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我死党穿越了 > 第645章 你就叫我睿睿吧!(第一更,求订阅~)
    李尧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也很消极——在经历塔克拉玛干战区的情况后,他内心对地球能战胜异类侵蚀这件事已经没什么信心了。

    所以,

    他想暗中建设适合人类居住的位面!

    类似于各国对极端情况所做出的预设。

    美联邦就曾设计过“地下城市”,“方舟空间站”等计划,用于可能到出现的末日。

    就连华夏方面也有类似的避难所。

    只不过那些避难所都都需要依托地球体系存在,

    一旦外界危险存在时间很长,避难所长期不对外开放的话,避难所内部的循环运转必然会出现问题。

    所以,

    避难所终究也只是避难所。

    能应付一时之急,却不是长久之计。

    而李尧想做的……

    是直接把曾经名为「鬼蜮」的亚空间改造成适合人类居住的位面,为人类保存文明的火种……

    至于地球,

    在必要的时候直接放弃!

    一如三体中章北海所做的那样!

    这还真是……够混账的啊。

    虽然混账,可李尧还是准备实施这个计划。

    目前鬼蜮亚空间在李尧的改造下已经出现了数十万平方公里的可使用面积,依靠中央的能量转换装置,最起码可以保证近二十万平方公里面积的土地用于居住,耕种和建设。

    这面积听起来似乎不大。

    可就这面积也是苏省的两个大了!

    足够供养近亿人!

    这么多人也足够构建出一个完整的社会体系。只要准备充足,李尧他们完全可以把人类社会的整个体系都复刻过去,甚至对其进行优化。

    对人类种族进行一次筛选!

    窝坐在沙发里,李尧甚至已经开始设想如何设置筛选机制了……可想到一半却乍然惊醒!

    tm自己这是干嘛?

    拿自己当上帝吗?

    人类社会对各种乌托邦的研究和探讨课题还少吗?

    由此而衍生出来的反乌托邦案例也不少了!

    毫无例外,

    他们都失败了。

    人类这个族群就跟有毒似的总能找到自相矛盾的点,这种自相矛盾甚至体现在每一个个体当中。

    一如我们日常所做的每一个选择和决策都充满了痛苦的矛盾和纠结。

    而放大到整个族群,这些矛盾的点制造了大量的杀戮,葬送了大量的生命不说,人类在历史上有好几次都险些把自己玩死了。

    可就这样!

    人类竟然还真就延续至今!

    在作死线边缘反复横跳似乎是人类的天性之一……根据有关学者研究,这似乎是缘故祖先遗留在我们基因当中的天性。远古时代的蛮荒当中当初都是对外界充满敌意和杀意的存在。为了生存数不清的植物和动物进化出了许多奇奇怪怪的能力。

    而我们的祖先当初很弱小,

    只能不断通过作死的尝试累积经验,寻找让种族延续下去的途径道路。

    这是进化论体系中比较知名的一个派别。

    当然,

    也有学者认为依靠自然选择的进化发展出人类这个族群压根不现实。

    早期智人尼安德特人在冰川时期就灭绝了,现代智人则和早期智人有着明显的差距,而这差距根据自然选择的进程明显不可能是区区几万年可以蜕变掉的。而且学者们也没有发现早期智人和现代智人之间演变蜕变的有力证据。

    现代智人就仿佛凭空变出来似的。

    这一观点也成为融合派中主导人类和异类应该和谐共处的思想之一。

    扯得有点远了……

    李尧晃了晃头,收起过分发散的思维把这个想法深埋在脑海深处。

    具体的方案可以交给钱女士他们去选择。

    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专业团队去做比较好。

    李尧结束遐想,然后拿出多次改良后的活力药剂灌了一口给自己提神!

    他还要学习记忆法术模型,还要进行冥想,冥想完后的时间是凌晨,正好趁着这个时间他可以把在凤凰营地得到的资料从手机里导出来整理好,然后交给营地那边进行临床的试验。

    这些药剂配方甚至可以尝试着和地球上已知并且明确属性的灵性物质进行测试,交叉对比。

    这是份工作量十分繁复且庞大的工作。

    早一点提交就能给营地那边的学者们多争取一点时间。

    至于睡眠休息……

    李尧揉了揉眼角,心底对侵蚀亚空间的异类们再度涌起恼恨的情绪!

    逼着一条这么帅气还这么天资横溢关键是还有钱的咸鱼这么的努力!

    合适吗!

    像话吗!

    早晚给你们一个个都炖了做汤!

    抱着这样的信念李尧回到二楼开始了久违的学霸模式,疯狂上进起来!

    ……

    翌日,仲秋时节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洒落。

    李尧这时候正蓬头垢面的坐在窗边的沙发里,这个时候的清晨已经有了点凉意,李尧裹住毯子一手端着咖啡,眼睛无焦的望着窗台上的一盆向日葵。

    金色的向日葵在清晨的阳光下熠熠生光,隐约间仿佛看到有点点淡金色的辉光从向日葵上逸散出来,然后落在向日葵中间的花盘上……那里储存的不是向日葵籽,而是一个个晶莹剔透的小晶体。

    向日葵上散发的出来的辉光都被晶体吸引捕捉,储存其中。

    这是一株源自主世界,由死党送过来的植物。

    虽然看着像向日葵,实际上是一种名叫「太阳晶盘花」的植物。

    正常的向日葵在花朵完全盛开后就不会再转动了,太阳晶盘花则终生都会转动花盘。

    而且花朵儿终年不谢。

    是一种兼具实用和观赏的花朵儿。

    其花盘内一颗有一颗晶莹剔透的晶体是一种饱含灵性的特殊材料,可以直接食用,拥有提振精神,洗涤身心的特殊功效,还能一定程度上提升食用者的身体素质。

    也可以作为材料进入炼金配方。

    只不过那些种子要在花盘完全成熟前采摘……不然就会被晶盘花自己吸收。

    采摘也不能全部采摘完,

    只能采三分之一。

    不然晶盘花会因为养分不足而枯萎。

    李尧就这么怔怔的望着向日葵似的太阳晶盘花,带着点暖意的清澈撒光洒落在他身上,立体的五官在脸上投下阴影,让那张脸的线条看起来更加分明。

    良久,

    李尧才跟复苏一般发出如梦初醒发出悠长的叹息:“……还是咸鱼好啊。”

    一边说着,

    李尧一边从旁边的炼金台上拿起一把小镊子从太阳晶盘花上捏出一颗花籽,在晨曦照耀下,晶盘花的花籽分外好看,犹如一颗分外圆润的钻石。

    他扬起头,用镊子捏着花籽放到眼睛上空,用力挤压它后就有一地晶莹剔透的花籽露从中渗透出来,滴在眼膜上!

    刹那,

    清凉的感觉顺着眼膜迅速扩散出来,随后则是如晨曦般温暖的感觉。

    李尧原本有些萎靡的精神顿时焕发起来!

    嚯!

    舒坦!

    眯着眼睛的同时李尧也把另一只眼睛滴了一滴花籽露。

    等精神恢复后李尧长长出了口气。

    经过一夜的奋战,他完成了自身的课业不说,还把手机鉴定出来的各种材料的属性,属系,以及配方效用等等信息都整理出来了!

    单单是这份工作都快让李尧精神的疲惫到枯竭了!

    搞什么啊!

    比锻炼法术模型还累人!

    疲惫等级几乎和做炼金试验一样。

    还好死党之前担心自己爆肝过度所以给自己寄了太阳晶盘花过来,那东西可以有效缓解各种心智层面的疲劳。

    这是活力药剂,精神药剂所无法比拟的。

    毕竟活力药剂只是提升生理层面的活力,精神药剂则是弥补精神的亏空。

    太阳晶盘花的花籽露则是舒缓「意识体」和「心智体」层面的疲劳。

    配合活力药剂,精神药剂就能打造出一个全天候精力充沛的研究狂人啦!

    法师们……

    真是太能肝了!

    为了更好的爆肝,他们甚至研究出这么多可以互相搭配使用的药剂……

    这都还不是关键,关键是能成为法师的哪一位不是才华横溢的存在呢?

    就这样他们还能这么肝!

    所以法师不逆天谁逆天啊?

    比你帅比你有钱比你天赋好的人都这么努力……想想是不是挺绝望啊?

    没关系,

    还有那种不努力就能屹立在某个领域巅峰的天才……这就叫天命难违!

    比如某个靠反骨捅刀成道的神……

    李尧深吸一口气,告别美好的晨光后转身进了卫生间洗漱起来,等到收拾好就拿着一份优盘下楼去了。

    刚出门李尧就问道厨房传来的清香。

    应该是薏米南瓜粥的香味。

    除此之外还有烤吐司,煎蛋,煎培根,煮糯玉米等等早餐食材的香味……

    等李尧从楼梯上下来的时候就见到陈涛,曹睿他们都已经醒了,就连学姐和隔壁陆老头带来的那位女学者也醒了。

    林晓溪也披着个毯子沐浴着晨光,在靠近门口的座位里窝着。

    明净的晨光洒落,

    让林晓溪那一头蓬松的长发都变得有些金灿灿,柔和的披散在她身上,白净的面容和精致的五官定格在光亮里仿佛一副名画——就很好看。

    如果说曹睿是头二哈的话,

    那林晓溪大概就是头萨摩耶吧……就是“雪橇三傻”经常性被忽略的那一傻,有着“微笑天使面孔,捣蛋魔鬼内心”之称的家伙!

    很多人都会被这货甜美的外表迷惑从而忘了其“三傻”的本质!

    李尧连忙摇头,

    把林晓溪很好看很美好这种惊天动地的念头赶走!

    千万不能被她的外表所迷惑!

    李尧冲大伙儿打招呼:“哟都挺早啊。”

    女学者冲李尧颔首:“早上好李先生。”

    曹睿连忙蹿起来:“我我!我姓曹啊!曹睿,你不用叫我曹先生,要是不嫌弃的话……你,你就叫我睿睿吧!”

    “噗!”

    什么情况啊?!

    李尧刚走到吧台端一杯清水出来润润嗓子,听到老曹的话水好险没从鼻子里喷出来!

    他登时怒目望向曹睿那狗东西!

    特么一大清早呛死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学姐递过来一张餐巾纸:“擦擦吧。”

    李尧接过餐巾纸擦了擦,顺便揉了揉脑门让鼻腔被呛入的酸爽感缓缓消散,然后寻思着是不是现场改造出一柄打狗棒出来……这老曹是想干啥啊!

    这时候学姐悄默默凑过来对李尧道:“你不知道,小曹学弟都盯着我旁边这位学者一早上了!”

    喔?

    这头二哈是开窍了?

    他竟然喜欢女学者这种类型的?

    怪不得之前那些妖艳贱货一个个都铩羽而归!

    而且,

    女学者自身的条件也一定入得了老曹父母的法眼!

    李尧重新朝老曹望去,就发现老曹那眼神是真不对劲了……以往老曹那眼神要么邪魅狂狷跟认真逗比起来的二哈似的,要么就真的解放天性完全变成逗比二哈,现在却多了点不一样的东西。

    直勾勾的……

    一种执念!

    继邪魅,逗比,忧郁之后,新版本的二哈终于上线了!

    发情二哈!

    李尧突然想起之前看过的抖音——残血夕阳下一只二哈目光沉郁的望向远方,微风里摇晃着夕光的毛发都仿佛在诉说着一段悲伤的情事……李尧好像已经预见到曹睿变成那头二哈的光景了。

    毕竟,

    他俩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好吧!

    一个普普通通的富二代,

    一个则是在凤凰营地工作研究异类的学者……

    完全搭不到一起去啊!

    李尧抿了抿嘴唇,想着要不要还趁老曹没有过分投入前劝他死心。

    可想了想又有些于心不忍!

    老曹从母胎solo至今,好不容易心动一次就让他死心合适吗?

    朋友不是这么当的啊!

    没想到他李老板今时今日,如此身家地位之后竟然还能遇上这么让他纠结的事情!

    难搞喔!

    李尧正纠结的时候,陈涛也跟着凑过来,李尧还以为他也要关心曹睿的情感状态呢,没想到他递着平板过来说道:“大尧你看看这上面。”

    他接过来扫了眼,上面是各种新闻信息和帖子的截图。

    这些网络信息有的在讨论昨晚的红月,有的在讨论之前的紫色星辉,竟然还有人貌似潜入国外的战区发回了前线的图片……虽然隔得很远导致图片很模糊……可种种迹象都在表明世界发生了巨变!

    一种船新的论调开始在网络平台上抬头,那就是——

    灵气复苏!

    李尧倒吸一口气,揉着眉心只觉得脑阔疼……这时候大家就别来添乱了吧!

    是不是都点娘小说看多了啊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