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我死党穿越了 > 正文 第646章 我?……(求订阅~)
    李尧看网上那种论调的时候就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

    mdzz!

    所谓灵气一直都在,只是平常人感知不到罢了。

    就算现在因为地球周边界域的异类入侵过来使得灵界或者亚空间当中的灵能泄露到地球造成了某些异象也和普通人没多大关系好不啦!

    这么长一口大槽好险没给李尧憋死。

    说到底,

    灵能感知也是一种天赋,就和有些人极其擅长数学,有些人极其擅长绘画一样。

    都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

    你把一条鱼从池塘扔进大河,它能游得更远。

    可你换个乔碧萝扔下去试试?

    所以网上叫嚣的那些什么古老宗门复苏,古武大师出山什么的都是假的!

    假的!

    说不得这里面就能蹦跶几个玩大了的智障玩意儿。

    想到这里,

    李尧先把曹睿的事情放下,拿起电话给陆老头那边打了个电话:“喂陆老,您过来趟有点事儿咱聊聊?”

    陆老头没吭声。

    没多会儿他从隔壁过来眼神不善:“你小子就不能挪两步喊我声?还非得给我打电话?你咋就这么娇贵呢?”

    李尧摆摆手:“这都不重要,您看这个。”

    说着李尧把陈涛的手机递过去给陆老头看。

    陆老头没伸手去接,只瞄了眼就说道:“这事儿我知道。”

    他左右看了看,

    挑了个清净点的地儿过去,主要是为了避开学姐陈涛还有曹睿他们这些人。

    李尧跟过去,

    等落座后陆老头道:“是这么儿回事,我们面壁人有专门的维护办,主要针对特殊事件的隐藏,我记得之前封离有给你推荐过一位走近科学栏目的总监制,他就是维护办的。这事儿主要还是靠他们去做。”

    李尧指了指手机:“那网上那些……”

    陆老头咂咂嘴道:“同志们删不过来啊,如果大规模通知各大网络门户禁言什么的,反而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所以目前我们主要是派人在网上制造反面论调,尽可能的从科学角度去解释这些事情。”

    这个工作量是很大的,

    一时半会儿估计很难见效,所以网上的乱象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李尧抿了抿嘴唇……

    他理解目前的局面。

    但他也知道陈涛为什么要来找自己。

    因为他女朋友仓曾被骗进传销,而他自己更是深度卧底过传销组织,是深刻见识过社会暗面的好青年。

    他担心这些虚假信息愈演愈烈,最终造成难以弥补的恶果!

    这些灵气复苏,神功再现的谣言大部分青年人可能还不太会相信。

    可偏远地区的老人呢?

    分辨能力不强的学生?

    那些处于人生低谷期十分绝望的人呢?

    人类的理智,

    是相当脆弱且善变的东西。

    李尧把这些疑问说给陆老头听,陆老头听完沉默了。

    这都是相当尖锐的问题,解决的办法有,但是……实施起来困难,而且所需要的周期比较长。

    沉默中,

    李尧突然问道:“陆老,您说异人这事儿还能藏多久?”

    陆老头眯了眯眼,问道:“你什么意思?”

    李尧抿着嘴唇思索片刻后道:“索性咱就把这事儿公开出去!与其让民间鱼龙混杂咱不如直接官方来办这事儿!”

    陆老头:“我记得很久以前咱就讨论过这事儿。这反而容易让骗子找到有力证明。”

    李尧:“可现在形势变了。”

    陆老头怔了一下,好像确实是这样。

    以前是神通不显,一切都隐藏在平静的湖面下。

    没有官方背书类似的骗子说的天花乱坠可信度也不高,也就是些愚蠢之辈才能被忽悠了去。

    现在呢?

    布鲁克威卡修道院的神通横陈天际,那么多人都看到了还怎么隐瞒?

    就算没有官方背书,那些骗子也找到了强有力的证明。

    现在不必以前了。

    那时候人们见识少好糊弄,一句“天现异象”就糊弄过去了。

    现在人们见识广了,再加上互联网那就更不好糊弄了。

    内事不决问家人,外事不决问网友!

    想当初段友那规模多大?

    凝聚力多强?

    别说解答个问题,就是路上有困难遇上段友那也就是对个口号的事儿。

    也怪不得他们会凉……

    陆老头叹息道:“参谋部那边前两天提交过一份报告上来说的就是这事儿,还提议大规模扩招异人的储备生源,直接把异人修行当做一个门类进行招生,但这个提议被搁置了。”

    李尧:“……”

    这套路听着有点熟悉啊。

    陆老头见李尧表情不对就笑道:“我们跟你一样担心,这队伍一旦大了人心就容易杂,不好带。所以我们一直不敢过分尝试,只能让各地守卫游侠多多留意可修行的苗子,以师徒传承的方式一步步扩大。”

    李尧点点头,

    这是比较保险稳妥的办法。

    真要集中起来教学其实问题也多。

    华夏各家流派传承不同,纷杂无比。

    可一旦统一教学就必须拿出一套教材出来,这教材哪来?

    教出来的学生归谁统领?

    孩子们的父母是不是可以允许孩子上战场?

    这可比当兵危险多了。

    当兵那面对的都还是普通人,训练有素的士兵们在装备和后勤的支撑下有着绝大的优势,危险性相对较低。

    可那些学生培养出来就是上战场的!

    而且是直面异类的战场!

    死亡率是很高的!

    现在不少城市家庭都是独生子女,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还填战场里去了,事后闹起来就问你死不死?

    这也是面壁人为什么在民间采取师徒传承的原因。

    很多异人招收的学生都是没有家庭背景的……

    这有些残忍。

    可对那些孩子来说也是个机会。

    而领他们进门的异人,也会成为他们最亲的亲人。

    这世间缘法大概都是这般盈亏相嵌的。

    这是异人于民间的传承,

    还有一部分异人则是从军中来的——他们接受过更严格的训练和教导,有着更纯粹的信念和更坚定的意志。

    是成为面壁人的最佳人选。

    除此之外,

    让其余的社会人士成为面壁人?

    现在人们上学学习是为了出人头地,将来能在社会上获得更好的立足根本。

    本质上这是一种投资行为。

    现在,

    你告诉他们说咱好好修炼是为了更好的保家卫国,而且死亡率超高?

    开什么玩笑!

    但凡自家孩子能有这想法的,估计能被家长当场打断腿!

    对那些家长们来说,

    什么修行什么异人!

    不务正业!

    和打篮球踢足球什么的一样!

    都是耽误人的玩意儿!

    陆老头滔滔不绝的说着,那模样叫一个义愤填膺。

    李尧沉默听完,突然问道:“你不会是曾经想收某人做徒弟然后被家长拒绝了吧?”

    陆老头:“……”

    他有点尴尬……妈了个巴子的!

    老夫这么好猜的吗!

    他咳嗽两声:“反正这事儿不太好办。”

    李尧想了想,突然给陈涛喊过来:“老陈你过来下。”

    陈涛已经回到曹睿那边嘀嘀咕咕不知道正在说啥,听到李尧喊他登时抬头回应道:“啊?咋啦?”

    一边说他一边朝着李尧这边走过来。

    陆老头低声喝问李尧:“你想干什么?”

    不知道面壁人是有保密协议的吗!

    除非不可抗力因素干扰不然不得对普通人提及异人相关事宜!

    就算你不是面壁人可在国内也是要受这方面约束的!

    李尧趁着陈涛过来的空档说道:“这是位能人!”

    自带洗脑buff的那种!

    等陈涛过来后,李尧干脆利落的把关于异人的一些事情还有对现在社会现状的担忧说给陈涛听。

    陈涛一开始面无表情的听着,

    越到后面就越觉得离奇!

    多年接受的教育让他怎么都没法儿相信李尧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可看李尧那煞有介事的模样,

    陈涛又觉得大尧不可能拿这事儿来唬自己。

    自我认知和外界突变带来的矛盾感好险没给陈涛脑子撕开!

    这种抓心挠肝的感觉像啥呢……

    就好像……

    你相恋多年的爱人竟然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你的女儿!

    那种离奇吊诡的感觉你们懂吧?

    突然兴奋起来的诸位绅士请自觉去面壁蟹蟹。

    陈涛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道:“光说有什么用你们得给我看点证据啊!”

    证据啊?

    李尧随手施展个法师之手,这边桌上的茶具顿时飘了起来。

    陈涛:“……”

    他伸出手在茶杯附近摸了个遍都没找到任何魔术道具的存在。

    陈涛愣愣道:“这不是魔术?”

    李尧:“那我应该是全世界最牛哔的魔术师了。”

    陈涛:“喔。”

    他又望向陆老头。

    陆老头伸出手在李尧控制飘起来的茶杯上点了点,刚柔如意,百转随心的剑气登时喷薄而出,愣是在茶杯上雕出一副《黄山云海日出图》!

    李尧:“???”

    他一瞪眼:“你干哈啊?”

    陆老头有点迷:“咋我找你惹你啦?”

    李尧:“不是你没事给我家杯子戳那么多窟窿干啥啊?这还能用啊!”

    陆老头:“……”

    他真是给气笑了!

    这玩意儿经我手这么一雕刻你知道身价高了去你兹道不!

    陆老头气哼哼道:“至于吗你这么抠搜!”

    李尧不乐意了:“抠搜?啥家庭啥背景啊?日子还过不过了?前段时间我差点没给穷死好吧!”

    那特么粒子对撞机是真贵啊!

    一下就给李尧家底掏空了!

    他李老板就是送出去给人拆着玩的东西都这么贵啊!

    可是有什么办法,

    他和死党想要的东西都是很贵。

    还有最近这段时间供应给前线的超能义肢之类的他都没赚钱甚至在贴钱好吧!

    李尧:“而且我这是永丰源的釉中金国瓷,虽然不是极品但也大几百一个好吧!”

    陆老头眼都快气红了:“你信不信经我手出去就能卖好几万!”

    李尧一听登时把半空的瓷杯捉在手里塞进陆老头手里,目光灼灼道:“咱俩对半分!不!你六我四都行!你还雕不?我这茶杯你看着随便造,不够我再订!”

    陆老头:“……”

    你给我起开!

    他一把给李尧推开,“吨”的一声就给那镂空的瓷杯按桌上!

    然后……

    精雕细琢的镂空瓷杯就这么应声而碎了。

    李尧眼登时直了!

    他说道:“你赔钱!没三万块这事儿咱不得了!”

    哈!

    二大爷真是觉得一股气血直冲脑门!

    这真是耗子给猫做伴娘也太特娘疯狂了啊!

    他二大爷破天荒第一次给人碰了瓷嘿!

    这两人登时就较上劲了,那一个两个吹胡子瞪眼的叫一个凶狠!

    眼看着就要掐起来了……

    而陈涛还在那儿消化李尧给他说的那些东西。

    就,

    不知道该咋形容啊。

    他朝外面望了望,门窗外面阳光明媚灿烂,虽然已经是中秋了,可上午的阳光还是很毒辣,甚至有些刺眼。

    前两天他跟曹睿出去跑业务的时候光是在太阳底下走了会儿就被晒得不行,晚上回家就发现自己的手脖子上面和下面都分成两种肤色了。

    那是多么真实不虚的感觉啊。

    可现在,

    他觉得外面那炽烈的阳光都不那么真实了。

    他至今所学的知识体系是真的吗?

    他所认识的这些人是真的吗?

    在李尧跟陆老头怄气的时候,陈涛竟然开始钻牛角尖了。

    就在这时,

    陈曦端着份早餐过来放到桌上,然后给李尧和陆老头摁下去,笑吟吟道:“别玩啦先吃早餐,吃完再玩哈。”

    那口吻……

    陆老头:“……”

    他气哼哼道:“玩儿?这小子碰我瓷!你等我重回七阶的啊,我非得抽他!”

    李尧翻了个白眼:“我等着您呐。”

    等陆老头重回七阶,他李老板说不定都传奇了!

    那到时候咱俩可得练练!

    陈曦深吸一口气然后畅快的吐出,她真是太喜欢这种氛围的生活啦!

    就很充实!

    而且愉快!

    自家老板和陆老前辈的感情也是一如既往的那么好呢!

    她扫了眼酒馆,古朴典雅的酒馆看起来是那么那么的美好!

    然后陈曦看到一脸恍惚的陈涛:“你怎么了?”

    陈涛望向陈曦:“你知道他们都是那什么……异人,吗?就,有特异功能的那种。”

    陈曦:“知道,我也是啊。”

    陈涛:“……”

    他望了眼酒馆,登时觉得这酒馆魔幻起来!

    这大尧也藏得太深了吧!

    陈涛突然气馁般问道:“那咱这酒馆里还有谁是?你可别跟我说曹睿也是!”

    陈曦:“他不是啦,不过常在酒馆里的都是异人吧。喔,晓溪不是……应该不是吧。对了,你经常看见的那只猫也是。”

    陈涛:“……”

    我?……

    …

    …

    …

    感谢花莳涧(这次我名字打对了!),大王只是去巡山,eagledown,书友161230193639,残阳飞云的打赏!

    感谢书友201909051243的万赏~~

    跪求诸位来起点这边正版支持哈!一个多月没来推荐我……快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