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 > 正文 第一千七十一章 答案在幽冥河
    废墟边缘,江左蹲在一边,而他跟前就是倒在地上的苏琪。

    至于其他圣女,都躲得远远的。

    自从苏琪掉下来之后,就再也起不来了。

    谁去扶谁倒霉,差点一个个都深陷其中。

    最后她们只能抛弃苏琪了。

    直到江左来了。

    “我觉得吧,以后来例假最好设个闹钟,最好智能点,离开我太远就响。”江左蹲着看着前面的苏琪说道。

    苏琪无语,这哪是闹钟,这是法宝。

    这个时候静月姐突然道:“我觉得不需要,指不定小怨妇过两个月就怀孕了,以后想倒霉都没机会了。”

    静月姐这人说话,江左通常都不喜欢。

    但是这句话说的很好听。

    嗯,至少没有埋她的想法。

    苏琪也喜欢听,能怀孕就好了。

    而看到苏琪跟江左反应后,静月感觉怪怪的,好像感觉这对夫妻很喜欢自己的话。

    以前怎么没有这种感觉?

    然后静月看向清莲道:“我说话很难听吗?会毒舌吗?”

    清莲摇头:“不会,圣女师姐还是很好的。”

    静月一下子不解了。

    不过也没在意过。

    圣地有难,她得试着控制阵法了,到时候最好能帮忙。

    去请教下禁地。

    而江左这个时候也把苏琪抱起来了。

    “我们回去了。”江左随口说了句。

    至于那些人听没听到江左就不管了。

    “江大哥,师姐,再见。”清莲她们挥手。

    鳕玉看着他们离去,不由得道:“江大哥对师姐好像很温柔,对那个天才魔法师真的一点都不留情。”

    静月在一边道:“没事,你们江大哥对你们也不会留情的。”

    清莲等人一下子没话说了。

    圣女师姐好像有点毒舌倾向。

    ————

    “羞不羞?居然当着师姐师妹的面抱着我离开。”苏琪躲在江左怀里嘟嘴道。

    江左看了苏琪一眼道:“不然拖着你离开?”

    苏琪突然笑道:“江左先生,要拖手还是要拖脚?”

    江左下意识道:“拖脚吧,最常见了。”

    只是刚刚说完,江左就愣了下,然后低头看了眼苏琪。

    发现苏琪正在看着他笑。

    然后江左吞了口口水,道:“真漂亮。”

    苏琪:“……”

    “你故意的,你故意的。”愣了下苏琪就不满的捶着江左的胸口。

    她都要发飙了,一下子被堵回去了。

    她老公就是故意的。

    随后苏琪又道:“下次夸漂亮没用了。”

    江左道:“那夸什么有用?”

    苏琪看着江左,然后笑道:“亲一下,然后说我爱你,我就不跟你计较。”

    江左点头:“下次用。”

    苏琪道:“就不能现在亲吗?”

    江左:“亲了下次就没用了,我会那么傻吗?”

    苏琪:“……”

    突然感觉自己又被气到了。

    不过没事,等天亮了,再跟她老公算账。

    ————

    静月来到了禁地。

    刚刚上来的时候,她看到纯粹的善还在折腾手机。

    静月道:“又没电了?师父管生不管养?”

    纯粹的善:“……”

    “最近不淑女了。

    哦,刚刚主观意识让我告诉你,下次祭祀的时候,她会向你问候。”纯粹的善开口。

    静月愣了下,最后也不多想,而是道:“上次不是说我可以学习圣地大阵吗?我觉得时候到了。”

    纯粹的善摇头:“暂时不可以。”

    静月好奇:“为什么?”

    “那个老鼠屎也在圣地。”纯粹的善说道。

    静月有点不解,还想问问为什么,只是很快她就想到了:“你打算让他使用大阵?

    可是他会出手帮圣地吗?”

    实际上让男候补圣女动用大阵,是真的再适合不过了。

    那时候他用过一次,据说还只是一阶的时候。

    虽然没办法考证,但是侧面推测,对方真的可能只有一阶。

    毕竟她们可能见识过对方二升三,三升四,甚至四升五。

    按正常时间推算,那个时候他一阶的可能性非常高。

    现在对方五阶,再使用大阵,天知道有多可怕。

    随后静月问道:“那你能知道他大概位置吗?”

    纯粹的善没有说话,直接沉到水里吹泡泡。

    看来是不知道了。

    不过静月很好奇,对方到底是谁。

    他现在居然也在圣地,他没事跑到圣地干嘛?

    “总不能真的是妹夫吧?

    跟着小怨妇一起过来的?

    啧啧,这不科学,那还有谁呀?’”

    静月并没有把自己的猜测放在心上。

    因为那是瞎掰的。

    之后静月问纯粹的善道:“九汐成为圣女跟天下大乱到底有什么关系?”

    这件事她早已知道,只是没告诉小怨妇而已。

    身为姐姐的她,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家苏琪妹妹,知道这个。

    反正她不会让对方成为圣女的。

    不过她发现,她师父还是那么任性,什么事都偏向着她们。

    纯粹的善本来想开口的,但是这个时候纯粹的恶突然出现,随后如自语般开口:“答案在幽冥河。

    可以看透幽冥河,就能知道一切。

    可是没人看得懂,没有人。”

    这时候纯粹的恶看向静月,传出幽幽的声音:“你们都看不懂。”

    静月一时无语,然后看向纯粹的善。

    纯粹的善摊手,表示她也不知道。

    她们两个没什么特别的交集,不过对方会计算会预约是真的。

    看不看得懂不说,但是幽冥河肯定有东西。

    静月自然也能想到这些,随后对着纯粹的恶道:“能说的具体点吗?”

    这个时候纯粹的恶盯着静月,接着突然吼了一声:“嗷。”

    静月:“???”

    然后她看向纯粹的善:“她在干嘛?”

    纯粹的善想了想道:“可能在凶你吧。”

    静月面无表情:“……”

    不过从纯粹的恶那,应该是得不到具体的消息了。

    可是有一条也就够了,幽冥河也确实该去了。

    以她们现在的实力,虽然有些勉强,但是加上凶兽投影。

    应该还能勉强是试试。

    毕竟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启天碑神战。

    只能试试了。

    这次可以多带点强的人。

    最好将把师伯拉去。

    但是想想也不可能,因为这次圣地一战后,谁也不知道圣地会多缺高手。

    到时候别只能凑出她跟小怨妇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