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掌心女皇 > 第462章 几成把握
    当空无月,星光全无,肃州城外三十里处,主帅营帐烛火通明。

    进出营帐的人越来越少,直到朝东抱着一个包袱跑进了营帐。

    “桓伯...能找到的药材都在这里了,但是...”朝东惭愧地低下头:“有两味药,我实在是找不到,只能先回来了。”

    桓伯翻了翻药材,见少的正是最重要的两味药引,不禁皱起了眉头:“没有这两味药,救活王爷,我一分把握都没有。”

    众人脸色惨白如雪。

    “我去凉州取。”平福转身就往外走。

    “来不及了。”说是这样说,但桓伯也没阻止他。

    平福顿了一下,不甘心地攥紧了拳头,还是跑出了营帐。

    桓伯对朝东说道:“先把这些拿去熬药。”

    朝东刚走到帐门口,就碰上了回来的平福,他惊诧道:“你怎么回来了?”

    平福没接他的话,直接绕过他,举着手中的纸包对桓伯说:“桓伯,你快看看,这里面有没有你需要的药材。”

    听见这话,朝东也走了过来,紧紧地盯着那个纸包。

    桓伯迫不及待地打开去查看,发现里面的药材好像就是为伤了心脉的人准备的,很全的一副药材,且连黎玄的体内有蛊毒都考虑到了。

    “能用吗?”平福焦急地问道。

    而王吉却突然问平福:“这包药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提起这个,平福面露疑惑:“你说奇不奇怪,我刚走出去,居然就从天上掉下一包药,我看着里面有几味药跟朝东拿回来的一样,就赶紧拿来给桓伯检查了。”

    王吉的脸色忽然变得很严肃:“只怕这药有毒,有人想害王爷。”

    听见这话,平福和朝东两人的神情都变得严肃起来,齐齐看向了桓伯。

    桓伯刚检查完所有的药材,他将纸包递给朝东:“这些没有毒,刚才那些药你不要动,留着,把这些去煎了,要快。”

    朝东立刻放下手中的药,接过纸包,就出了营帐。

    桓伯转身检查了一下黎玄的眼睛,又把了把脉,低头想了一下,然后对王吉和平福招了招手:“你们两过来,靠近点。”

    两人不明所以,但还是听话地过去了。

    桓伯小声说道:“王爷这次虽然受了重伤,命在旦夕,但未必就不是福气。”

    王吉和平福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中看到疑惑,这话听着糊里糊涂的。

    “你们听着,王爷现在的脉象很弱,若是我什么都不做的话,不出一刻钟,王爷必会丧命。”桓伯紧盯着他们的脸,幽幽道:“而我,不打算出手。”

    什么意思?

    平福瞪大了眼睛,似乎领会到了什么,差点失声叫出来,他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而王吉心想,桓伯几乎是看着王爷长大的,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王爷去死,那么他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做。

    “桓伯打算做什么?”

    对于王吉的冷静,桓伯还是很满意的,他放低了声音:“你们也知道,这些日子以来,王爷饱受蛊毒的痛苦,如今正是去除蛊毒的好机会。”

    见他们面露疑惑,桓伯耐心解释道:“当人死后,蛊虫就会感知到宿主死亡,然后会从宿主体内爬出来,届时我们可以杀了蛊虫。

    “人在死后七息之内,只要及时救治,就会活过来。

    “所以说,接下来我们的任务很重要,我们要帮王爷去除体内蛊毒,还要保住王爷的性命。”

    平福不禁咽了一下口水,这...太危险了。

    “桓伯您有多少把握能成功?”王吉问。

    “五成。”桓伯伸出一个手掌。

    平福小心翼翼地问道:“如果不去除蛊毒,只救王爷的命,有几成把握?”

    桓伯顿了一下,而后动了一下手掌:“也是五成。”

    平福和王吉对视一眼,不知该怎么办了。

    桓伯年纪最长,资历也最老,他一锤定音:“就这么办,出了事,我负责,大不了我陪着王爷一起死。”

    这话说得...太不吉利了。

    但同时还夹杂着一股凛然赴死的大义,顿时就激起了平福和王吉心中的义气。

    两人同声说道:“我也陪着王爷。”

    统一了意见,桓伯就开始部署:“这件事只能我们四个人知道,等会儿我会跟朝东说,你们听着,这件事千万不能泄露出去。”

    平福和王吉点点头,性命攸关,他们知道轻重。

    “平福,你去帐外守着,不管出什么事,你都不能让任何人进来。

    “王吉,你就在这里,等蛊虫出来之后,你必须第一时间将它杀灭,不能让它跑了。

    “我负责在蛊虫出来之后,帮王爷恢复呼吸。”

    “好。”两人答应。

    很快,朝东就端着熬好的药进来了,桓伯将刚才的商议告诉他,并对他说:“你在旁边按着王爷的手,不能让他乱动。”

    “是。”朝东不由自主地严肃起来。

    下一刻,床上传来了响动。

    “唔...”

    黎玄痛呼一声,紧接着身体弹了一下,然后就没有了动静。

    “来了。”桓伯叫道。

    三人紧紧地盯着黎玄的身体。

    此时黎玄已经没有了呼吸,而认真观察的三人很快就发现了黎玄的腿上凸起了一块,紧接着以很快的速度往上移动。

    几乎是眨眼之间,那凸起之物消失在黎玄的脖颈处,然后从黎玄的嘴里飞了出来。

    “快。”

    在蛊虫飞出来的那一刻,桓伯坐在黎玄的腿上,压制住他的双腿,同时手中银针插进了他的胸口,紧接着飞速将左手中剩下的银针一一插进黎玄身体的几处大穴。

    而另一边,朝东第一时间按住了黎玄的双手,在桓伯第一针下去之后,朝东明显地感觉到黎玄的身体在挣扎。桓伯说过若是银针插错了位置,哪怕偏了一分一毫,黎玄都会没了性命。所以朝东不敢大意,死死地按住黎玄的身体。

    王吉的动作也很快,几乎在蛊虫落地的瞬间,他手中的匕首就插在了蛊虫身上,同时他将一块帕子盖了上去。桓伯说了,不能沾上蛊虫的血,否则沾上的身体很快就会腐烂。

    下一刻,那块覆在蛊虫尸体上的帕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腐烂,直至最后化为一堆灰烬。

    过了一会儿,王吉才谨慎地掏出桓伯给的药水在灰烬旁边撒了一圈,又过了一刻钟,才连着地上的土,一起将灰烬和匕首挖了,装进一个布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