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混迹江湖开客栈 > 第四百三十八章 试探
    刘元完全没有想通,紫薇山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选择来圣手宗,有什么目的,又是为何要见医圣大人?

    不过不管是什么目的,既然紫薇山的人来了,那他便有必要多了解一下这个潜在的敌人。

    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之后,医圣大人放下手里的草药,拍拍手,整理了一下衣袖领子,就往山下走去。

    具体情况如何,刘元自然不好直接问医圣大人,而是等医圣大人离开以后,转过身去,找到那位还算熟悉的师兄问道:“紫薇山在这山上待了几天了?”

    对于这个,却是没什么好隐瞒的,师兄点点头道:“来了有两日了吧,起初就是为了见师尊,听说见不到之后便在山上住了下来,算是等师尊他老人家出关吧。”

    “而且,这次紫薇山来的还都是重要人物,也难怪师尊有些重视了。”

    “哦?重要人物,都有哪些人?”听到这个刘元心思一动,难不成是西南道的浑水,平顶王与西岭夏家之间的战事,紫薇山也想要插上一手?

    越想,刘元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不然那些人没道理会选择这个时候过来啊。

    而且既然选择了这个时候过来,还待了这么久,那必然就是有什么极其重要的事情,非要与医圣大人说不可。

    刘元眼神看着师兄,心里计较着这些事情。

    “都有哪些人嘛,嗨,我也不认识,应该就是那几个吧,不过那位楚山主倒是没来。”师兄随口说着。

    “啊,谢谢了,那师兄知道他们住哪儿吗?”刘元再问。

    “就在从这下山去,那半山腰头上就是了,有一排给拜山的,或者是病人居住的地儿。”师兄踮起脚尖,往那山下伸手一指说道。

    “明白了。”刘元抱拳谢道,就要退去一边,这会儿冬竹姐妹两也叙的差不多了。

    刚走出没两步,身后响起那位的说话声,道:“诶,你现在可别去啊,要想去逛逛,等下午吧,师尊他离开了再去。”

    “我晓得的。”刘元回头笑笑,不再多说。

    之后便与冬竹详聊起来,主要是询问父亲的病情。

    这丫头脸上笑开了花,说道:“伯父的状态非常好,这些天里也十分配合,掌柜的不用担心。”

    “那就好。”再次听到类似的答案,刘元脸上露出了笑容。

    可以说当初开客栈的目的已经完成,现在就剩下心里藏着的三叔的仇还没了解。

    而现在紫薇山的道士,就在眼前,必须得试探一二。

    山顶无事,几人都往一旁的凉亭行去,冬竹自去了后面的屋子里,打算看看伯父的状况如何了。

    现在不像刚开始的时候那么紧张了,但也还是需要时不时的就看上一眼。

    刘元在凉亭里落座,显得有些心事重重,被裴蛟一眼就给看透了。

    “想什么呢?”裴蛟开口如此问道。

    “啊,没想什么。”刘元一个愣神,摇了摇头,并不打算把紫薇山的事情,和自己与紫薇山的恩怨告诉他们。

    毕竟是自己的事情,没道理再把别人,即使是客栈里的人,裹挟到自己的恩怨中来。

    既然刘元不说,裴蛟也没有再多问,暂时放过了这个话题,转而对丹橘问道:“你的身体状况如何了?”

    “不是一时半会,一天两天能完全恢复的,需要慢慢的调养。”丹橘嘴上说的轻松,显得并不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的样子。

    “那就在这山上静养,哪儿也别走了,正好这山门里治疗起来也方便。”刘元顺嘴说道。

    “恩,让掌柜的你们担心了。”丹橘微微点头。

    “诶,既然是一个客栈的,我便谁也不会丢下。”刘元挥挥手,将之前的所有危险与死亡的概率,都在这一句话中消弭与无形。

    并且毫不放在心上的态度,让丹橘的心底一暖。

    至于当初那个为了保住客栈众人的性命,才迫不得已离开的理由,丹橘想想也没有必要再提了,不是吗。

    一时间也没有别的事好干,几个人就在这儿闲聊了起来,直至快下午时分,刘元眼神里看见医圣大人从山坡往上缓步走了上来。

    他便知道,圣手宗与紫薇山的会面算是结束了。

    既然那些人见到了自己想见的,那保不齐什么时候就都走了,因此刘元收回目光,看着裴蛟两人道:“你们在这儿稍坐,我出去转转。”

    虽然好奇,但是裴蛟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只是看着刘元踏步走向山下。

    “裴姐姐,也是有心事呢。”丹橘笑眯了眼,看着怔怔出神的裴蛟说道。

    “呸,我能有什么心事。”裴蛟的脸上出现了一瞬的慌神,伸手捏了捏丹橘的脸蛋。

    很好的将自己的慌乱掩饰了过去,而丹橘也只是笑而不语。

    ......

    从山顶上离开以后,刘元加快了脚步,直至自己到了那附近以后,缓缓停了下来,远远的把那处地方看着。

    正有几个道士在院中练着,时不时的还往山顶上乱瞟着,而刘元就处在来往的圣手宗弟子中间,穿的也是类似的衣服,并不如何显眼。

    观察了一番四周的环境以后,刘元眼神一亮,找到了一个好的藏身之地。

    从树梢跳到了一块大岩石的背后,运起自己全身的阳火精气,朝不远处仔细听去。

    一个穿着一身道袍的中年男子走出了屋门,朝着其余几人招了招手道:“差不多了,咱们准备启程。”

    要走?果然是要离开了啊。刘元心里这样想着,又继续听了下去。

    再后来,那大概是地位最高的中年男子,着其中一位留下,迟后几天再来,余下的人跟随他离开。

    不过具体是让那人留下干嘛,刘元倒是没听清,那人出于谨慎,没有直接说出口。

    也即是这件事之后,刘元便看见一行人全部朝山下奔去。

    启程是要去哪儿?夏家还是平顶王?刘元心里存了如是两个疑惑。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以后,唯有一个中年人还站在原处,背负双手显得有些安静。

    想来便是,先前谈话中所提到的那位推迟几日出发的那位了。

    整个紫薇山从上山主楚牧开始,分有两位长老,三都八号七堂与十五位执事。

    从刘元了解的情况可知,先前那位话事人,便是长老之一,而现在留下的这位乃三都之一的杨风鱼。

    按照山主楚牧,身为天下第三高手,仅次于剑侠叶飞蝉的实力来推测,两位长老的实力,弱上一些也不会比元御阁的天阶御史实力更弱。

    甚至于,应该相当于元御阁那两位神秘副使的实力。

    那么眼下这位身为三都之一的杨风鱼,多半就是正儿八经的天阶实力了。

    而他刘元早就想好的,便是要会一会这位三都之一的杨风鱼,以此来试探紫薇山的底的同时,也是在检测自己于生死之间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毕竟他最终的敌人是那位楚山主,岂能大意了。

    原本在刘元打算中,这些人既然都要离开,他是尾随而上,然后挑一位下手的,现在既然主动留下一位,自然更加的方便。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刘元悄悄从大岩石的背后溜了下去,得等到深夜再来,自己鬼面的身份,也又该出场了。

    如果这些人都离开了圣手宗,刘元就不用在圣手宗内下手了,现在虽然只有杨风鱼一人,但在圣手宗内出手,还是有些微的顾虑。

    可能会对山门有些影响,但好在他是带上面具,以鬼面的身份出现。

    离开了那处房屋之后,刘元又回去了一次,像平常一样聊着。

    等到天彻底黑下来,几个人都分开睡下以后,刘元从自己随身包袱里找到那个鬼脸面具,戴好之后,背上一把刀,腰间挂一把刀就走出门去。

    在屋顶上几个起落,全力实战落叶诀身法之下,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不出一盏茶的功夫,便再次落在了那块大岩石的背后。

    其实刘元已经足够的小心,并且估摸着以那位的实力,自己的到来可能早就引起了其注意。

    白天人来人往,倒是没什么,如此寂静的夜里,他就太显眼了一些。

    所以自来了以后,他也不藏着捏着想什么偷袭了,到最后弄巧成拙反倒难受。

    一个翻身自上而下的就落在了院中,双脚轻轻踏在地上,静静的看着正前方的屋门自己便开了。

    “有客人来,贫道还以为会是谁,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鬼面。”杨风鱼是个方脸中年,双手自然垂在身边两侧,开口细声说道。

    显然来的人让他大感意外,但并没有丝毫担心或者说害怕的情绪。

    甚至,他还想到了被对方带走的三千道藏。

    “是时候从你这儿拿回一点什么了。”杨风鱼淡然说道。

    而既然是来试探的,刘元自然没什么好说的,说的越多暴露的越快,用刀说话是最好。

    因此,只听锵然一声响,刘元已然将背后的了然握在了手中。

    火红的刀光在月夜下划过。

    ——开门见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