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混迹江湖开客栈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等谁
    ‘了然’入手的那一刻,刘元的心头便感到十分的畅快,右手将刀柄给握紧了,顺势一刀开门见山就劈了出去,并且灌注了自己体内所有的阳火精气。

    修行山荒刀法这么些年,也就是刚才的那一瞬间,他仿佛间感觉自己这一式刀法,踏入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对自己这一刀有着十足的信心,浩大的火浪刀气,凝如实质一般的划破这黑夜。

    依旧站在屋门前的杨风鱼眼神微动,露出了一些惊诧。

    许是以他的见识,也没见过这样的刀法,更没想到的是,那传闻中的鬼面,真有如此实力。

    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年轻人,一刀就劈开了一座高山。

    刷的一声轻响,被淹没在了刘元的刀风之中,只见背在杨风鱼身后的道剑已然出鞘,凌空竖在他身前,犹如蝉翼一般颤动了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不过眨眼时间,颤动的道剑便与那火红的刀光撞在了一起。

    刀光顺利的被拦截了下来,就在道剑一指前的位置,无论如何也前进不了分毫。

    并且那道剑颤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便一点一点的将刘元发出的刀气给分解了。

    这是多么厉害多么精准的掌控能力,刘元在心头感慨一句,到底是紫薇山三都之一,不是什么欺世盗名之辈。

    不过也只是下意识的想着,很快刘元便一刀再砍了上去。

    就在那道刀光还没有彻底消逝之前,刘元没给自己留一丝的空隙,刀法衔接之快,是他这么多年来的娴熟表现。

    从左边一刀江山如画进攻而去,杨风鱼依旧显得比较淡定,右手手指一个轻引,抽回了自己道剑。

    同时一个闪身避开了刀气余波,在地面上犁出一道深坑之后,撞在了背后的房屋上,轰隆一声响后尘土漫天。

    顺势右手长袖一转,漂浮在半空中的长剑一个急转,硬接下了刘元这一刀。

    不过荡开的余波,让杨风鱼整个人向后飘飞而去,直至双脚点地之后,闷哼一声,前后两招,他看起来是接的游刃有余,其实已然受了内伤。

    刀剑相撞,发出一声炸响后,一触即分。

    “回来。”杨风鱼直起腰来,嘴里一声低呵,将道剑召回之后,重新横在身前。

    这次不等对方进攻,而是先发制人,手指在剑柄的中心位置轻轻一点,道剑整个极快的旋转了起来,直至成一条线后,飞速的射了出去。

    叮——

    一声响,那是刘元只来得及将刀往右一挡,顺利的隔开了飞剑,不过那剑跃上半空之后并不停歇,又自上而下的急射而来,瞄准了刘元的天灵位置。

    在半空中刮起的劲风,磨的耳膜生疼。

    叮叮叮——

    之后只听叮叮叮的声音不断响起,那飞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最终刘元的胳膊大腿等位置,都出现了细长的血口。

    由于攻势之快速和密集,导致刘元完全腾不出手来,去攻击杨风鱼本人,不过他十分沉得住气。

    刘元知道,对方这样的攻势,必不能长久,只要自己防得住了,对方迟早有露出破绽的时候。

    果不其然,如此又是二三十剑过去以后,刘元转身一刀。

    山刀,峰回路转!

    锵的一声,顺利将那把道剑给磕的飞了出去,直直的插在了地上,整个没入了泥地中,先前刀剑相交的位置,甚至多了一个缺口。

    一击即中,刘元并不耽搁,整个人在地上一跺,便直逼不远处的杨风鱼而去,人还在半空中,手中的刀便直劈了出去。

    脱力的杨风鱼出现了一霎那的失神,那一瞬间他好似看到了无尽连绵的雨雾。

    而突然的,每一滴雨点都化为最凌厉的攻击,朝他整个人飞刺而来。

    不过是下一刻,漫天的雨雾一收,眼前空空荡荡的一片,哪儿有什么雨雾,或者说凌厉的攻击。

    甚至于就连那鬼面的人影都看不着了,呼的一声,杨风鱼长出一口气,缓步走到了自己道剑旁,将其从泥地里拔了出来。

    反手插在了后背上,眼神盯着东北角的方向,那鬼面应该是从这里逃掉的。

    对方的刀法之厉害,实属当世罕有,关键这些招式不属于他记忆中的任何一种。

    而对方的肉身实力更是非凡,不亚于完全炼体的那些门派弟子长老,硬接了自己五十剑还有余力发出那最后一击,了不得啊。

    以上种种情况联系起来,杨风鱼只想到了一个地方——烂驼山。

    当今乱世已起,十分符合这地方入世的原则,也唯有这个地方走出来的人,才会有这样的实力吧。

    除此以外,杨风鱼再想不到别的情况。

    不过对方明明有了解自己的机会,最后那一击若是不收手的话,自己怎么着也得重伤。

    他能感受到对方的杀意,可完全不明白的是,对方为何在最后关头收手撤退了呢。

    在顾忌着什么?圣手宗的人吗。

    摇了摇头,杨风鱼想不明白,拂袖往已经破烂了一部分的木屋走去,背后山道的位置上,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

    先前的战斗其实没用去太多的时间,圣手宗的来人也不算慢了,自己山门出了这么大的状况,身为东道主的圣手宗,自不会置之不理。

    ......

    依旧是原路返回,刘元一个飘摇便落在了大岩石的背后,跟着在树梢上一个轻点,就往自己住处飞去。

    微微低头,就能看见下方一个接一个的圣手宗弟子,显然是刚才的动静引起了这些人的注意。

    这也是刘元在最后关头选择撤走的原因之一,另外的原因,便是因为他不能真的让杨风鱼死在圣手宗上。

    这样凭白带来的麻烦就太大了,况且他还想了解清楚杨风鱼为何会独自一人留下来,到底是为了等什么,若是死了岂不一切成空。

    而且他试探的目的也已然达到,并且最后那一式巫山**,也顺利的踏入了登峰造极的境界,是时候功成身退。

    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揣进怀中,一个闪身,刘元便从窗户口的位置,落进了自己屋中。

    一切动作都进行的悄无声息,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以他现在纯阳霸体七层的境界,再用出落叶诀来,那也算是达到极境了。

    等在屋子里之后,刘元也没有立即坐下,而是从柜子里找出了止血疗伤的草药,把伤口上都敷上。

    其实就以他纯阳霸体的境界,回来的路上,伤口就已经愈合了,但是加上草药能好的更快一些,避免明天露出什么破绽来。

    在这圣手宗的地盘,找一些草药还不是喝水一样简单。

    等到全部处理完了以后,刘元将衣服脱了下来,在后山的位置随意找了一个地方掩埋,回到屋中这才美美的躺下睡去。

    先前试探的结果,足够让刘元感到欣喜,既然三都的实力如此,那想来两位长老自己也能打个平手,而且自己还有底牌没用。

    可能要不了太久,就能直接与那楚牧对上了。

    一想到报仇,想到与江湖十大高手中排第三的人对上,即使是想象,心头都隐隐的激动。

    渐渐的,闭上双眼,沉沉的睡去了。

    翌日清晨,刘元是被吵闹声叫醒的。

    天还没有透亮,打了个哈欠,披上架子上的衣袍,刘元推开门走了出去。

    视线越过这处山头,往外望去,一个个圣手宗的弟子,都显得十分忙碌。

    像是在调查什么,只是稍一思索,刘元便想明白了那些人是在忙着什么。

    必然是由于他昨天闹出的动静,不过暂时的还没有查到他们这儿。

    其实在圣手宗得知来闹事,与紫薇山杨风鱼打起来的人是鬼面之后,就显得不那么重视了。

    直接给划归到了私人恩怨上,当初道宗山上的事情,传的江湖皆知,私人恩怨与他们就无关了,而且杨风鱼本人也还活的好好的不是。

    “怎么了这是。”裴蛟早起眨了眨眼,同样看着下方说道。

    “谁知道呢。”刘元耸了耸肩,此时丹橘也走了出来。

    跟着轻声说道:“昨儿我就听到了打斗声,从紫薇山住处传来的,想来应该是因为这件事。

    说完,还似笑非笑的看了刘元的背影一眼,昨儿掌柜的悄悄走又悄悄来,谁都瞒过了,就是没能瞒过她。

    正是三人说话的时候,顺着山道往上,有圣手宗的弟子过来了,看见刘元的第一句话就是:“昨儿有没有可疑人经过。”

    然后看到丹橘的时候,有些畏惧的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后就打算撤了,甚至恼恨自己多嘴来问这一次。

    “呵呵,没有呢,昨儿我们几个都睡的很好。”刘元笑着回答道。

    “我在这儿,有什么可疑人都提前发现了。”丹橘面无表情的随口说道。

    “是是是。”几个弟子,嘴上好好的答应着,便迅速离开了。

    等人都走了之后,惹得刘元哈哈大笑,看着丹橘道:“在这山上,你和冬竹那丫头简直是两个极端。”

    一天时间过去,此事都没能调查出来一个结果,也就不了了之了,总之看样子杨风鱼本人也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直至第二天下午,一个面容清古,一身道袍,脚穿布鞋的道士,站在了山脚下,微微仰头朝山顶望去。

    “从太清山天子行宫,到这圣手宗,一月时间过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