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我死党穿越了 > 第613章 和清风私语(第二更,求订阅)
    这一晚上,钱女士陪着老锅头他们奔走了四个营地。

    哪怕过夜物业也不停着,仗着自己的超能义肢身体素质好,每每休息十五分钟就跳起来全团开拔,向着想一个营地前进。

    他们不仅送去了夜宵,

    还有火力弹药以及生员补充。

    在第三个前线堡垒的时候,老锅头去的时候正好碰见异类在攻打堡垒。

    老锅头他们卸掉身上的餐盒就冲了上去,他们端着枪冲向异类,嗷嗷叫着那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人类在欺负异类了……他们有着超能身躯,在突进过程中就把枪里的子弹打空!等到打空子弹他们干脆把手枪一扔,从腰间或者背后抽出铲子或者勺子就朝着异类们冲了过去!

    他们一个个都是超能身躯,

    身强力壮,矫健敏捷!

    手持各种厨具竟然也杀得那一波异类溃不成军!

    钱女士本来打算出手帮助一番的,可看到那情形后直接熄了帮助的念头。

    由李尧提供的超能义躯果然十分强大,虽然在个体上最多相当于三阶级别体能系的异人,可一旦组成阵势,那威势就很强劲了。

    因为他们都是批量化生产出来的战士!

    实力水准和属性都比较相近,可他们在战斗手段上却各有各的风格。

    组建成军团后,

    就好比一位有着数千种攻击方式且覆盖十数公里六阶强者!

    那些普遍二阶,偶尔有三阶精英的异类完全不是炊事团的对手。

    等到炊事团战士们得胜归来,

    老锅头把手里那特殊打造的特殊在身前占有油污的围裙上抹了抹,之后直接放到营地上的篝火里烧起来,等烧到通红消完毒一帮炊事团的战士们就笑呵呵要拿着刚刚杀敌的厨具给战士们准备食物。

    前线堡垒里的战士们脸当时就青了!

    不是老班长们……

    咱能讲点卫生吗!

    这是让咱“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老锅头见到战士们状态不对劲就一拍脑阔:“那你们等等哈!”

    说着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洗勺子去了……

    其实刚刚烈火消毒应该也差不多。

    不过就想陆娃子说的,咱现在不缺物资啦!

    哪怕是在这大漠里,也并不缺乏水资源。以前那种扣扣搜搜随便将就的办法已经不用啦!不过虽然这么想着,他们还是支起一口锅煮了沸水消毒厨具。

    等到忙完他们才继续前往下一个营地。

    钱女士目睹这些后不由得失笑。

    这哪儿是炊事团啊?

    这分明就是特别调遣队,和武锋锐士的部队属性一样。

    等到第四个前线堡垒完成,老锅头他们开始搭车,前往自己原本的营地。

    虽然这一晚上才送了四个前线堡垒,不过凤凰军团复活战士分成了十几支炊事团,分别支援塔克拉玛干各处堡垒。

    他们毕竟有数万之众。

    老锅头他们回到营地后准备休息,经过一夜的奔袭,他们也很累了。

    趁着黎明这一会儿,他们要好好休息。

    也就这会儿他们才能休息会儿。

    等到休息好起床,他们还要给营地里的战士们准备早餐。

    反正就是仗着身体素质好造呗!

    钱女士和他们一起回到营地,等到老锅头他们回到营地后,钱女士独自离开营地。

    她就像是一位观光客,随着老锅头他们在前线堡垒之间转了一圈。

    用那双温润的眼睛去看这个她保卫了百多年的国土。

    真的,

    太好看啦!

    不管是山河还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都太好看了!

    第一次远处重洋的时候,她做的还是渡轮,那种燃烧煤炭的渡轮,那时候是前往海外求学;后来她第一次坐飞机,终于从天上看到了绵延数千里的山河;再到后来,她成了七阶异人!

    成为面壁人当中实力最强大的存在!

    成为整个华夏暗面的守护神。

    她走了更多地方。

    去过希腊的圣托里尼,去过美联邦的黄山公园,去过新西兰见到了所谓的通话世界,去过非陆见到了辽远壮阔的草原景象。

    可是啊……

    这些家里都有啊。

    国外的月亮也并没有比较圆。

    她还是喜欢故乡,她爱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钱女士来到营地远处的沙丘上,这会儿月亮已经西沉,此刻正是一天当中最黑暗,最死寂的时候。

    远方的营地里依旧亮着暖色的灯光,在沙漠里那就人像是人类文明之火点燃的等他。

    微弱,

    却那么的美丽。

    在辽阔无边,起伏不定的大漠背景下,在深沉肃穆,暗蓝近黑的天空下,那片临时搭建起来的军营和整个环境融为一体。

    犹如一幅美丽的画卷。

    真是怎么看都看不够啊……

    钱女士席地而坐,抱着膝盖遥望着远方的景象。

    这一刻,

    时光好像倏忽逆转,钱女士好像突然就不是那位执掌面壁人,身居第一震慑者的超凡存在。

    而仅仅是一位年轻的小女孩。

    ——不知道多少年前,她也曾独坐山丘,纯净的眼睛望着脚下绵延起伏,壮丽震撼的山河与星辰。

    真是……

    好多年了。

    从童年起啊,她就独自一人,照顾着历代星辰。

    大漠里清冷的风吹过,撩起钱女士齐肩的短发……发丝挠着他的脸庞,痒痒的。

    你看啊,

    就连这风她都这么眷恋,以至于风都开始亲昵她。

    钱女士笑了笑,澄澈的内心一片明净,那明净之光几乎从她的眼眸里逸出来。

    静坐许久后,

    在天边微微泛蓝,一丝晨曦跃出地平线的时候,钱女士从所坐的沙丘位置站了起来。

    ——该出发了。

    钱女士遥望东方,那里正有什么东西在酝酿着,基金会,卡塞尔学院,秩序联合,布鲁克威卡修道院等等国际性的大势力都对那里投以关注。

    没道理她这位面壁人的执掌者不去那里。

    不过,

    时机还没到。

    再等等……

    也正好,

    她再和清风私语几句。

    ……

    耶路撒冷城外荒漠。

    一队身穿银白铠甲,披着奶白披风,披风上刻画着血色猩红十字架的骑士们正扛着一幅幅巨大的十字架行走在沙漠中。

    而那些十字架上,充满锈迹的铁钉钉着一位位头戴荆棘王冠,浑身上下只有胯间围着白布的人……锈迹铁钉穿透了他们的手掌,也把他们双脚踝骨钉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