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科技霸权 > 第四百零三章 伤心总在梅雨季 北美制裁星辰科技!
    洪兴社的扛把子陈浩南曾经说过,行走江湖靠的是三样东西,够狠,讲义气,兄弟多。

    听起来简单,而想要真正做到四海之内皆朋友,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华为遭受西方制裁的时候,获得了全国百姓的疯狂支持,销量节节暴涨,手机气势如虹,直取业界半壁江山,压得所有同行喘不过气来。

    与此同时,同为业界大佬,百度的李老板,在ai大会上被人劈头盖脸的浇了一脑袋矿泉水,好不尴尬,然而全国上下却一片欢呼沸腾,浇水者顿成民族英雄,李老板狼狈如过街的鼠辈。

    这巨大的差距背后,就是人心所向,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看上去温文尔雅一表人才,但实际一肚子坏水,满脑子男盗女娼的家伙,或许能够欺骗一时,却骗不了一世。

    吃独食不会长久,合作才能共赢,秉持这种信念的罗佳喜欢大肆招揽,并且善待所有合作伙伴,把力量凝聚在一起,组成国际竞争中的华夏军团。

    从四月一直到五月,星辰科技集团都在忙着编写教科书,这么做不是为了他们自己,而是为了所有合作伙伴,以及教育界的学生和老师们,让大家可以尽快理解,并且使用这个全新的平台。

    时间来到五月中旬,全球主要媒体,合作伙伴,相关企业,终于收到了正式邀请函,下周六,也就是五月二十一日,星辰科技将首次举办,半导体以及芯片未来开发者大会。

    所谓开发者大会,可以被简单理解为企业级聚会的意思,普通消费者并不会受邀,去现场的都是紫光,华为之类的企业或者相关媒体,学术界专家等等。

    星辰科技之所以举行开发者大会,而不是商品发布会,原因非常简单,就拿英特尔公司为例,他们虽然生产目前全球最强大的cpu,但单独的一块cpu,其实并没有什么鸟用。

    “儿子,为了奖励你这次期末考试成绩不错,老爸送你一块cpu。”

    假设你这么说,儿子肯定冲你翻白眼,一块cpu能干什么,需要搭配主板,内存,硬盘,显示器等等其他硬件,操作系统,办公软件,登陆h网站要用到的vpn,才能组合出一部完整的计算机。

    按照规划,星辰科技造的被动元器件,会被拿去生产各类板卡,星辰光刻机和光刻胶,会被用于芯片代工,星辰系列cpu,会被用于搭建各类计算机系统,手机系统,甚至是超大型服务器。

    总而言之,星辰科技只负责核心零部件,外围和周边,依旧需要数量巨大的配套企业。

    到底需要多少家企业配合,才能把这个全新的半导体架构给撑起来呢?

    说实话,这个问题连罗佳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半导体是世界工业史上,最长的一条产业链,到目前为止,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拥有整条产业链。

    华夏人经常骄傲的宣称,我们是世界上唯一的工业全体系国家,按照联合国isic标准划分,工业分为39个大类,121个中类,525小类,华夏是唯一掌握全部分类的国家,只是其中有些分类,我们还没有做到全球领先罢了。

    然而要是把这个问题换到半导体行业的话,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于承诺,因为产业链实在太长了,也太复杂了。

    不久之前,霓虹和韩国交恶,霓虹单方面宣布,以后不卖氟聚酰亚胺和氟化氢给棒子,这条新闻普通人看来,似乎不太重要的样子,两种谁都没听说过的化工产品而已,不卖就不卖呗,大不了找别人买。

    然而韩国方面得到消息,直接就疯了!

    没有氟化氢和氟聚酰亚胺,他们oled面板生产线全都要趴窝,在半导体这条漫长的产业链上,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的格局,涉及的产品种类和数量,更是难以统计,哪怕强大如北美,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弄一个半导体全产业出来。

    “希望大家都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吧。”一万四千六百三十七张邀请函发出之后,安然挑了挑眉毛说道:“但也不能强求,我们现在是把北美往死里得罪,任何人来参加我们的会议,都要冒着被盯上的风险,在以后的国际贸易中,还有可能被针对。”

    李默然十分乐观的说道:“风险当然有,但我觉得结果应该不坏,除去那些境外企业和媒体,国内配套企业约莫有一万家,他们当中很大一部分,过去就已经成为了我们的合作伙伴,剩下的应该也会顾全大局,毕竟我们从来不曾坑过合作伙伴,这点所有人都很清楚。”

    罗佳没有说什么,他并不觉得悲观,只是半导体产业集群体量太大,搞起来有点麻烦就是了,星辰科技虽然有数以百计的研发基地,和大大小小的子公司,数以百万计的员工,但依然没办法独自支撑如此漫长的战线。

    想当年,苹果公司如日中天的时候,每年都会出一个五百大供应商排行榜,三星,台积电,富士康,这些巨头都在其中,华夏企业要是能位列其中,那是要放鞭炮庆祝的,至于不在五百大供应商榜单上的企业,那就更多了,少说也有四五千家。

    半导体行业可比苹果体量大上百倍,就算星辰科技才刚刚起步,也少不得需要一万多家企业,来支撑其上下游供应链,而随着业务发展,需要的企业和人才数量会更多。

    消息传开后,华夏沸腾了,全世界都震惊了。

    媒体,境内企业,境外企业,上级主管部门,全国所有双一流院校,数以百计的科研院所,全部加起来,一万四千多家企事业单位,预计到会人数至少五万!

    如此惊人的大手笔,迅速吸引了全球严重关注!

    “这次绝逼要爆了!那可是沪都八万人大体育场啊,好多大佬都要去,没有把握的话,星辰科技哪敢搞这么大的阵势!?”

    “是吗?都有谁去?某想的柳总去不去?”

    “哪壶不开提哪壶,某想还有脸去?连想都不用想!”

    “管那帮孙子做什么,说正经的,据说星辰科技造出了通用cpu,不是x86,而是基于开源的risc-v架构。”

    “国产cpu?星辰科技牛逼!”

    “话说,哪位给科普一下,这risc-v架构是个什么东西?真能比英特尔酷睿还好用?”

    “狗屁!星辰科技的东西,管它好用不好用,直接无脑买就对了!”

    “楼上的话虽然糙了点,但理是那个理,差不多的情况下,最好还是支持国产半导体,否则不仅咱们这一代要看西方的脸色,咱们的儿子,咱们儿子的儿子,世世代代都要被西方经济殖民呢。”

    “你们也不用太过悲观嘛,但凡星辰科技出手,向来从无败绩。我可是听说,星辰科技准备的好东西不止cpu,中芯国际那边,采用石墨烯作为基底,制程低于一纳米的超紫外混合激光工艺,也已经正式量产了!”

    “真的假的!?”

    “厉害!他们是怎么解决软硬件兼容问题的?”

    “嘿嘿嘿,你们是不是忘了,星辰科技一直台式机系统,只不过还没有全面推广罢了,至于华为那边,也有一个叫方舟编译的神器。”

    华夏民间议论纷纷,可即便最乐观的华夏人,也没能猜到星辰科技的真实意图,所有人都被risc-v架构的消息迷惑了。

    不过这也难怪,星辰科技戏演的逼真,深圳那边真有一个团队在开发risc-v架构,每天忙的热火朝天。

    似乎,一切都很顺利,在按照罗佳预先演示的节奏在发展。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六月十七日,距离发布会只剩下四天的时候,情况却忽然急转直下。

    北美方面公开宣称,星辰科技涉嫌盗窃知识产权, risc-v架构从一开始,就是麻省理工的项目,项目主导者大卫帕特森,也是个如假包换的北美人。

    至于说risc-v架构是一个开源项目,别忘了,当初安卓还是开源的呢,谷歌不还是照样在关键时刻,狠狠摆了华为一道?

    认为外国开源的东西就一定能用,就不需要自己研发了,这种想法实在天真的可爱。

    紧接着在六月十八日,距离发布会三天的时候,北美商务部会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将星辰科技列入实体清单,责令星辰科技无条件接受北美方面调查。

    依据臭名昭著的长臂管辖法案,和星辰科技有关的企业,必须配合北美当局行动,相关银行必须立即将星辰科技的财务数据,上报北美商务部,至于商业**什么的,他们才不在乎。

    作为一家没有上市的私营企业,星辰科技家底子到底有多少,能够承受何种程度的打击,怎么折腾才能让星辰科技倒闭,才是北美当局最最关心的事情,毕竟孙子兵法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时间仅仅过了一天,六月十九日,距离星辰科技的半导体计划正式实施,只剩下两天的时候,北美的第三套组合拳,终于让全世界彻底清净了。

    北美商务部宣称,根据对星辰科技的初步调查,他们已经掌握了星辰科技盗取北美技术的证据,即将在沪都举行的开始的半导体峰会,是一次无耻的技术销赃,任何敢于和星辰科技合作,利用盗窃自北美的技术的企业,均会进入实体名单。

    消息一出,华夏炸锅了!全世界彻底被点爆了!

    简单来说,谁去参加星辰科技的发布会,北美就要狠狠的制裁谁!

    任何敢于和星辰科技合作的企业,都会被从北美市场赶出去,并且遭到北美众多盟友的全球围剿。

    星辰科技的朋友,就是北美的敌人,这一招的凶狠和恶毒,超出了全世界的预料,要知道,全世界大多数市场,都是由西方把持的,与北美为敌,不仅以后北美市场进不去,澳洲,霓虹,丹麦,甚至小小的卢森堡市场,也全都要滚蛋!

    即便华为这样的巨无霸企业,上了实体清单后,日子依旧过的无比艰难,对于抗打击能力更弱的其他华夏企业,几乎就是灭顶之灾了。

    六月二十一,梅雨,连老天爷也不作美,沪都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没见到太阳了,雨一直下,厚厚乌云压在这座大城的上空,街上人型打着伞,脚步匆匆,气氛也像阴雨的季节一样压抑。

    发布会定在下午,但从上午开始,安然就一直守在体育场外,焦躁的一遍遍查看电气预报。

    种种迹象表明,雨应该不会停了,糟糕的天气加上制裁名单,安然实在无法想象,下午的发布会将会是如何惨淡的景象,讽刺的是,当初他还怕地方太小,特意租了这座沪都八万人体育场呢。

    唰~

    就在安然感到万分沮丧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车辆在雨中刹车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