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混迹江湖开客栈 > 第四百零三章 碰面
    整个宏光城都在西岭夏家牢牢的把控中,无论是一条街还是一条狭窄的胡同。

    没有哪个角落,是脱离了夏家的控制的。

    莫说之前老二夏倚章只不过是掌管家族里的生意,就算是让他插手了城防等事物,也完全没有他发挥的余地。

    这一块被那个老大吃的死死的,也就是这些年,他在仔细钻研着夏家的情况,才稍微的有了些了解。

    但其实也十分有限,毕竟他只负责的是生意上的往来,而且要表现的吊儿郎当,对家族事情漠不关心的样子,就不能对军队等事情过于热心。

    家中的那些人一个个的都跟人精似的,还没怎么样呢,都会多几个心思,要真怎么样了,还不得把他牢牢看管起来。

    就现在看来,他伪装的还是不够好,或者说,他一直以来都小看了自己的父亲,那位在西岭夏家家主位置上一坐就是三十年的男人。

    还不仅如此,他爹夏明光比起前面几代家主都更有野心,也是对家族掌控力最强的一代家主。

    可这些,夏倚章都知之甚少,他背后的族老也不会去与他多说这些事情,他一直以来也没有兴趣去刻意打听。

    毕竟当年他爹起事的时候,他也才年不足七岁,对于小时候的事情印象不够深刻。

    否则的话,他当知道自己父亲当年是如何的了得。

    而那时候老大年龄要稍大一些,所以老大对父亲的认识更多,不是停留在别人的口中。

    但这些年来,他掌控着家族的生意,也不是完全无用的,只是明面上他依旧我行我素,但暗地里也没少调查。

    至少对城中卫队有了几分了解,城外的军事力量不敢插手,城内他还是可以的。

    就他暂时所了得那些,起初也没想到会有用上的一天,只是防范于未然罢了,没想到现在真的派上了用场。

    从房顶上轻飘飘的落地之后,老二拿眼观察了一番周围的情况,眼见差不多的时候,才抬起手来招了招。

    虽然没有往后看,但他知道那黑衣人就在自己身后。

    “这边走。”老二压低了声音说道。

    如果那个地方顺利的话,他应该能在城中躲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那是他在城中修的一间密室。

    只有最亲近的人,才知道当年的事情,不怕会被父亲或者大哥知道了去。

    但同时,老二心里还有些别的担忧。

    身旁那位平顶王手下的实力,他已经完全见识过了,就算是十个他也不是对手。

    处在这样危险人物的身边,无异于是与狼共舞,生命被对方捏在手心里,时时刻刻都不安。

    现在还看不出来什么,因为两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对方还得依赖他才有希望在这宏光城里安稳的活下去。

    那这之后呢,等他妥善安排好了之后,去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没有后顾之忧时,两人再次独处,还能和谐共存吗?

    夏倚章心里泛起了嘀咕,同时脑子飞速运转着,想着各种各样的计划。

    天黑的深沉,苍穹大幕之下,是一队队的士兵踩着铿锵有力的步伐走过,各个手里拿着火把。

    原本他们一直以来都听从的是大公子的命令,今夜不同以往,是家主直接调令。

    即使是再如何忠心的下属,处在西岭夏家的宏光城中,也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天,不会天真到只听大公子的吩咐。

    就是顶愚蠢的汉子,也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不过有那么一两个人,去大公子的府邸通风报信,倒还是办得到的。

    这种两边不输,还能稍有成效的事情,他们乐意去做。

    只可惜,都失败了,今夜奇怪的第二点,那便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大公子反倒是闭门不出了。

    听说是在宅院里睡的安稳,难不成,大公子一点风声都没听到?没道理放过如此好的一个,打压对方派系的机会啊。

    疑惑归疑惑,上层人物的谋划,不是他们能够指手画脚的,所以也就只是将疑惑咽回了肚里去。

    众人足足的忙活了一晚上,等到晨光熹微的时候,竟然依旧没有发现二公子与那黑衣人的踪影。

    原本向家主信誓旦旦保证的城防司长官,此时此刻心里有些惴惴。

    再看大公子的府邸中,睡饱了一觉的他此时已经醒来,正在院中打了一趟拳。

    刚要收手站立,右前方的廊柱下,府中管事的迈着小步走来。

    还没等走到近前,就已经率先开口道:“公子,老爷已经在门外了,这会儿应该走到了中进的垂花门。”

    身为家主,也是老大的父亲,夏明光来看看儿子,显然不需要通传等待,直接便由府上下人领着就往里来。

    只有管事的,先行几步来通知老大一声。

    “好,我这就迎去。”老大长舒一口气,低头整了整自己衣领衣袍,发现没有什么问题之后大踏步的出了门去。

    事情稍稍超出了他的预料,他想到了会有人来告诉他,但没想到是父亲亲自前来,但也还行,没有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等到老大走到那条飘花石子路上时,就已经看见了父亲的身影。

    “父亲。”快上前两步,老大脸上带着如沐春风般的微笑喊道。

    “恩,进屋,为父有事与你说。”夏明光神色平淡,看不出来什么。

    等到两人进屋落座之后,夏明光也没说废话,直接言道:“你二弟出事了。”

    适时的,老大表现出了恰到好处的惊诧,道:“二弟他能出什么事?”

    “初步确定了,你二弟勾结平顶王做出了有损家族利益的事情,不过现在人还在出逃,暂时没抓着。”夏明光轻声说道。

    “这不应该啊,据我所知的二弟他一直兢兢业业,为家族奉献着自己,生意上的事情料理的也算滴水不漏,即使有些纰漏,也是小手脚。”

    “年轻人花销大了一点,先前那些事情儿子也曾都给父亲委婉的提过,可不曾发现二弟有与平顶王手下来往的迹象啊。”

    三言两语之间,他表现了自己身为老大的关心和不信,身为家族临时继承人的掌控力,更是将前后与父亲之间的交流联系了起来。

    就连前几个月的事情也没有放过,相信就算是父亲也不会有多余的怀疑。

    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回答了,如果不是昨儿晚上看出大哥的虚伪的话,站在门外的夏玲玲心里如是想着。

    正如之前让她看的信件一样,表面上都是老二身为年轻富家公子,花销大了一点的凭证。

    可实际上呢,如果没有仔细看,父亲或许也会被骗过吧。

    “哎,家门不幸。”夏明光只是简单的摇了摇头。

    叹息一声后也没有过多的解释,直接又说道:“为父来,是有一事交代你。”

    “父亲您说。”

    “城中防卫督查一事,一直是你的职责,现在过去了一夜,都没有你二弟的消息,希望你加把劲。”

    “而且你们兄弟两之间平日里交流比较多,我这个当父亲的反倒是疏忽了对老二的管理,所以你多劳心,想想你二弟最有可能会躲在哪里。”

    “没问题,孩儿一定竭尽全力。”老大这算是在夏明光面前打了包票了。

    “好,那就忙起来吧,为父手里也还有一堆的事情等着处理。”该告诉的告诉了,该交代的也都交代了。

    站起身来夏明光便离开了屋子,朝外走去。

    显然暂时不想在这个位置上,见自己的父亲,所以夏玲玲提前躲了起来。

    等到父亲的背影消失,大哥从屋子里走出来之后才出现。

    “祝大哥心想事成。”夏玲玲眉眼含笑说道。

    “不,是你我心想事成。”老大回过头来,看着夏玲玲说道。

    没有在这上面过多纠结,夏玲玲转而问道:“按大哥你觉得的,二哥他会藏去哪里?”

    “没有经过搜查的,一切言论都是空想。”老大摇了摇头,道:“走,陪大哥一起去看看。”

    ......

    刘元独自一人走在长街上,显然他没有将城门前守卫的提醒放在心上。

    不过原本他想向路人打探消息的想法落空了,那些人比他预想的要警惕不少,不愿意与他多交流。

    如此一来他就没办法了吗,并不是的,只是稍微麻烦了一些罢了。

    只是所有事情都堆积在了一起,刘元的脑子一时间有些乱,需要理清楚,分出个轻重缓急,一件件的来。

    那鸽子上的信件,他仔仔细细的前后读了三遍,从郑东西的话语中,他了解到晴川客栈发生的所有事情。

    很明显,那个意外出现的男子,是魔门的人,为了丹橘的事情找上门来。

    万万没想到的是对方如此重视,竟是兵分两路,不,甚至可能都不止两路。

    幸运的是对方不是不讲理的人,没有与郑东西起多大的冲突。

    其实是郑东西的言辞中,忽略了那张大黑桌的事情。

    有了这件事情在,刘元觉得丹橘的事情更加迫切了,所以得到夏家的帮助,乃是重中之重,他需要从快处理此事。

    不过,很快就在他要开始行动的时候,有了意外的惊喜发生。

    生活就总是这么多变,假如他还在客栈待着,就绝不会遇到。

    正前方夏玲玲跟在一个男子的身旁,就在刘元看到她的时候,后者眼睛一亮,明显也看到了刘元。

    “大哥,你往那边去吧,这边交给我来,我一个人行动,也方便些。”夏玲玲悄声给老大说道。

    “好,有情况第一时间告知。”老大也没阻拦,点头同意了之后,从左边的岔道口走了出去。

    等大哥走远了之后,夏玲玲才与刘元两人心照不宣的往一个小店走去。

    找了楼上一个包房,分前后进屋落座。

    “成功了?”夏玲玲笑着开口问道,当看到刘元的那一瞬间,她就知道她此前曾说过的惊喜来了。

    “啊,成功了,你没有难为我兄弟吧。”刘元微微颔首。

    “哪能啊,就在城破的时候,还打算带他一起走的,可你兄弟不愿意,独自一人上路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夏玲玲回答道。

    “那就好。”说着刘元让店小二拿来纸笔,开始当场给夏玲玲默写一遍‘巫湮’的秘籍。

    “东西我给你带回来了,但我现在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希望夏姑娘能够答应。”刘元默写完了之后将秘籍拿在手中,看着夏玲玲说道。

    “我先听听。”夏玲玲表现的也不急,既然人和东西都在,也跑不了。

    但其实她心里还是有些激动的,能不能翻身就看这个了。

    “我想要借助夏家的力量,帮我打探一下魔门在西南道的消息。”刘元说话单刀直入。

    还不等夏玲玲回答,跟着又道:“我知道这件事情不容易,所以另外我还带回来一个十分有价值的消息,作为补偿。”

    本来都不打算拒绝的,只要有‘巫湮’秘籍在手,她在家中的地位会立即拔高,但既然对方说还有个消息,索性就先听听。

    夏玲玲点了点头,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

    “这事说来也是巧了。肖楚这名字,不知夏姑娘可知?”刘元问道。

    “家族的中流砥柱,一员猛将,这我当然知道。”夏玲玲点头,同时想起了她回家之后听到的事情。

    肖楚等人执行家族的任务,却在与平顶王的交手中,不幸牺牲了一半人马。

    前者的兄弟也命丧当场,不过肖楚不甘心,还是带着他去了圣手宗,以期能活命。

    “肖楚带回来的消息?他人呢?”夏玲玲立即明白过来,问道,如果只是从眼前这位前辈口中得知,她不是太能相信,最好是肖楚本人也在。

    “我们因为一些意外,分开行动了,怎么,他还没到吗?”刘元问道。

    “没有,没听说他回家的消息。”夏玲玲摇了摇头,道:“好了,现在说你知道的吧。”

    “你们家族中有一个内鬼,一个位高权重的内鬼。”

    “谁?”夏玲玲眉头微皱,难不成刚出了二哥的事情,这又要出事了。

    “夏家,二公子。”刘元用传音的方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