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笔阁 > 仙斋鬼话 > 第620章 望尘莫及
    桑黄没有追问顾娥的来历,因为那样显得太功利了。

    顾娥的功力还很弱,脑海里不知道有多少前世的记忆。如果记忆很多,她不会告诉桑黄自己是谁;如果记忆尚未觉醒,她就算想说,也说不出什么。

    转世有多种方式,有的是神念转世,有的是魂魄转世,有的只是一缕残魂。有的人记忆埋藏的很深,有的人记忆埋藏的很浅。

    像桑黄这样,一缕神识道成肉身,算是埋藏比较浅的。

    如果是残魂转世,恐怕要到进阶灵仙,完善了神魂,才能知道自己是谁。

    因此之故,桑黄只是耐心的教导顾娥,顺其自然,不急于追问对方的身世。

    由于宅院坐落在九阶灵脉上,空桑树和葫芦藤都生长得很快,他的功力也在一日千里的提升着。

    作为天仙级别的修士,需要每年登上擂台一次,同阶之间交手,赢了才能继续住在外城,输了就必须换地方。如果连输三次,就会被赶出去。一万年后,才能再次挑战。

    外城有一座红云殿,里面有金仙级别的执事。

    红云殿的门口,竖着一块大大的石碑。

    石碑上列着一些名字,乃是所有天仙弟子的排名。

    总共八万八千名弟子,每年排名最后的一千位,会被自动淘汰掉。然后由住在辅城的天仙,争抢这一千个宅院,所以竞争很激烈。

    桑黄因为战胜了龙五,所以他的排名一下子拉上去了,排在三万五千位。

    此后,他每年迎接一次挑战,排名缓缓上升。

    之所以是缓缓上升,是因为他没有主动挑战排名前列的高手。而那些排名前列的弟子,目光都盯着前面的人,不会挑战后来者。

    桑黄为人低调,常常闭关潜修,很少出门,更不会去烟花巷、销金窟。

    他过的日子就像老僧一样,清净严谨,默默无闻。

    不知不觉,八千年过去,桑青修成了天仙,来到红云仙城。

    桑黄让姐姐住进自家宅院里,给她传授多种剑诀,包括白帝的祭剑诀,青帝的青木剑诀,赤帝的离火剑诀,黑帝的玄水剑诀,等她用三千年时间,将种种剑诀,初步融汇贯通,才让她出门挑战别的天仙。

    桑青挑战成功之后,有了自家的宅院,石碑上有了她的排名。

    又过了五千年,冷梅才终于来到红云仙城。

    桑黄想请她在宅子里住一段时间,她婉言谢绝了。

    冷梅直接发起挑战,结果战败了,幸亏有桑黄给她的仙符,所以毫发无损,跳下了擂台。

    然后,她在辅城找了个地方,暂时住下来,继续修炼,积蓄实力,准备再次发起挑战。

    桑黄知道她性子倔强,不忍看她蹉跎岁月,于是找上门去,传了她一套九宫剑阵的法门。

    九宫剑阵发源于白帝剑诀,散布于天下,流传甚广,但是真正精通的人并不多。

    桑黄自己也没有认真修炼,但他有这门剑诀的传承。他不但有九宫剑阵的传承,还有周天星斗剑阵的传承呢!春秋老仙精擅于剑道,将天下各种剑法融会贯通了。

    冷梅学了九宫剑阵之后,又接受他赠送的九口仙剑,将仙剑融入仙云之中,从而实力大增。

    五百年后,她再次发起挑战,战胜了对手,赢得一座宅院,也算榜上有名了。

    随后,冷梅精研剑道,对九宫剑阵的体会越来越深,杀伐实力不断提升,排名也节节攀升。

    一万年后,冷梅的排名甚至超过了桑黄,也超过了桑青。

    桑黄依然足不出户,静心提升功力。

    到他三万六千岁的时候,忽然发出一声长啸,破茧成蝶,进阶金仙!

    随即,他挑战一位二阶金仙,轻松获得了胜利,在内城赢得一座宅院。

    消息传出来,很多人都感到惊讶。

    “桑黄是谁?我怎么没听说过?”

    “大鹏不飞,一飞万里啊!佩服,佩服!”

    “这位桑黄,我以前见过,为人低调,温文尔雅!没想到有这么高的实力!”

    “我觉得很奇怪,他可是排在三万名之外的天仙,怎么能忽然成了金仙呢?而且刚一进阶,就战胜了二阶金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人家志存高远,仿佛天上的飞鹰,怎会跟地上的蚂蚁,竞争排名呢?”

    “整个红云仙城,总共有多少金仙啊?我听说很多金仙,都被祖师派到天外去了,留下来的不到百人。”

    “是啊,祖师精心培养这么多人,总要给他们找点儿事做。金仙之中,资质稍差的,都被派出去了;资质最好的,留了下来,跟着祖师修炼。”

    “了不得!桑黄身后,恐怕要出现一个大家族了!”

    “真令人羡慕,早知如此,我该提前跟他交好,将孙子送到他的门下……”

    这时候,桑青才是天仙三阶,得知弟弟进阶金仙的消息,她为之欢欣不已,兴奋的坐不住了。

    她没法进入内城去找桑黄,只能去隔壁冷梅所在的宅院,一起分享好消息。

    “冷姐姐,我弟进阶金仙了!”

    冷梅咬了咬银牙,道:“你这兄弟,就是妖孽!想当初,我的功力比他高很多,可是很快被他超过去,后来怎么追都追不上,反而越来越远了!”

    桑青笑道:“冷姐姐,你只有三万六千三百岁!这么年轻的天仙,也有很多人羡慕你呢!”

    冷梅道:“可我总是想不明白。桑黄怎么懂那么多?要不是他传我九宫剑阵,我恐怕连外城都进不来!”

    桑青微微一笑,问道:“冷姐姐,小妹想问你一句,你有没有可能,做我的嫂子?”

    冷梅闻言,面色一阵青一阵红,头发被风一吹,显得有些凌乱,最后摇摇头,道:“不可能,如果桑黄有这个心思,他早就开口了。这种话,你以后别提了,没来由乱人心思。我已经矢志修仙了,男女之事,不在考虑范围内。你呢?你为何单身到现在?”

    桑青笑道:“我还没碰到合适的人。再说,修仙多有趣啊!为何要成亲呢?”

    冷梅道:“我也一样。对那些臭男人没兴趣!”

    桑青知道了冷梅的心思,但她也没有办法。

    她不知道弟弟是怎么想的,既然对冷梅没意思,又何必要招惹她呢?

    冷梅叹了口气,道:“桑青,其实我已经想明白了。是我配不上你弟弟。他已经是金仙了,日后还能修成仙王,说不定能修成至高无上的仙帝。而我呢?只会被拉得越来越远,难以望其项背……”

    桑青劝道:“冷姐姐,你别灰心丧气,我们一起努力,争取在五万年内修成金仙!慢就慢一点好了,慢了才走的扎实!”