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漫威里的德鲁伊 > 第七百四十三章 新闻发布会
    阿尔文站在医院的大门口。

    一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的简陋演讲台被摆到了他的面前,身后是一块巨大的“广告牌”,上印满了各种一看就是不合法的广告。

    看着眼前这张堆满话筒的破烂,阿尔文瞪了一眼正在跟佩珀的保镖布莱恩吹牛的布鲁托,这家伙实在不靠谱。

    让他准备一场新闻发布会,这个王八蛋把这里当成了产品展示会。

    那些黑帮小弟被强迫穿上了滑稽的广告衫,手拉着手组成人墙挡在了就快要发疯的媒体记者面前。

    史蒂夫的女朋友艾普尔作为唯一能够近距离采访的记者,她带着自己的摄影师,站在阿尔文的侧前方。

    艾普尔有点好笑的看了一眼那些形象滑稽的黑帮小弟,对着阿尔文笑着说道:“这是什么?地狱厨房博览会?

    你有没有跟那些家伙收点广告费?

    脱衣舞酒吧上全美直播的机会可不多,盖博服装、地狱厨房赛车联盟、老威廉酒业、布鲁托连锁药店……

    这是什么?“阿列克谢为您服务”?”

    看着艾普尔好笑的表情,阿尔文捏着鼻子严肃的看着她说道:“美女,你要是在用这种语气评价地狱厨房的产业,我就控告你地域歧视。

    我们这里的流氓律师可不是开玩笑的!”

    艾普尔捂着胸口娇笑着说道:“这里简直就是一场闹剧,为什么地狱厨房发生的事情最后总是变得这么离奇?

    那帮家伙的脑子是怎么想的?有这种商业头脑以前为什么要混黑帮?”

    阿尔文满面愁苦的看着四周糟糕的布置,再次瞪了一眼东道主布鲁托,然后看了一眼艾普尔,咬着牙说道:“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出的主意,我就把他的屎给打出来!”

    布鲁托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冷颤,他拉了拉身上的广告衫,那上面印着“布鲁托连锁药店”的字样,只是在字的下方隐晦的印上了尺寸比较小的大麻图案。

    嗅了嗅鼻子,布鲁托骂了一句脏话,然后拿着一叠广告衫,对着西装革履的布莱恩说道:“伙计,穿上它,只是今天的保安制服。

    我们会在结束之后给你们每人1000块的报酬。

    如果你愿意以后在保护波兹小姐或者斯塔克先生的时候也穿着它们,1000块,每天1000块,怎么样?”

    布莱恩瞪着眼睛看着面前这个满嘴大金牙的毒贩子,他昨天算是领教了地狱厨房的特色了,一帮车臣劫匪把他折腾的够呛。

    现在一个毒贩子居然要自己帮他打广告,这简直就是笑话,而且一点都不好笑。

    布鲁托面对布莱恩冷漠的目光,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然后笑着说道:“据说你昨天晚上带着一帮车臣劫匪抢劫了隔壁毒虫的钱库。

    看起来你是不缺钱了……”

    布莱恩惊呆了,他昨天被几个劫匪劫持了,那些家伙用ak47指着他的脑袋要赔偿,因为他们的老大被自己摔成了脑震荡。

    最后无奈之下,布莱恩只好带着他们去布鲁克林找了个毒虫的钱库……

    但是怎么才几个小时的时间,面前的这个毒贩子就知道了?

    要知道某种情况下抢毒贩子比抢银行的后果要严重的多!

    布莱恩紧张的四下看了一眼,然后盯着布鲁托低声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布鲁托得意的咧着满嘴的大金牙,笑着说道:“你指望一帮车臣劫匪能替你保密?

    他们在老威廉的酒吧里吹嘘了一夜,你现在有了一个好听的外号,想听听吗?

    那些毒贩子放话了,你估计不想知道他们会怎么对付你!”

    布莱恩听了嘴里骂出一连串的脏话,自己也是倒了霉了,保镖的职责没有干好,还他妈的被绑架去当了一回劫匪,现在还弄得人尽皆知了,这可怎么办?

    “你是什么意思?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布鲁托拍了拍手里的广告衫,眼神瞄了一下布莱恩的几个伙计,然后咧着满嘴的大金牙,笑着说道:“穿上它们,然后我替你摆平那些毒贩子。

    这是最优惠的“价格”了,毕竟我一个正当商人要去跟一帮没有人性的毒贩子谈判。

    我这么拼命,收点报酬不过分吧?”

    阿尔文看了看手表,看到时间差不多了,于是他拍了拍面前的话筒,然后笑着说道:“伙计们,看起来你们有点等不及了,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说着阿尔文看着艾普尔身后的摄影师,笑着说道:“需要我喊“开始”吗?记得把我拍的帅一点!”

    一个被黑帮小弟隔离的媒体记者大声的叫道:“能说说斯塔克先生到底怎么样了吗?”

    阿尔文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等等你们就知道了,马上斯塔克集团的执行总裁佩珀?波兹小姐要宣布一件事情,那足够让你们填满明天的头版头条。

    保持耐心伙计们,今天是你们的丰收日!”

    说着阿尔文回头招了招手,然后看到佩珀满脸别扭的在广告保镖巴拉克斯和布莱恩的护卫下走到了演讲台前。

    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的佩珀狠狠的瞪了一眼阿尔文,这是她这辈子最尴尬的时刻,大学毕业酒会喝醉了酒在花坛里待了一夜都没有现在这么糟糕。

    世界上价值最高的集团总裁,站在一帮商业化黑帮中间发表重要讲话,这简直就是噩梦!

    想到未来自己现在的讲话会被拿出来反复的播放,佩珀就想捅阿尔文一刀。

    再次横了一眼身边的两个倒霉的广告保镖,佩珀走到话筒面前,快速的说道:“斯塔克先生因为受到了袭击,身体大面积烧伤,现在需要修养很长一段时间。

    作为斯塔克先生的未婚妻,我有义务照顾他,因此我会辞去斯塔克集团的执行总裁职务。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斯塔克集团将交由阿尔文?叶先生来掌管。

    之后有什么问题,你们都可以问阿尔文?叶先生,他现在是斯塔克集团的掌舵人!”

    说完佩珀也不等那些震惊的媒体发问,逃命似的快步走进了医院内部,她决定这就改头换面真的隐居一段时间,报纸、新闻、还有网络一律不看。

    如果可能的话,她还想找律师给全美所有的脱口秀节目寄一封律师函,让他们忘掉今天的事情,不然被人编成段子,那是会流传几十年的笑话。

    阿尔文看了一眼佩珀逃窜的身影,笑着走到演讲台的跟前,摊着手说道:“好了,你们可以对现在的暂时的首富先生表示一下敬意了!”

    台下的记者们大声的呼哨着鼓掌欢呼,阿尔文一段时间以来都是记者们比较喜欢的人物,真诚、幽默而且敢说。

    现在他成了斯塔克集团的掌舵人,虽然让这些媒体有些意外,但是却并不让人反感。

    而且跟阿尔文打过交道的记者都知道,马上就要开始的采访环节肯定还有大新闻爆出来。

    作为靠的最近的媒体转播记者,艾普尔按照之前说好的流程,表情严肃的拿着话筒走到阿尔文的面前,问道:“作为新晋的斯塔克集团总裁,你有什么计划吗?”

    阿尔文笑着对艾普尔挤了挤眼睛,笑着说道:“我不是斯塔克那样的天才,我也不是波兹小姐那样的商业精英,我最大的生意就是一间餐厅!

    管理斯塔克集团对我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

    所以我决定在斯塔克先生痊愈之前,收缩集团业务,嗯,我计划暂时关闭“新能源计划”。

    这种高端的玩意儿我不明白,为了不做错误的决策,所以我决定停止它。

    斯塔克集团将会无限期的搁置“新元素聚变反应堆”的开发,直到斯塔克先生痊愈之后重新接管集团,在由来决定要不要重新开始。

    毕竟我们现在好像过的也不赖,纽约的电费也不算太高!”

    …………

    “他怎么能这样?他这么干斯塔克集团受到的损失会无比的巨大!这个阿尔文是个疯子吗?”

    长岛一所巨大庄园的客厅里,几个气场十足的中老年人聚在一起看着电视里的阿尔文在一个闹剧一般的新闻发布会场,发布了自己上任的第一个命令。

    一名电视上经常出现的参议员撇了一眼那个破口大骂的肥胖议员,表情冷漠的说道:“新能源集团的项目里面,斯塔克集团可没有投入一分钱。”

    肥胖议员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脸,说道:“这是不行的,我们投入了多少钱?

    北方电网把所有的资产抵押给银行贷出了800亿美金,准备彻底的改造落后的北方供电系统。

    斯塔克集团一停止,我们怎么办?

    现在的工程进行了10%,每停止一天,损失都是以亿记的!

    不仅仅我们,还有西南电网,西部电网,他们都是用股票抵押做的贷款。

    我有预感,今天下午华尔街就会给我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你们觉得那些并不受我们控制的银行能忍受那些股票贬值吗?”

    参议员双手把玩着一根古朴精致,外表包浆的手杖,思考了很久之后说道:“我们的计划应该是失败了,这个阿尔文显然没有像我们预料的那样去行动。

    我们需要查一查,是我们自己出了问题,还是我们低估了这位阿尔文校长。”

    说着参议员看着一个长相清瘦的中年白人,有点苦涩的说道:“我们需要跟那位阿尔文校长谈一谈,毕竟我们还算不上不死不休的敌人。”

    那位肥胖议员鼓动着丑陋的腮帮子,说道:“也许我们还有其他的选择。

    我们给那位副总统制造一点便利,只要斯塔克在近期死掉了,我们就有机会拿到新能源的控制权。”

    参议员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肥胖议员,冷声说道:“你怎么绕过这个阿尔文?

    第一次袭击没有成功,你认为在给他们几次机会,他们能成功吗?

    斯塔克和阿尔文关系的评估报告就摆在你们的办公桌上,你难道连看一眼的时间都没有吗?

    我们如果下场参与进去,被阿尔文知道了,你能想象其中的后果吗?”

    接到了参议员命令的清瘦白人,表情镇定的看着在座的所有人,说道:“这也不是我们的末日,斯塔克集团不会无限制的停止新能源计划。

    那是托尼?斯塔克的心血,他不会看着新能源被埋没的。

    也许我们只要坚持一段时间,事情就会迎刃而解!”

    说着这个清瘦的中年人自信的笑着说道:“在座的都是大人物,一点点的损失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下午那些商业集团的人来了之后,你们只需要安抚他们一下,损失既然避免不了,那么就让他们准备参与分割副总统一方的利益。

    副总统一方坚持不了多久了,既然阿尔文不愿意动手,我们就自己来。

    也许这样还能博得阿尔文的好感,说不定对我们未来跟他的会面有好处。”

    参议员点头同意了中年白人的意见,但是他谨慎的表示,“先把事情的原因查清楚,这里面一定出了什么我们不了解的状况。

    我不相信阿尔文他们对副总统一无所知,但是他们没有一点回击的意思,这让我有点紧张。”

    …………

    一个男性记者一边跳着脚,一边大声的向着演讲台上的阿尔文提问,“阿尔文校长,请问斯塔克先生遇到的袭击到底是怎么回事?

    斯塔克先生到底伤的有多重?他什么时候才能重新掌管斯塔克集团?

    新能源计划到底要停止多久?”

    阿尔文看着那个上窜下跳的记者,笑着拍了拍话题,清咳了一声,笑着说道:“关于斯塔克先生的遇袭,这要问军方了。

    两枚巡航导弹被发射向了美利坚的内陆,纽约长岛什么时候变成中途岛了?

    我现在对美利坚的安全形势表示担忧,毕竟连富豪云集的地方都不安全了。

    我尊重那些前线的军人,但是显然有更多的人无能到让我为他们感到羞愧。

    哦,对了长岛的地价是多少来着?

    作为一块能参观到最先进的导弹袭击的地方,那里的地价应该很更高一点!”

    说着阿尔文看了一眼仿佛打了鸡血的媒体们,笑着说道:“至于斯塔克先生的状况,我就不多透露了,反正他没什么事情,只是需要修养一段时间。

    新能源嘛,以我的眼光来看,凡是挂着“反应堆”名号的东西都应该谨慎一点。

    一切都是为了安全嘛!

    大家也不用太着急,中东沙漠底下的石油还能开采很多年……

    什么时候新能源技术真正成熟了,我们会用上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