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 > 第162章 米·戈
    意外的收获!

    原本还急着离开的祝觉在听懂丹尼斯言语间的意思后立刻改变了计划。

    尽管在义盟据点的时候他就想到了这个杀人游戏的幕后组织有极大的可能与精神污染源怪物有所联系,但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以这种方法得到实验室的主事者邀请,前去跟那些家伙见上一面。

    祝觉并不担心自己会暴露身份,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自己现在的精神状态和外在表征就算跟丹尼斯说自己是人类,后者恐怕也是不会相信的。

    “伟大种族还是古老者?”

    跟在丹尼斯的身后走了一段路,祝觉想了想,突然开口问道。

    “什么?”

    丹尼斯正思考着待会儿该怎么招待这位“贵客”,面对祝觉的提问,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说的智慧种族,难道不是它们?”

    祝觉仿佛是理所应当的说道。

    “您......见过它们?”

    伟大种族还有古老者,丹尼斯从自己的合作者那儿知道它们却从未实际见过,也曾花费巨大的精力去寻找两种存在,可惜一无所谓,而眼前这人居然随口就说出了这两个精神污染源怪物中的特殊存在。

    这让丹尼斯看向祝觉的眼神愈发恭敬。

    “当然见过,我曾和伟大种族穿梭时间,也曾与古老者一同对抗过不定形的修格斯,但那也是几亿年前的事了......你所说的智慧种族居然不是它们,这倒是让我有些好奇。”

    祝觉跟这两个智慧种族是实实在在的接触过的,不论是它们的性质还是能力,他都有所了解,特别是与前者还有过一段时间的交流,用这些经历来诓骗一个对它们只是一知半解的家伙简直不要太简单!

    “它们的本体并不存在这里,为了能够方便通讯,我与它们之间有一条特殊的联络线,就在这里边。”

    站在那扇满是齿轮的保险门门口,丹尼斯半躬着身,边说着边去开门,

    “请您在外边稍等,我进去征求一下那位存在的意见。”

    此时的丹尼斯已然完全的相信祝觉同样是一个不知道来自于何处智慧种族,毕竟后者随口说出来的那些内容即便是自己也只是在一些特殊的渠道听过只言片语,再加上那些根本不是人类所能拥有的能力,他可不信有人能用这些东西来欺骗他。

    不过即便如此,丹尼斯也不敢随意给那位存在引荐其他的种族,主次他还是能分清楚的,现在这位是敌是友还待考究,贸然的让他跟自己这边最大的核心机密见面自然还需要征得后者的同意才行。

    祝觉并没有在外边等太久,大约三分钟后,齿轮转动的啮合声中,大门再度打开。

    丹尼斯站在门口,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祝觉以为里边会是什么恐怖的存在,等他跨步进去才发现这个跟银行存放金条的房间差不了多少的地方里边居然空空荡荡,唯一的东西就只有一个白色的平台及摆放在上边的圆柱体盒子。

    它大约有一英尺高,直径略小于一英尺,三个奇怪的凹槽呈等腰三角形分布在凸圆的表面上,除此之外还有些奇特的,看上去让人感到恶心的符文。

    “我确实感受到了某种奇特的力量,这就是你所说的联络线?”

    面无表情的打量着面前的圆筒,祝觉试图找到其中的关窍。

    这个盒子并非人类造物,祝觉确定这一点。

    “你是谁?”

    机械且单调的声音在房间内突兀的响起。

    “我是我!”

    祝觉的回答不卑不亢,其实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算是什么种族,但这时候气势绝对不能弱就是了,当即反问道,

    “你又是谁?”

    “我们是米·戈。”

    面对祝觉明显是在迂回的回答与问题,圆柱体盒子的回应倒是非常实诚。

    米·戈?

    祝觉搜索着记忆当中所有有关于精神污染源怪物的情况,最终却发现自己没有在任何地方看见过有关于这种精神污染源怪物的资料,哪怕是异调局和考古协会的资料库内也没有提及。

    一个能与伟大种族和古老者的智慧种族......当然,也有可能是褚芸和奥莉薇各自在这两个组织中的地位还不足以接触到这方面的资料的缘故。

    “你们究竟是......”

    祝觉在来时的路上就已经想好要试探这些怪物,光知道一个名字自然无法满足,然而问题还没说出口,眼前便又陷入一阵恍惚。

    意识再度飘飞,周遭的一切陷入黑暗。

    迷蒙中,祝觉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标志性的单调声音。

    “你的灵魂拥有特殊的印记......伊塔库亚,尽管已经非常淡薄......那是伟大存在的仆从,敌人应该抹杀......不,黄衣之王应当被尊重,哪怕只是他仆从的仆从......计划不容许被破坏,你必须立刻离开这,返回即杀!”

    两个相似的声音在脑海中争论,祝觉仿佛看见有无数色彩鲜艳的花朵在视野中开放,又像是一如既往的黢黑笼罩整个思想。

    仅仅只是持续数秒,精神便归于寂静。

    房间内,丹尼斯看着突然软倒在地上的人,有些不知所措。

    他以为米·戈同意见祝觉,或许是有合作的意思,结果双方才打了一个照面,前者便直接动手驱散后者的灵魂,这完全是他意料之外的情况。

    “丹尼斯,这是我们的合作,不允许其他的存在插手,如果你违背了我们的约定,我们会告知你的首领。”

    圆柱体内的存在似乎猜到了丹尼斯的想法,直截了当的表示拒绝任何外来者加入计划。

    “我会注意的,这是最后一次!”

    沉默数秒,丹尼斯最终还是躬身退出了房间。

    银色金属大门逐渐关闭。

    ......

    砰!

    棕色木门打开,因为开门者情绪激动的缘故,整扇门撞到一旁的墙壁上发出沉闷声响。

    “祝觉,你醒了?”

    素子抓着门把手,有些紧张的看向此时正半倚在座椅右侧,轻揉怀中的猞猁额头的男人。

    他看上去有些疲惫,清晨灿金色的阳光从房屋一侧的窗户间投射下来,映照在他的脸颊上,空着的那只手拿着一个金属小壶,不断地往嘴里灌着酒水。

    这让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沉浸在光芒中,

    在代表着特别任务的目标怪物死亡的瞬间,祝觉占据的志愿者便直接瘫痪在地,当时素子正在观察地上的尸体,收集有价值的数据,等她回过神来,志愿者的电子脑已然被切断。

    失去切实的载体,即便她的分析能力再强也不得不返回,然而等她在据点中醒来,想要找祝觉商量情况时却发现他依旧在沉睡并且丝毫没有苏醒的迹象。

    这无疑吓到了她还有付英雄,谁也不希望祝觉在这个任务当中出事,有心想要上前检查,却因为风铃的存在无法接近,只得在门外守候。

    “嗯,让我休息会儿,有点累......帮我去准备一份早饭,鸡丝粥,配咸鸭蛋还有腌黄瓜片,另外把这个拿去帮我冰镇一会儿,我得靠它醒脑。”

    连续两次的意志转移带来的后遗症同时爆发的结果就是祝觉现在连思考要喝什么粥脑子都会有些发胀,扔一瓶月光酒给素子,让她先帮自己拿去冻着,自己则是点起一根香薰,想着尽快恢复些精神,把脑海中令人感到烦躁的细碎低语清理出去。

    所幸祝觉的精神意志早已习惯了这种恶劣的状态,恢复起来并不需要耗费太多的时间。

    等到素子从外边买来鸡丝粥还有那些祝觉要求的配菜,后者已经离开房间,转到天台。

    天气入秋,早晨到正午的时段正是最舒服的时候,搬了张躺椅在天台的正中央,祝觉挪动着屁股,将身边的指给素子。

    啊~

    张开嘴,发出“饭来张口”的声音。

    大抵是觉得这一次让祝觉冒如此大的风险有些对不住他,素子迟疑了几秒便在付英雄惊讶的目光中端起了鸡丝粥。

    祝觉翘着二郎腿,边吃着,边伸出一根手指指点着木桌上的小菜,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就多点几下,素子自然就会把筷子伸过去。

    趁着吃饭的空隙,祝觉略去了杀人游戏的内容,直接跳到意识二次转移后的场景,提及关于殖装还有米·戈的意外的发现。

    这一说就说到了正午时分。

    除开自己释放能力欺骗对方这部分说的含糊不清意以外,在其他方面没有丝毫的隐瞒。

    不出意外的,得知杀人游戏的幕后组织确实与精神污染源怪物有所勾结的付英雄还有素子都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惊讶。

    “我的说完了,来说说你们的,素子在那个杀人游戏当中有什么发现吗?”

    祝觉知道的是核心机密,却不知道这个组织的大体情况,譬如它们现在在哪,应该如何找到他们。

    事实上在知道米·戈的存在后祝觉对这个神秘组织愈发的感兴趣,如果说之前只是抱着没事情干所以插一脚的心态,那么现在祝觉是真准备把这件事情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