能返回林海。”

    老太婆摇了摇头:“虽然族规是二十四岁时进入林海归还鬼切,但历史上也曾经有提前献祭的先例。而且如今公主殿下已经失去身上的纹身,即便再等下去也并无意义。”

    “所以我想富士隆宏大人是打算尽快结束掉这一任祭品的生命,好确认下一名继承鬼切的人选吧。”

    老太婆举起手中的烟枪,在虚空中画了一个圈,宛如舞蹈动作般优美:“今天是中元节第一天,今天夜晚是鬼气最为浓郁的时刻。山鬼会带走公主殿下的灵魂,富士家族中则会诞生新的继承者。”

    “那是不可能的。”

    林羽脸色冰冷,扬了扬一直抓在左手的长条形包裹。

    “没有鬼切,献祭仪式是不可能完成的。”

    老太婆的神色第一次起了变化,她望向林羽手中的包裹,眼神中带着一丝惊疑:“鬼切,在你的手中?”

    但马上老太婆又摇了摇头:“即便鬼切不在,富士隆宏大人手中也还有影打,一样可以完成任务?”

    林羽眉梢一挑:“影打?”

    “没错,人中有影武士,那么武器中自然也有影打,本丸中有一把秘密保管的影打,就是鬼切的替代品。”

    林羽望向面前这个老太婆,眉头微皱:“一名普通的艺伎不可能接触到如此核心的秘密,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太婆嘎嘎嘎的笑了几声,声音难听之际。

    “我就是一名艺伎,在这座无忧馆中已经渡过了八十年。”

    后方的由美不由得惊呼了一声,面前这个老婆婆竟然已经八十岁了,竟然还如此浓妆艳抹,一身厚重的和服,简直夸张!

    “我年轻时,曾经是东瀛最有名的艺伎……”

    老太婆喃喃自语,一副沉醉神色:“后来我年纪大了,不能再上台表演,富士隆宏大人就把我招入府中,负责教导公主殿下礼仪和乐法。”

    唐大哦了一声:“原来你是雉子的老师?难怪你对本丸内的消息如此了解!”

    老太婆摇了摇头:“我不仅仅是公主殿下的老师,公主殿下的母亲在产下她后不久就去世了,殿下从小就由我照看,她是喝我的奶水长大的。”

    “你是雉子的奶娘?”

    林羽眼底一丝凌厉的光芒一闪而逝,这一瞬间,他想起了当日阿一临死前的那句话——“奶娘,我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