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 > 第101章 诅咒
    “那是一个不知道由来的诅咒。”

    摘取面具的洛贝林离开椅子,径直坐到阳台围栏上,黑白参半的中短发配上他那张不断溃散又凝聚的沙砾脸颊极为怪异,

    “无门之城是我的家乡,说不上好坏,我只是住在那进行着巫师的修行,直到那一天的到来......你见过沙漠中风化后千疮百孔的石头吗?”

    “以前看见过。”

    拍摄古鱼视频的旅程中祝觉见过不少风蚀蘑菇,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记忆犹新。

    “那你见过人类变成那副模样么?”

    抬手戳进自己的面庞,洛贝林沉声喃喃着,

    “早晨我离开时还与我打招呼的妻子,朋友,商贩,晚上我修行返回时,看到的只剩下一堆破碎骨粉和几件糅杂着沙土的衣服,我呼喊着他们的名字,四处寻找他们,看到的却只有一堆又一堆的破碎骨架在街道上堆积,那不是恶作剧,更不是梦境,我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我看不见生命......不,我甚至看不到任何血肉,哪怕只是屠户摊位上的,已经宰杀切成碎块的肉,都在那天成了灰烬,我知道有某种事情发生了,可我不知道该怎么阻止,甚至不知道去什么地方阻止,我在城市里游荡着,游荡着......直到在红沙街的路口,我见到了它,它像......抱歉,我想我不应该与你提起它,详细的描述它只会让你对此产生遐想,而这种思想会让你变成我现在这副模样。”

    强行掐断想要描述那个存在的想法,洛贝林原本垂挂在身侧的手臂缩回宽松的衣袍,下一秒又从中间的伸出,往两侧一撑,整件长袍散开落地,赤膊上身,站在祝觉面前,腰腹以上,已然与面庞的状况相差不大,

    “仅仅只是见了它,在接下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的身体便开始出现这种诡异的变化,当然,我得承认,这种变化让我在修行方面觉醒出了极大的天赋,短短几年,我就从一个低级的学徒变成如今的状态,甚至成了许多人眼中的强者,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称号,他们不知道的是我宁愿变成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普通人,也想再见一次我的家人,再嗅一次花香,再吃一次糖果,再......我不甘心!”

    听着洛贝林断断续续的述说,一旁的祝觉沉默良久,突然说道:“那种不论看什么都像是恐怖之物的感觉,很难过吧。”

    并非是疑问句,而是肯定的叙述。

    “你也......”

    洛贝林怔然,看向祝觉的眼神多了几分热切。

    “大概是在五年前,我的身体和灵魂因为某只冰原上的恐怖怪物而变的极为诡异,混乱的意志,突变的身体,这份冰霜的力量,同样来自于它,不过我的情况比你好一些,至少正常情况下,我仍旧能够保持常人的生活,而且后来我干掉了那只给我带来困扰的怪物,现在,这份力量属于我了。”

    抿了口咖啡,祝觉脸上也是浮现出几分笑意,他怎么都没想到在幻梦境中居然能碰见与曾经的自己同病相怜,甚至可以说是比自己更惨一些的人,感慨的同时,他心里也已经做了某些决定。

    “这么看来你的情况确实比我好上不少,我到现在也只是挣扎着想要恢复原来的人形而已,至于复仇,我甚至不知道敌人是谁,现在又在哪里。”

    随着交流的深入,两人之间原本还有些僵硬的气氛迅速消融着,毕竟两人都有着类似的独特经历,而洛贝林则是因为多年没跟人聊过,现在话匣子打开了,想要停下来恐怕是有些难的。

    说实话,顶着一张流沙遍布的脸庞侃侃而谈,给人的心理压力着实不小,也就祝觉扛得住了。

    不过不论怎么聊,话题最终没有离开最关键的那样东西。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灼热之盒能够救你的?”

    “一位贤者,他来自某个神秘的地方......我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让他告诉我的这个消息,那就是只有海神之物才能解除我身上的诅咒现象......这些年我跑遍各处,找过许多似是而非的东西,灼热之盒可以说是最有可能的物品,它对我很重要,我必须得到它,不惜一切代价!”

    话说到这份上,洛贝林的态度可以说是很清楚了,这个灼热之盒,不论是借也好,抢也好,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用它来解除自己现在的这种状态。

    “好吧,我愿意帮助你,但问题是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我不知道该怎么打开灼热之盒,更别说取出其中的物品。”

    祝觉仔细想了想,他没理由不帮助洛贝林,后者的经历无疑令他产生了共鸣,就当作是难兄难弟间的互相扶持就是了。

    “能不能让我看看,这些年我研究过不少古籍,特别是关于灼热之盒,或许我能找到方法。”

    听到祝觉愿意帮忙,洛贝林说话的声调都高了不少,对于怎么开启灼热之盒的问题,他并没有明确的办法,但现在东西都在眼前了,他总归是想要试一试。

    “没问题,我现在......现在不行,你刚才过来的时候也看到了,我正准备去参加酒会,并不是为了去喝酒,而是商会这边有些事情要处理,如果你接下去没什么事情,不如在商会等我?”

    祝觉话说到一半才注意到莉莎娜正在一楼拿着块怀表,示意时间已经快要赶不及。

    要说没答应倒还无所谓,现在烁金商会这边已经回复奥特兰伯爵,表示会去参加酒会,这种情况下放人家鸽子,无疑非常失礼,奥特兰伯爵只要是一名合格的贵族,那么他就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商会在狄拉斯海港这边要开下去,招惹这种程度的地头蛇可不是什么好想法。

    “没问题,几年时间我都等了,几个小时而已,我等得起。”

    尽管心里很是焦急,但洛贝林仍旧将这份急躁的情绪强压下去,他知道现下谁是主导。

    刚才祝觉嘴里那句“现在,这份力量属于我”。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街道上的比拼结果并无胜负,但这只是冰霜与沙砾之间的碰撞,今天早上的相遇让洛贝林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在控沙方面的手段似乎也是极强......

    说白了,上边的那番话从洛贝林口中说出来,一来确实是情之所至,二来多少也有些示弱的意思,毕竟将自己的伤疤和过去展示给他人可不是见容易的事情。

    所幸结果是好的。

    “让人给洛贝林安排个房间,要最好的,这人的实力极强,现在又有求于我,或许能把他争取到我们这边,就算不能让他加入烁金商会,也要让他认下这份人情,以后说不定有大用。”

    重新回到楼下的祝觉对着迎上来的莉莎娜交代道。

    同情归同情,祝觉又不是什么帮人不求回报的慈善家,洛贝林的实力他是亲身体验过的,如今的烁金商会欠缺的就是这种能常驻在这个世界并且镇得住场子的人,他当然想要招揽。

    “我明白的,这就找人去安排,请您在门口稍等。”

    意识到这件事情重要性的莉莎娜二话不说就提起了裙摆往驿站里跑,祝觉回过头看了眼她有些别扭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走向门外。

    烁金商会这有人跨出门槛,大力水手酒馆门口,有人刚跨进来。

    披着黑色斗篷的男人走在最前边,身后数人跟着,登上二楼,找到约定好的房间,立刻就有人跨前一步敲门。

    连敲了几次都没人回应。

    “我们之前在信中已经提醒过他们要在这里等我们一起行动,这些家伙竟敢违抗命令?”

    敲门的那人皱着眉头,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像身后的人解释。

    “有人在我们之前拜访了这里......把门打开。”

    “明白!”

    没有去找酒馆要钥匙的想法,敲门的人抬脚踹开房门。

    浓郁的血腥气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