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偃者道途 > 第94章 匠人到位
    深山府邸,后山寒潭边,一个纤细的身影上下腾挪,如同敏捷的灵猫奔行于杂乱无章的乱石滩上,忽的利剑出鞘,寒芒舞动。

    金铁声起,飒然铮铮,凌厉的剑锋随着招法的流转凝炼光华,片刻之间,数丈见方都被气刃所笼罩。

    “羿射九日!”

    突然,身影急停,一剑刺出,剑芒闪烁之中,如同利箭射出,十丈之外,巨石应声被洞穿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深坑。

    这个身影正是李尘新收的记名弟子韩丽。

    本来李尘本意是让她修炼偃道,掌握百工之术,却不想,此人天资竟在剑道,无奈之下,传其《长歌诗剑诀》和《剑器行》。

    结果却让李尘喜出望外,她在得到栽培之后,充分发挥了身具的天赋,又肯勤修苦练,剑道技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起来。

    早在李尘前去拜谒妖后璋华之前,她就已经学完《凡剑二十式》,把凡人境界的平凡招法修炼至大成了,如今步入到了真正的剑修之境,配合炼气修为,更是把《剑器行》心法都提升至登堂入室的地步,还掌握了羿射九日这一招。

    静静感受了一番体内气机的游走之后,韩丽稍微调息,又再高举手中长剑,全身法力凝聚于双掌,意念观想当初李尘乘龙化剑的那一瞬。

    “帝骖龙翔……唔!”

    突然之间,剑芒外放,如同闷炮的轰鸣向外传播开去,韩丽急忙收招,好在没有受伤。

    “还是不行,这招似有人剑合一之意,我还没法做到完美控制自身力量。”

    雷霆震怒更需要接引天地之力,煌煌天威,以剑引之,更非平常炼气前中期所能掌握。

    韩丽估摸着,自己至少需要炼气后期才能初窥门径,并且暂时而言,无法发挥其真正威能。

    能够如同寻常的法道弟子那样,放出一二霹雳闪电,就已经不错。

    倒是身化剑光的江海清光一式,她如今已有眉目,自觉身躯的敏捷性都提升不少,如若有机会在实战之中历练一番,逼出潜力,或可领悟。

    韩丽也不是一味蛮练,她还拥有不低的智商,更有李尘助其植入的辅脑芯片,便于思考,计算,愈发感觉对自身力量和剑气运行的拿捏更加到位了。

    许久之后,日上三竿,韩丽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把剑插回鞘中,施展身法,灵动飘逸的往府邸跑去。

    一路上,身影掠过林间树枝,如浮光掠影。

    突然,她在府邸后门外,一座位于悬崖边的凉亭旁停了下来,旋即转为往那里走去。

    “韩丽啊,你来了。”

    李尘正坐在凉亭中的石椅上,一手持着鱼竿,一手撑在旁边桌上,百无聊赖的垂钓。

    他的举止有些古怪,因为鱼竿末端竟然没有挂上鱼钩和诱饵,就那么空荡荡的丝线垂落,山风吹来,随之飘荡。

    “公子……”韩丽嚅嚅叫了一声,带着几许好奇。

    却见的李尘突然一抖,手中鱼竿猛的扬起。

    空中似有如同水波的涟漪泛起,一条起码六斤来重的鲤鱼咬着细线,被他凭空钓了出来。

    “这……”韩丽怔在了那里。

    “嚯,是条不错的家伙,给我送到厨房去,今天我要吃红烧鲤鱼。”

    李尘轻轻一甩,鲤鱼便被丢向韩丽。

    韩丽手忙脚乱,连忙用法力裹住光滑的鱼身,向回一卷,抱在怀中。

    却不觉鱼身上带着水花,被溅了一身。

    韩丽有些羞恼,又有些疑惑,仍在纠结公子到底怎么办到的。

    李尘呵呵一笑,如同读心一般察觉到了她的意念,悠悠开口道:“你是不是想问,我怎么办到的?”

    “凡人看着神奇,只以为神仙法术,古往今来,神话传说,光怪陆离,由此而来。”

    “实际上修炼到家,掌握相应造诣,就该明白,这只不过是简单的空间技术运用而已。”

    “我把道标定在数十里之外的那座东湖中,以鱼类所能感知的信息素取代香饵,诱导其行为,自然空咬鱼线,为我所钓。”

    “呵呵,是不是说穿了就很没有意思?修士仙神,百般怪异,也是未知者高深莫测,已知者不过如此。”

    “而未知,已知,是可以转化的,这就是我们要修炼的缘由。”

    说到这里,李尘起身,淡淡道:“那些人终于把匠人给我送来了,你先回去吧,我去去前院。”

    不久之后,韩丽把鲤鱼送到厨房,又去换了一身干爽衣裳过来,却见李尘已经在接收严家派人押送过来的那些奴工和匠人了。

    只见偌大的前庭中,一千二百余人在数百官兵的呵斥之下排队站好,一个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如同乞丐。

    其中不少人面黄肌瘦,显然是长期缺乏营养,又要担负繁重的劳役,身体状况远比预计之中差了许多。

    “工者为贱役……”

    韩丽见状,不由得想起了自己过往的生活,面上浮现出悲哀之色。

    “好了,这些人本王签收了,滚蛋吧!”

    李尘面无表情的点完名册,就赶走来人,在对方如蒙大赦,走出大门之后,伸手一挥,一大堆粮食和衣物凭空而现,落在众人面前。

    “哗!”

    人群中响起了一片惊呼,显然是被这一手凭空招物的神仙手段镇住了。

    在修士看来,这只不过是简单的宇道运用,但还是很能唬住凡人的。

    “各位,你们现在自由了!”

    “从东胜洲或者苍海域,颢海域来的偃者,全都站出来。”

    他通过名册知道,当中是有一些偃者学徒,工匠之流的。

    外道常年偷猎奴工,底层偃者被掠走的不少,倒是已经有所成就的师匠,大匠之流被保护得很好,需要发动颢海之战那种等级的大型战争才有可能擒获。

    那也往往是大型势力才会蓄养的高级人才,断不可能和这些普通匠人一样充当努力来使用。

    实际上,如若偃者造诣达到工匠,都已经拥有一定的地位了,在这些奴工之中也是头目级的存在。

    众人不知福祸,面面相觑,但还是依言站了出来,总共有十名偃者工匠,一百多名偃者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