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 > 第67章 温度
    裘德发死了。

    在祝觉和素子找到他之前。

    裘明丽倚靠在门边,从看到门内情景的那一刻开始,整个人的气力恍若被抽的一干二净。

    她恨自己的父亲,可真到了解脱的这一刻,却是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当然,另外两人肯定没有裘明丽的哀愁,几乎是在发现尸体的第一时间就冲了上去,搜遍全身上下所有可能藏u盘或是别的什么影像记录仪的地方。

    结果是一无所获。

    “家里没有,身上也没有......手机?”

    将从裘德发身上找出来的银灰色宽屏手机抛给素子,祝觉想让她检查手机内的资料。

    “这种可能性不大,他不是没见识的人,既然敢将这段视频为筹码放到暗网上出售,肯定不会将它存储到手机内,那等于是把它送给黑客。”

    素子并没有打开手机,目光落在尸体上,往前一步伸手按在裘德发左眼眶的位置,接着说道,

    “邺城中心区的交通辅警应该都接受过电子脑的改造,裘德发肯定也不例外,他常来记忆体验馆,说明他可能在原有基础上进行过二次改造。”

    指尖有电火花闪烁,男人原本黯淡的眼眸倏然发出蓝光,像是重启的机器一般,下一秒左眼眶周围的一圈开始出现机械开裂时的咔哒声,左上方的小半张脸展开,露出底下的线路以及数据端口。

    “这是什么意思?”

    祝觉对这种东西向来一知半解,开口问道。

    “适用于记忆芯片记录影像的改造.......意思是裘德发近期可能想要通过电子脑的更新手术在左脑安装记忆银行的记忆收集装备,这就能说的通为什么裘德发会获得记录有‘零’组织中的重要成员的影像。”

    或许是身体接受了太多义体改造的缘故,素子的言语总是带有很强的逻辑性,并且热衷于总结现有情报来分析得出合理的解释。

    譬如现在,她在说话时手指一刻不停的在身前虚点着,祝觉看不到任何东西,却也知道她应该是在查看刚获取的信息。

    记忆银行,这是目前世界上处于一流水准的科技集团之一,记忆技术及其各大方面的扩展延伸产品的核心技术持有者,素子提到的记忆收集装备是记忆银行今年刚对外公布的新产品,其功效大抵算是祝觉以前在怪诞工作室里做的事情的加强版。

    那时候祝觉去外边拍了视频放到网上之后,观众需要用vr眼镜来观看才能得到最好的体验,而祝觉当时要是使用的是如今的记忆收集装置,那么他的这段记忆就可以被刻印出来当作商品出售,购买者可以完全感受到他当时感受到的一切。

    当然,这也就是打个比方,祝觉脑子里的那些记忆连他自己有时候都恨不得全忘了算球,因为哪怕只是偶尔的回忆,对于他的精神都是一次又一次的冲击,要是刻印成记忆芯片拿出来卖......估计能让他立刻变成世界顶级通缉犯!

    “芯片呢?”

    虽然不太懂原理,但祝觉还是发现左眼眶中的机械插槽是空的。

    “有极大可能是被凶手取走了,刚才这个房间里不止他一人,我去问一楼前台。”

    芯片不会自己长翅膀离开,裘德发也不可能因为看个视频把自己看死。

    结果很清楚。

    有人在他“享受”的时候下手,不仅杀了他,还取走了芯片。

    “他是在房间里被人杀的......凶手肯定是刚才我们在一楼门口看见的人,他是我父亲的朋友,两个人经常会凑份子,然后一起到这边享受,那就是个混蛋,他刚才说要包养我,肯定是赚了一大笔钱......”

    一直沉默着听两人说话的裘明丽闷着嗓子喊道,之前在门口碰见的中年男人说是要让自己做他的女儿,这其中的意思她清楚的很。

    一个跟自己父亲一样游手好闲,整日里混吃等死的人,凭什么说这种话?

    “啧,如果真是他杀的,刚才在门口看到你,那人肯定知道自己已经暴露,想要再找到他可就有点难了。”

    谁能想到进门前碰见的邋遢汉子居然是杀人凶手,从他们三人进门到现在,少说也过了十分钟。

    “不难,我可以很快锁定他,跟我来!”

    素子的想法显然跟祝觉不一样,将裘德发左眼的机械板重新按回去,眼中数据流闪烁,跑向门外。

    尽管不太理解,祝觉也没有留下,而是选择跟在素子的身后出去,只是临出门前经过裘明丽时沉声说道:“你可以报警,待会儿有警察过来你就照实说。”

    考古协会顾问的身份,足以让裘德发的死掀不起任何波浪......事实上就算他什么都不说,海伍德区警局也不会对一个死在记忆体验馆的底层平民有任何的关注。

    这个时代,存在着阶级诧异的可不只是活人。

    “你要怎么锁定他?”

    跟在素子的身后离开记忆体验馆,祝觉看着她停在门口街道一侧,不由得上前问道。

    “我的眼睛会自动保存所有看见过的图像,哪怕是在我无意识的情况下,只要我看到,那就能随时回忆起当时的所有情况,而在知道凶手样貌的前提下找到他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只需要让深港区这边的监控摄像头帮忙就可以。”

    素子边说着边抬起左臂,小臂位置有机械面板开启,虚拟键盘悬浮出现,右手五指极快的敲打着按键,祝觉只看到一连串的数据不断的在虚拟光影屏幕上闪现,旋即就是大量的符号和复杂图像以他难以琢磨的形式在屏幕上“爆炸”开来。

    为了确保城市内不会出现精神污染源怪物或者说可以在第一时间消灭出现的精神污染源怪物,曙光城这一类的超级城市实行的是全区域监督体系,深港区也不例外,这里的每一条街道都会安装多功能监控摄像头,某些较特殊的位置还会有公民信息识别和色相值临时监控系统,素子要做的事情很“简单”。

    在几分钟内黑入深港区监控系统,全区域锁定刚才在门口看见过的中年男人。

    “跟我所想的一样,深港区监控系统并不被曙光城所重视,加密系统是几年前的产物,破解并不难......”

    浅黑色半短发垂落在肩膀上,饶是头低着,灰色长风衣罩着的姣好身躯依旧站的笔直,祝觉这时候才真正的开始打量这个特殊的女人,她得承认,这个女机器人的身材非常匀称,甚至可以说接近于黄金比例。

    没办法,谁让当初给她打造全义体身躯的研究员是她父亲呢,这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完美整容......

    可惜的是碎金色的正午阳光洒在她的脸上。

    阳光有温度,她没有。

    “找到了!”

    二分二十秒,素子就已经通过监控摄像头锁定了当事人的位置,提醒旁边正拿着根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拔了根狗尾巴花逗弄风铃的祝觉。

    “走着!”

    这段狗尾巴花的绿穗抛向空中,之前还蹬着两条腿直立着去抓狗尾巴花的风铃一跃而起,一爪拍开狗尾巴花,轻巧的落在祝觉肩膀上。

    到这时候,祝觉也懒得再去问什么地方,从刚才到现在,素子展现出来的能力丝毫不比奥莉薇差,甚至于在某些方面要更加的专业,因此他也乐得做个“跟班”,反正他的目标只是找到那段记录了“零”组织成员的影像资料,至于过程如何他并不怎么在意。

    “已经有第二批人进去,深港区少见的高档黑西装......他自己拿那段影像没有任何作用,所以这些人可能是交易者,从我们这到那儿,需要穿过5个街区,半个小时,恐怕是来不及的。”

    素子半仰着头,身前什么都没有,却像是看到那处楼下的一切,皱着眉头回头看向祝觉说道,

    “我们必须尽快赶过去,我准备走直线,地址会发到你的手机上。”

    话音才落,素子双脚一错,看着没怎么用力,身体却是拔地而起,直接跳上前方街道楼房一侧的几米高处的铁窗,随即借力再向上,几个起落就要接近楼顶,惊起屋檐左右停靠着的大群飞鸟。

    深港区街巷拥挤,哪怕是街道两端也不过五米左右的间隔,对于经过全方位改造的素子来说,走直线的意思就是从屋顶上走,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目标地点。

    至于为什么要把位置再额外发到祝觉手机上,这是因为在她看来,祝觉需要在路边等车,然后再赶往目标地点,而自己又不可能留下来等他,这并不是轻视祝觉,而是素子基于自己观察后得出的最优方案。

    直白些说,她并不认为祝觉跟得上自己的速度,因为她可以通过极强的计算能力在最短的时间内整理出一条可以让她快速前行的“空中道路”,而这条路却并不适用于后者。

    然而等她跳上房顶的那一刻却发现之前还在底下街边的男人已经站在顶层天台,手里捏着一只扑腾的鸽子,甚至就连他的猫都到了......

    “我跟着你就行了,不用给我发位置。”

    鸽子是刚从风铃嘴里抢过来的,这家伙冲上来的时候也不知道从哪叼了只过来向祝觉邀功,后者自然不可能让它生吃这种不明来路的肉。

    好歹得回去炖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