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热力学主宰 > 第0608章 战神冕下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轰隆隆……”

    一辆大型魔动推土机如同一只钢铁巨兽一般,向前快速驶去,巨大的金属铲斗轻松将大片草皮铲起来,露出黑褐色的泥土。

    一辆体型超过6米的大型魔动压路机紧随其后,这个大家伙的前轮是一只直径高达3米的巨型金属轮,看上去醒目之极。

    “咔咔……”

    巨型金属轮碾过泥地,瞬间将原本蓬松的土壤碾压得紧紧实实,只留下一条深深的车辙。

    这还没完。

    一辆装得满满当当的大型拖车,被一辆魔动拖拉机拖拽过来。

    也不知道驾驶员干了些什么,拖车忽然轻轻一震,一根金属柱缓缓升起,将4米长的车厢高高顶了起来。

    “哗啦……哗啦……”

    巨量的碎石、鹅卵石、灰渣之类的东西倾斜而下,尘土飞扬之间,一座小山逐渐成型。

    接着两辆体型稍小一些的推土机开过来,用铲斗将小山推平,覆盖在车辙上面,随后压路机又来回碾压两遍,将碎石、鹅卵石压紧压实。

    至此,这一段路基完工了。

    在这个过程中,全程看不到一名工人动手干活,全是庞大的魔动工程车辆“轰隆隆”的跑来跑去,不但修路的速度快得离谱,而且极具魔幻色彩。

    在地球上,这并不算什么。

    但在异界,任何看到这一幕的人,脸上都写满强烈到极致的震撼,三观被彻底粉碎。

    对异界人民来,这简直就是传说中无比神奇的魔法。

    “炎烬之手”华盛顿冕下,与他的追随者,超凡者乔治,自然也不例外。

    “我的天呐……这就是海潮领宣称的‘机械化’吗?这可真是太惊人了……”乔治呆呆的看了许久才合上下巴,惊异之极的说道。

    “我想是的。”华盛顿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如果我猜得没错,它们应该是在修建连接查卡镇与黑冰矿场的铁路……”

    这位炎烬之手冕下去黑冰矿场的目的,就是为了亲眼瞧一瞧机械化生产,没想到他在矿场没有看到,反而在前往查卡镇的路途中,与海潮领的机械化施工队伍不期而遇。

    当初那辆开采黑冰的魔动破冰车,使华盛顿颇为惊讶,眼前这群钢铁巨兽一齐共舞,场面壮观了何止十倍,这副充满工业力量之美的景象,让他涌起了深深的敬畏。

    没错,这是一位冕下,对另一位冕下的敬畏。

    在这一刻,他彻底被折服了。

    “这真是太令人难以想象了……海潮领,还有那位战神冕下,实在太了不起了……”华盛顿发自内心的感叹一声,同时愈发坚定了拜会雷诺的心思。

    两人站在远处,静静的看了足足半个小时,期间仅有一名穿着制服的工人,走过来礼貌的询问了一下,并以安全为由,让两人不要太过靠近。

    这种“试图驱赶一位冕下”的行为,绝对是一种巨大的冒犯,换做以往,华盛顿必定会勃然大怒,直接出手杀死对方,让对方好好体验一下什么叫“炎烬之手”。

    但是,华盛顿居然客气的答应了,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没有走到近处观看施工。

    “走吧。”

    又看了一会后,华盛顿决定离开了。

    他的追随者乔治,跟在后面一步三回头,眼神里满是留恋。

    这个内敛寡言的大个子已经看得完全停不下来,如果他的主君发令,这家伙一定会选择在这里蹲守三天三夜,好好的看个够。

    直到行出一段距离,施工现场被草丛挡住后,乔治才遗憾的收回目光。

    不过,抵达查卡镇后,华盛顿从政务厅得到了一个让他无奈的消息:

    “尊敬的冕下,非常抱歉,战神冕下前往王国南方的印第安纳湖,度假去了……”

    “什么?度假?”华盛顿呆住了。

    “冕下,我们该怎么办?”乔治小心的问道,“印第安纳湖离这里至少有1000公里的路程,这太远了……”

    “我们去印第安纳湖!”华盛顿果断说道,“战神冕下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再远也得去。”

    这一次,乔治没有提出一句反对意见。

    …………

    印第安纳湖。

    这座面积高达1.5万平方公里的超巨型湖泊,是千湖王国最著名、同时也是最大的湖泊,另一座与它齐名的湖泊是琼斯湖,面积比印第安纳湖稍小。(第329章介绍过)

    某种程度上来说,印第安纳湖与海洋并无太大不同,站在湖边,唯见水天一色,波涛滚滚,完全看不到边界。

    湖中水产极为丰富,周围届是平原地形,人烟稠密,商贸发达,这里是千湖王国最繁华的区域之一。

    尤其现在正值暴风季,海洋中已出现危险的湍流,没有渔民敢出海,但由于某种未知原因,印第安纳湖竟丝毫没有湍流的影子,这让它成为数以万计的渔民赖以谋生的最大倚仗。

    “马德里阁下,巴萨阁下,下面麻烦两位了……根据我们买到的情报,那只大家伙就在这一带出没……”

    一名贵族青年摇摇晃晃的站在一艘木船上,看着另外两名赤果着上半身的壮汉,高声说道。

    “阁下”的称谓,以及两人隐隐透着一丝淡蓝色的肤色,清晰的显露出两人的身份——水系超凡者。

    其中一名超凡者点点头,回答道:

    “放心好了,比利亚雷亚尔先生,既然你花费重金雇佣我们,我们当然会尽力而为……只要它还在这里,绝对逃不出我们俩的手掌心……”

    顿了顿,他转头望了望远处一艘巨大的船影,沉声说道:

    “另外,为这位尊贵的冕下效劳,是我们最大的荣幸……”

    说完这句话后,这位超凡者干脆利落的跳入湖中,另一人则紧随其后。

    “噗通……”

    “噗通……”

    大量水花溅起,一圈圈涟漪随之扩散开来。

    被喊做“比利亚雷亚尔”的贵族青年,幽幽叹了一口气,眼中带着艳羡,也暗藏着一丝不满。

    他很清楚,这两位阁下愿意接受雇佣,绝不是冲着100枚金纳尔的高价,而是因为某位冕下。

    要知道超凡者可不是什么大白菜,整个王国只有200多名超凡者,即便是国王卢瑟九世,也不敢像驱使低贱的渔夫一样,随意驱使一位水系超凡者为自己下水捕鱼。

    毕竟超凡者有自己的骄傲,权力固然令人畏惧,但不足以让他们放下自尊。

    奥义者冕下却不一样。

    力量金字塔规矩森严,更高层次的力量,往往让下位者甘愿俯首。

    更何况这位冕下威震整个人类世界,堪称人类最强者,尊敬他、崇拜他的超凡者一抓一大把。

    所以,比利亚雷亚尔很羡慕。

    另一方面,出了大价钱,还讨不了好,让他心中十分不忿。

    然而,这又能如何呢?

    “该死的野蛮人……”比利亚雷亚尔小声骂了一句。

    “野蛮人”、“悍匪”之类的绰号,正是贵族圈子里,某些贵族对超凡者的蔑视性称谓。

    …………

    “咚……咚……”

    “哗啦……哗啦……”

    这时,水下忽然响起闷雷般的响声,湖面上时不时窜起数米高的浪花,与之同步出现的魔能波动,更是让比利亚雷亚尔胆战心惊,唯恐水下突然冒出一只水怪,一口吞下自己。

    他明白,这必定是两位超凡者找到了那只可怕的大家伙,双方爆发了激烈的搏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