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带着全战到异界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汉诺塔之乱
    “原来只是一些低贱的乞丐罢了。”

    越过一具躺在血水里的汉诺塔人尸体,卢伽不屑的往地上吐了口痰,低声骂到。他的脸上溅到了一些乞丐们的鲜血,这让他感到十分不舒服。

    “护民官大人,我们击杀了十二个汉诺塔人,没有放走一个。”

    “很好,不用理会他们,继续前进。”卢伽点了点头,同时命令道,那名十夫长应诺一声,用尸体的衣服擦去短剑上的血渍后收回剑鞘,招呼士兵们跟了上去。

    地底下的屠杀并没有引起地面上的任何人的注意,劳伦斯和亨利一起组建的临时政府,正焦头烂额的处理罗马人投石机带来的影响。罗马人的投石机接连的攻击又摧毁了两座箭塔和几座民居,其中一块巨石甚至砸烂了神殿的一座偏殿,压死了里面清扫的实习祭司。

    比起平民们无关紧要的抱怨,那些贵族的抗议才会让兄弟俩紧张起来,因为他们靠的是地方贵族的暂时妥协才拥有足够的兵力防守城市。

    总督府内,全副武装的劳伦斯拿着那份汉诺塔城防地图,对他的弟弟亨利说:“我们不能继续龟缩在城内,必须尝试主动出击,摧毁罗马人的投石机,不然那些该死的贵族反对起来,我们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我明白这个道理,但是,我亲爱的哥哥,罗马人围绕着汉诺塔城建造的城墙你不是没有看见,我们是没有办法穿过城墙,摧毁罗马人的投石机的。”

    “我愚蠢的欧豆豆,即便是再困难,我们也必须付诸行动。我会带领从安克里希就追随父亲的精锐老兵,在夜晚袭击罗马人,而你,就待在城墙上接应我们就行了。”

    “我明白了,哥哥。”亨利点点头,只要不是让他置身于危险之中,他就不会反对,反正真的死了的话也是劳伦斯死,他死了正好没人抢位置。

    一念及此,亨利倒还真的有些希望劳伦斯会死在夜袭之中。

    时间很快过去,在罗马式投石机的狂轰滥炸下,终于进入了夜幕。经过一整个下午的攻击,从城墙外飞进来的巨石甚至都能叠到城墙的高度,这也意味着丧生的人数同样不低。

    在投石机的攻击下,守军损失了十几名倒霉的战士,三座箭塔被摧毁,一小段城墙被轰的摇摇欲坠,踏了半截。另有近百名无辜居民惨死,数十栋民居倒塌,一座神殿被轰踏,里面的几名祭司跟着葬身废墟。

    而同时,卢伽率领的罗马军团横扫了半个城市的下水道,格杀了数十个可怜的乞丐,眼看着离排污渠的出口就只有一小段距离。

    双方,几乎在同一时间发起攻击!

    “出城!摧毁罗马人的投石机!”

    ……

    “罗马人,前进!天亮之前,我要让汉诺塔的城墙上扬起鹰旗!”

    ……

    “敌袭!敌袭!”

    城墙外,罗马人的哨兵很快发现了夜幕中来势汹汹的汉诺塔人,他旋即高声咆哮,将敌袭的警报传遍全军。

    一时间,整个军营陷入了片刻的混乱,接着,无数罗马军团步兵在百夫长的厉声呵斥下匆匆穿戴盔甲,拿起武器盾牌跑出营帐,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就完成了集结。

    看着那一队队全副武装跑上城墙的罗马人,劳伦斯深深叹了口气,他知道,这场夜袭算是彻底失败了,本来还以为可以趁罗马人没反应过来之前冲上城墙,但没想到他们居然反应的这么快。

    “劳伦斯殿下,我们快撤吧。”一个老兵出声劝道,他警惕地举着盾牌防御罗马人的方向,生怕夜幕里飞来一梭标枪就把他解决了。

    “撤……”

    劳伦斯刚想下令撤退,但马上想起了回去以后的结果——他的威信将会大大降低,让亨利笑到最后。

    接着,他又看了看身后跟随自己出城的五百多名老兵,一咬牙,道:“进攻,先尝试一下,如果第一次进攻被击退,我们就撤退!”

    “明白。”

    众人纷纷应诺,他们其实是不想要送死的,但是长官的命令不能违背,只能硬着头皮攻了上去。

    “他们怕是疯了,真的以为能攻破城墙吗。”站在城墙上的军团的两位护民官不屑的说道,由于马略没有亲自到场指挥,他们就自告奋勇的接下了这个任务,本以为敌人会知难而退,想不到居然还迎难而上了。

    “弓箭手准备,自由射击!”

    护民官之一的多米提乌斯高声喊道,那些辅助埃及军团里的埃及弓箭手随即在他的命令下搭弓引箭,向夜幕中移动的黑夜射出致命的箭矢。

    一支支箭矢在汉诺塔城墙与围城城墙之间的旷野上空飞梭,肆意夺走拉兹维老兵的生命,看着一个个老兵惨叫着倒下,劳伦斯的内心在滴血。

    终于,在埃及弓箭手密集的火力压制下,顶着数支箭矢的盾牌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劳伦斯有些狼狈的高声喊道:“列阵,组成盾阵,有序后撤!”

    “撤!撤!”

    “不能把小命白白丢在这个地方!”

    老兵们呼喊着,勉强组成盾阵向后缓慢撤退,埃及人的箭矢仍然在他们的头上乱飞,不少角度刁钻的箭矢甚至穿过盾牌之间的缝隙,射杀盾牌下面的老兵。

    “啊!”

    就在撤退途中,一支箭矢射穿劳伦斯手上的盾牌,锐利的箭头将他的手掌死死的订在盾牌下面,劳伦斯发出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后就要跪倒在地,所幸他身边的老兵眼疾手快把他重新拉回盾阵,才使得劳伦斯免去成为刺猬的命运。

    与此同时,汉诺塔城内突然燃起大火,守军一瞬间陷入了混乱,他们分出许多人赶去扑灭火势,在混乱的城市内,全副武装的罗马人顺着排污渠冲上街道,杀死任何视线中移动的汉诺塔城士兵。

    罗马人出现在城内的消息很快传播城市,市民陷入更大的恐慌,猝不及防的守军也无法敌过勇如猛虎的罗马人,很快就沦陷了数个街区。

    而同时,汉诺塔城底下四通八达的下水道,一队队全副武装的罗马军团步兵有序的向排污渠的出口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